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最新作品

隔着一层膜两根一前一后,进入了白柔的子宫

2020-11-17 00:49:02托博塔斯知识网
梁警官听完,眉头拧成一团:“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看!”过了一会儿,他拿了两份尸检报告和一个盒子。我翻看尸检报告,发现尸体上有大面积的裂伤,体内检测到兴奋剂,手脚被捆绑。我问:“尸体被折磨过吗?”梁警官惊讶地看着我:“我的小弟弟是个专家。我们下午分析了这个结论。一眼就能看出来吗?”我点点头。“因为我和这

  梁警官听完,眉头拧成一团:“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看!”

  过了一会儿,他拿了两份尸检报告和一个盒子。我翻看尸检报告,发现尸体上有大面积的裂伤,体内检测到兴奋剂,手脚被捆绑。

  我问:“尸体被折磨过吗?”

  梁警官惊讶地看着我:“我的小弟弟是个专家。我们下午分析了这个结论。一眼就能看出来吗?”

  我点点头。“因为我和这个杀人犯打过交道,知道他的犯罪风格,所以钟表匠已经开始行动了?”

隔着一层膜两根一前一后,进入了白柔的子宫

  “好像是这样。我担心如何破这个案子。两个受害者完全没有联系,没有杀人、杀人、抢劫、杀人的动机。碰巧你在这里.是的,我这里也有同样的东西。”

  他打开盒子后,里面有三张金属卡片。我认出他们是赌徒、疯狂的厨师和血鹦鹉。我问:“你从哪儿弄来的?”“几年前,我跟踪了一个离奇的案件,在海边发现了几具尸体。它们是从心脏、肺、肾和其他内脏中取出的。我一路追查,除了这些东西一无所获。我一度怀疑是国际器官贩卖组织。听

  江北残刀七日王怎么说?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关系?”梁警官回答道。

  “死者几岁?”我问。

  “都是很年轻的人。”梁警官回忆道。

  “是阴历的第三天吗?”我继续问。

  梁警官惊呆了:“你怎么知道?”

  我瞬间明白了,这是六疯厨子干的,这些人内脏都被切除了,应该是被他吃了。他曾经在澳门主持过他那恶心的六人行。血鹦鹉和赌徒应该是被邀请的客人,狂欢过后留给警察一片狼藉。

  我又解释了一遍,梁警官皱着眉头说:“世界上还有这种邪恶的活动。这江北残刀真该死.对了,我在这个杀人现场也发现了类似的卡。”

隔着一层膜两根一前一后,进入了白柔的子宫

  他拿出一张卡片,装在一个证据袋里。表面生锈了,因为沾了血。我看了一眼,觉得很奇怪。它不属于任何国王,因为卡片上刻着一个机器人,四周都是弹簧和齿轮。

  我忍不住笑了:“钟表匠那天要称王!他是想取代景王吗?”

  黄小涛说:“看来他要找的VIP真的很重要。”

  梁警官大惑不解。我向他解释了这个案子。听了梁警官的话,他说:“原来有这么复杂的利益关系。不知道自己的实力能不能应付。”

  我说:“你放心,我们一直在对付江北残刀,这次我们会带头。梁警官,你能调动多少警力?”

  “我们没有像大陆那样健全的公安系统。澳门只是一个小城市。刑事部门能调动的警力只有20人左右。”梁警官答道。

  孙老虎此时表示:“我会申请中国驻澳门部队抽调一批特种兵支援这次行动。梁警官,手续就交给你了。”

  梁警官拍拍胸口:“好,我请客。”

  我继续研究谋杀案。刚才尸检报告说两具尸体都被烧焦了。经过碳氧血红蛋白检测,死后被烧死。凶手使用了助燃剂。燃烧温度达到几千度,痕迹被破坏的很干净。

  死者身上的裂伤集中在背部,呈对称状,可见使用了同一种刑具,从照片上看似乎是某种钩子造成的。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死者身份问题。澳门有大量的移民。最近几天警方一直在寻找失踪人员,但什么也没找到。

隔着一层膜两根一前一后,进入了白柔的子宫

  我看报告的时候,梁警官拿着一个文件,里面有几张现场的照片。在一张照片中,黑暗的房间里有一个像X形十字架的东西,上面挂着一具人体残骸,已经碳化了。

  另一张照片在山上。它也是一具躺在一堆残骸上的烧焦的尸体,从中可以辨认出金属物体,但整个结构已经被完全摧毁。

  我推测:“钟表匠焚尸的目的不仅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也是为了让警察更难发现,同时也是为了销毁他制作的刑具。”

  黄小涛问:“可是他在现场又丢了一张自制的卡。这不是矛盾吗?”我摇摇头。“他是个机械师。他不想被人知道的是刑具的结构,就像保护专利一样。从上次和他打交道的经历来看,他是一个高调的罪犯,想处处彰显自己的犯罪风格。他故意告诉警察是他干的,所以他没有开枪

  盾牌。"

  黄小桃道:“是这样吗?刑具本身就会露出蛛丝马迹?”

  “有这样的可能性,你可以分析成分并检查一下.是的,我想看尸体。”我说。

  梁警官说:“尸体已经解剖了。我们这里的法医专家已经从美国留学归来,解剖的数量已经达到数千。这份尸检报告完全可信。”

  我笑了:“不是我不能相信,我习惯了亲眼所见。”当我们来到法医实验室时,尸体已经被装袋冷冻,我们把它们装袋取出,其中两袋装有两名死者的胃内容物,其中只含有液体,另外两袋含有在小肠中发现的食物残渣。和报道差不多。两个受害者的胃里都是

  空的,法医在小肠里发现了一些消化了12小时左右的食物残渣。

  我拿起一个包,检查了一下。里面的残留物是豆腐、青菜、肉、豆芽等。消化程度确实是12小时左右,但是感觉有点不对劲。

  孙秉新指着底下一坨黑料问:“松阳哥,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我说。

  梁警官脸色大变:“我觉得还是算了吧。死人肚子里的东西真恶心。”

  我笑了:“不要紧,我们习惯了。对了,先去做点别的吧,我们快点。”

  黄小桃点点头:“好吧,我看你测试这个东西最多,省得我晚上没胃口。我也想尝尝地方风味!”

  几个人走后,梁警官小声问:“你们专案组为什么有两个法医?”

  黄小涛说:“一个是法医,你猜怎么着?”

  我做到了心里暗笑,我绝对猜不到我是不是杀了他。

  我们把食物残渣倒进盆子里。虽然事先含有苏合香丸,但是味道很酸。我俯下身闻了闻。我赶紧说:“是豆沙还是味噌。”

  孙秉新用镊子拔出来:“毫无疑问,我们继续看别的。”“等等!”我说:“你没发现这么大的问题吗?立即测试有益霉菌的浓度。”

  第七百零一章龙蛇纹身

  有益菌是一种使豆酱发酵的菌种。虽然厂家通常会放一些防腐剂,防止酱汁做好后继续发酵,但在严格的食品安全法下,防腐剂的量不足以把它们全部杀死。

  所以在入胃的温暖环境中,有益的霉菌会继续繁殖。

  孙秉新在化验的时候,我看了死者的内脏,但是内脏保存的很好。死者的躯干似乎在生前没有遭到毒打。

  从骨宽和横截面来看,两人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性,身体比较强壮。钟表匠一定给了他们比殴打更痛苦的惩罚!

  一刻钟后,孙秉新向我汇报:“肠道内有益霉菌的数量很少,远低于平均水平。”

  “没错,胃是空的,内脏是完整的,但肠胃有轻微水肿,钟表匠就给他们用了灌洗法。”我脱下手套解释道。

  “灌溉?”孙秉心不明所以。

  “就是不断往肚子里灌水,然后用力挤出来,再继续灌下去。同时,他们还用铁钩子钩住自己的后背,使自己生长的身体倒下,撕裂自己的身体。”我解释了。

  孙秉新听了皱起眉头:“好残忍!”“是的,这种折磨是痛苦的,而且不容易有生命危险。人的胃比想象的要坚韧,可以扩大到原来体积的五倍。因此,报告误判了最后一餐的时间,因为大量的水进入胃,稀释了胃酸和肠道消化液

  死者吃最后一餐的时间应该在十二个小时以上,估计在十五到十六个小时左右。“我判断。

  “那我再检查一遍胃酸浓度?”孙秉心抬头看着我。

  “你不用检查。这条线索意义不大。只能说明一点。法医报告有漏洞。值得重新审视!”我说。

  不能说这里的法医没有经验,但是他们太有经验了,就按照以往的经验当做普通案件来解剖,导致了这个误判。

  我们一个接一个地打开袋子。第一名受害者做了肺部手术,第二名受害者切除了部分肝脏。这些法医保存了记录。

  我拿起死者的头进行检查。死者面部基本完全被火烧毁容,眉骨以上的头骨和大脑被法医切除。我重点观察了——张脸的盲区。

  我用手指摸了摸死者脸骨的轮廓,上面的焦皮一直往下掉。孙秉新问:“宋洋哥哥,你是在用验尸的方法恢复死者的容貌吗?”

  “不,有一个发现。带把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