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最新作品

老师用身体教我生理课,别怕丫头我会温柔一点

2020-11-15 18:51:01托博塔斯知识网
这时,庄羽在我耳边说,有一种逃避善恶的方法。我说,什么办法?庄羽道,让时间到此为止吧!曹有为说,这不简单。是时候炸掉沙漏,而不是得到一切。我皱眉。炸掉沙漏就像停止了我们手表的时间。并不意味着这个奇怪空间中的“时间”停止了。恐怕你说的方法不仅无效,还会带来不可预知的厄运。庄羽盯着他的眼睛,突然眼里有一股杀气。他冷冷地低声说道。他们不友好,不能

  这时,庄羽在我耳边说,有一种逃避善恶的方法。

  我说,什么办法?

  庄羽道,让时间到此为止吧!

  曹有为说,这不简单。是时候炸掉沙漏,而不是得到一切。

老师用身体教我生理课,别怕丫头我会温柔一点

  我皱眉。炸掉沙漏就像停止了我们手表的时间。并不意味着这个奇怪空间中的“时间”停止了。恐怕你说的方法不仅无效,还会带来不可预知的厄运。

  庄羽盯着他的眼睛,突然眼里有一股杀气。他冷冷地低声说道。他们不友好,不能责怪我们不公正。佐佐木对我怀有仇恨。也是在这个空间里认识的合适时机。

  曹幼伟低声说,与他们战斗是唯一的逃跑机会。

  我看着散落在四周,焦急等待佐佐木归来的保镖,点了点头。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在绝对的绝望中,难免会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去战斗,而且这种方式是排外的,排外的。

  我不知道我的决定是对是错,但现在我们别无选择。

  第五十章九扇门(8)

  庄羽不可能停止时间。时间没完没了怎么能停下来?穿越这个幻境一定要以光速奔跑吗?

  不可能的事!

  我觉得这个词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在这个巨大的时间里,它意味着停止我们面前的沙漏吗?

老师用身体教我生理课,别怕丫头我会温柔一点

  越想越有可能,因为整个空间最奇怪的就是这一次的漏沙。当空间打开时,它开始流动。如果它停止了,整个善恶的世界可能会停止运转。

  想到这,我开始在沙漏周围仔细搜索,试图找到隐藏的器官,却一无所获。

  保镖们焦急的等待佐佐木惜和稀有大师的归来。因为时间过去了很久,没有看到他们的影子,保镖们失去了勇气,开始骚动起来。

  “为什么领导还没回来?不会遇到什么意外吗?”

  “他们两个武功高强,会有意想不到的事。如果出乎意料,那就出乎意料了。”

  “你说他们在讨论什么?”

  “它不会把我们留在这里的!”

  “我觉得有可能。多久了?我还没回来。”

  庄羽听到他们说话,嘿嘿冷笑了一声道,你别指望你的领导会回来,刚才他们偷偷商量了一下,已经被我听到了,他们已经找到了对抗这种善恶的方法,并且悄悄溜走了。

  一个侍卫喊道:“贱人,不要再在这里扰乱军心了。不可能从内部拆散我们。另外,我们什么也没听到。怎么听出来的?你是超人?”

老师用身体教我生理课,别怕丫头我会温柔一点

  庄羽骄傲地歪着头。信不信由你,他们要是回来,我就把头扯下来给你当夜壶。

  保镖们看到她的承诺,脸上留下的那一点点自信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心慌。

  “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

  “是啊,领导怎么还没回来!”

  “如果他们不带我们离开这里,我们该怎么办!”

  曹有为喜Xi笑道,冷!

  然而一个,激怒了一个心情不好的保镖,然后踢了他一脚。

  曹幼伟是个不怕死的家伙,不怕他们手里的武器,现在也没有首领在慌张,所以他立刻向保镖扔拳头,然后两个人就打起来了,但是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这两个家伙就在打斗和躲闪中跑进了黑暗中。

  我心说,不行,这个胖子没有什么大局观。在整个空间里,再加上真正的曹有为,有三个曹有为。现在他跑进了黑暗,即使他马上回来,我们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想到这里,刚开始追赶,身后就传来拉枪栓的声音,想趁乱逃跑,对吗?

  我一听,停住了。

  虽然佐佐木和小林大师不在,保镖们还是按照命令守护着我们。

  我耸了耸肩,转身拉着庄羽的手,在时间沙漏下的石凳上坐下。我跷着二郎腿淡淡地说,你就等死吧。你死了,佐佐木就不出现了。如果你想逃离这里,让我们尽最大努力。

  保镖没理我,一直等着。偶尔远处传来一阵挣扎声和枪声,让他们的脸色越来越焦虑。

  一个黑脸保镖哭了,既然领导说了,那我们只有在空间里干掉对方队伍才能出去。看来得自己想办法了。

  他拿着枪向我们走来。我刷了一下,站了起来,俯下身去保护身后的庄羽,喊道:“你想干什么?

  黑脸保镖说,既然出去的唯一办法就是杀人,那就很有必要先把你们两个真人除掉,免得给我们添麻烦。

  我冷笑道,你以为杀了我们就能出去吗.

  我正要说些什么,扰乱了保镖们的士气,突然砰的一声,一声枪响。

  我一愣,摸了摸身体,没觉得奇怪。

  那个黑脸保镖抬起头,瞪着一双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前方,喊道:你,你.然后倒在地上死去。

  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一个大汉出现在红色荧光的时间沙漏里。他原来是刚刚去世的黑脸保镖。他愣了一下,保镖抬手又开了一枪,但这次没打中,剩下的保镖开始反击,场面一片混乱。

  利用这种混乱,庄羽拉着我的手,迅速逃离,瞬间跑进黑暗,一口气跑出去,然后停下来。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这里好恐怖。黑脸保镖在太空中被另一个杀死。我们永远不能分开下一段旅程,否则我将无法与男性区分开来。如果我杀错了你,我会懊恼一辈子。

  庄羽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既然这个空间里有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个体,就算我死了,难道这个空间里就没有一个善良的我吗?你在烦恼什么?都是我。你完全可以喜欢她。

  我说没时间了,但你在开玩笑。世界上不可能存在两个极端的个体,极端善良和极端邪恶。真正的人是一个善恶共同体,所以有怒,有喜,有悲,有各种感受。喜欢本身就是一件情绪化的事情,和内心的感受有关,和个人的长相关系不大。

  庄羽嘴角微笑,刚要说话,突然听到前方黑暗中战斗和叫喊的声音。

  我和庄羽站了起来,拿出武器,握着手,悄悄地摸了摸。前进一百米后,我们发现有两个人在徒手搏斗。不管他们是谁,我们都应该先逃离对方。

  我向庄羽点点头,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突然从黑暗中跳了出来,没等两人反应过来,按到了地上,然后割断了他们的双手,用绳子捆了起来。

  然后,我拿出狼眼手电照向那两个人。我顿时楞了楞,嘀咕道,这不是我自己吗?

  庄羽笑了,但你很幸运,在善恶空间里走来走去,找到了另外两个你的复制品。

  我说杀了他们,我能出去吗?

  庄羽说,善恶空间的规则是杀死存在于这个空间中的虚拟个体,从而打破整个幻境。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杀死所有进入这个空间的人的复制品,才能逃脱。当然也不排除你杀了两个人独自逃离幻境。

  我嘻嘻笑着,然后离开了他们俩的生活。如果你杀了他们,我会一个人逃跑,把你留在这里。那是怎么回事。

  我盯着那两个和我三兄弟一样的家伙,挠了挠头,说:“问你点事,不过老实回答。这少爷脾气不好。”

  你问。

  随便问问。

  两份同时说。

  我说你们其中一个是邪恶的,哪个是?

  “是他!”

  “是他!”

  两个人同时指着对方的鼻子,毫不犹豫。

  我皱眉,你说实话,我不会杀你的。你们都是我,我怎么能杀了我?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没有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