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最新作品

睡过之后才能判断爱不爱,在学校硬了被女同学摸

2020-11-15 12:26:17托博塔斯知识网
很快,我们回到了派出所,文宁马上派人排查西单一带的所有餐厅,想找到丁燕工作的地方。丁燕的父母伤心欲绝,我们安慰了他们很久,他们才慢慢平静下来。丁燕的父母告诉我们,因为家里穷,丁燕没上学,没人要她。丁燕从十几岁开始就在城里打工,假期才会回去。刚开始老两口每

  很快,我们回到了派出所,文宁马上派人排查西单一带的所有餐厅,想找到丁燕工作的地方。丁燕的父母伤心欲绝,我们安慰了他们很久,他们才慢慢平静下来。丁燕的父母告诉我们,因为家里穷,丁燕没上学,没人要她。

  丁燕从十几岁开始就在城里打工,假期才会回去。刚开始老两口每天要卖柴给丁燕生活费,渐渐的,丁燕也能养活自己了。每次丁燕回家,老两口都心疼。他们在村里拼尽全力,终于找到了愿意带丁燕的一家人。

  丁燕觉得工作累,城里人又不能要她,只需要结婚过几天就好了。在政府的帮助下,丁燕的家人给村子打了电话。大概十个月前在电话里告诉丁燕的是丁燕的父母。

  丁燕当时很久没回家了,所以丁燕今年玩完就决定回去结婚。说到这里,丁燕的父母又哭了起来,捶着胸口说丁燕是个恶业缠身的孩子。

  第188章悲惨的延续

睡过之后才能判断爱不爱,在学校硬了被女同学摸

  “孩子,从小到大,没吃过好吃的,也没穿过暖暖的食物……”丁燕的妈妈一边哭一边说,她说丁燕很安静。他心地善良,完全不能得罪别人。

  在女警察的安慰下,两个失去情绪的老人终于再次接受了我们的询问。

  文宁问丁燕,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村里男人的。两个老人都一愣,说丁燕答应结婚后还没来得及见那个人。两个老人到达警察局后一直在哭。他们不清楚案件的细节。他们从未见过丁燕的尸体。

  老人对丁燕怀孕一事一无所知。虽然我们已经猜到丁燕怀孕不会这么简单,但还是听到了老两口的表白。文宁吃了一惊。丁燕在出租屋住了两年。她的邻居从来没有发现丁燕带男人回家,老两口根本不知道丁燕有一个谈话对象。丁燕从小在农村长大,思想比较保守。这让这个案子更加复杂和混乱。

  文宁继续问老人最后一次和丁燕通电话是什么时候。老两口说既然家里有电话,就隔三差五给丁燕打电话。我最后一次打电话是几天前。那一天之后,老两口再给丁燕家打电话的时候打不通。

  一开始他们以为是丁燕工作忙,就没在意。但是好几天都找不到丁燕。他们很匆忙,所以他们找到了这座城市。

  “丁燕从来没跟你说过她想生孩子?”文宁不信,又问。

  老两口点点头。他们又一次说,丁燕打电话给他们的时候很正常,只是偶尔会抱怨在城里工作累。

  询问结束时,老两口终于想起去看女儿的尸体。我们陪他们来到停尸房,尸体就停在那里。文宁叫他们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当他们看到女儿的悲剧时,两个老人同时晕倒了。

睡过之后才能判断爱不爱,在学校硬了被女同学摸

  文宁马上送两个老人去医院。老人送走后,文宁叹了口气,说这个案子真的很复杂。因为孩子的父亲身份不明,孩子的父亲成了警察审问的对象。文宁甚至推测是孩子的父亲杀了丁燕。休瓦希迪。

  孩子的父亲显然对丁燕不好,因为按照常理,丁燕的肚子那么大,就算男人没时间,也会偶尔去看望丁燕。

  下午,刑警找到了出租屋的主人。她说出租屋是专门给农村人租的,他们因为条件差,去了城市打工。两年前,她把出租屋给了丁燕。从那以后,她十个月前才回来一次,目的是收第二年的房租。

  丁燕告诉她,第二年房租到期就不租了。店主人很好,和丁燕聊了一会。丁燕告诉出租屋的主人,她要回村里结婚。我算了一下时间,丁燕的父母告诉丁燕,结婚时间也是十个月前,也就是说丁燕是真的要回村里结婚了。

  出租屋的主人也是皱着眉头,说丁燕穷,出租屋的人都死了,她的房子很难再租出去。询问结束后,文宁请她离开。

  又是一次等待。刑警终于找到了丁燕工作的地方。我猜得不错。丁燕工作的地方离出租屋不远,刑警花的时间和精力也不算多。他们仔细问了一下,餐厅招了三个洗碗机,但是几个月前,丁燕在洗碗的时候晕倒了。

  店主好心把丁燕送到附近的诊所,并支付了她的医疗费。丁燕回家休息了两天。当她回去工作时,她又晕倒了。这种情况发生过几次。店主虽然同情丁燕,但又不敢用她,就给了她一点赔偿金,炒了她。

  我想了想。那段时间丁燕怀孕了,因为过度劳累晕倒了。因为店里比较忙,店家把丁燕送到诊所就走了,所以店家并不知道丁燕怀孕的消息。据店家说,他辞退丁燕的当天,丁燕就低下头拿了钱走了。

  店主看着丁燕,觉得可惜,但没有阻止她。

  店里所有员工都可以作证当天发生的事情。刑警还问老板,丁燕有没有和别人树敌。店主马上摇头说,丁燕工作勤奋,一句话也没说。大家都觉得丁燕好,对她好。至少他没见过丁燕和别人吵架。

  至于丁燕有没有男朋友,大家都不知道。丁燕为了多赚钱,每天工作到店关门。

睡过之后才能判断爱不爱,在学校硬了被女同学摸

  听了刑警的调查结果,我们并没有觉得案件有什么进展,反而觉得又断了一条重要线索。鉴定人员迅速将现场痕迹鉴定报告和最终尸检报告发出,要求更准确的鉴定,鉴定人员花了很长时间。

  发现尸体的地方是一片草地。从草地上提取脚印非常困难。天气潮湿,草上满是露水,所以鉴定人员没能从草上提取出脚印。至于水泥路,鉴定人员确实发现了轮胎的痕迹。

  但是轮胎痕迹很多,很难通过轮胎痕迹找到凶手使用的机动车。所有人都认为尸体是从机动车上移到草地上的,因为在尸体被倾倒之前,尸体被剖开,沾满了鲜血,但在路上只零星地发现了几滴血,并延伸到草地上。

  尸检最终报告也出来了,和之前鉴定的结果差不多。死者的死因是窒息。尸检报告比之前多了一项,是关于尸体口中塞的粪便。屎是狗屎,但来源不是尸体现场电线杆附近的屎。

  这和我的猜测一样。凶手在现场没时间往尸体嘴里放粪便,因为很容易被发现。但是,往死者嘴里塞狗粪的行为值得深思。凶手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将尸体杀死解剖,并将狗粪放入死者口中,显然是对尸体的侮辱。

  正因为如此,我们怀疑凶手的动机是仇杀。而且凶手对死者犯通奸罪,无论死者生前还是死后都是高度侮辱。

  一天又快过去了。下午五点,我和蒋军在办公室外面抽烟。蒋军问我是不是有心事,我问他怎么了。

  “我只是觉得你平时不一样,从早上从警校出来开始。”蒋军对我说。

  我把烟掐灭,笑着拍了拍蒋军的肩膀,说我只是觉得太累了。蒋军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进了办公室继续和大家一起研究案情。为了证明自己,蒋军也想提出一些建议,但没想到他正式介入的第一个案子就这么难。

  不仅是蒋军,就连文宁,就连我和徐彤都不知道这件事。不仅现场的痕迹不值钱,连个目击者都没有,让我觉得头疼。

  我手机响了,是家里打来的。我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很久,直到铃声停了才接。晚上有点冷。我咳嗽了两声,就回办公室了。

  徐彤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达办公室。他跟我说上级很重视这个案子,凶手的血腥程度超出了一般人能理解的范围。纸包不住火,案件在B市慢慢蔓延。

  B市只经历了不到两个月的问灵案,现在有这么残忍的案子,很多人开始担心B市的社会秩序。我想到了穿红衣服的怪人。我不知道他的出现和这个案子有没有关系。

  正当我和蒋军准备回警校的时候,一个刑警冲进来,气喘吁吁地告诉我们,孩子的父亲可能找到了。

  但是,听了刑警的解释,我才真正体会到丁燕的苦恼。丁燕的被害和肢解并不是她悲惨生活的开始,而是她悲惨生活的延续.

  第189章悲惨的延续

  听了刑警的解释,所有人都沉默了,丁燕被杀被肢解,这根本不是悲剧命运的开始。这是悲剧的延续。在丁燕被杀之前,丁燕的一生就已经经历了惨烈的折磨。孩子的父亲已经找到了,但是这个父亲,也许甚至是丁燕,都不愿意让她的孩子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天已经黑了,在刑警队的带领下,我们去找孩子的父亲。夏天真的结束了,秋风吹来,派出所外面的树已经开始落叶了。我们上了文宁的车。文宁打电话给相关部门,以情况紧急为由要求立即见父亲。

  很快,车停了下来,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孩子的父亲在监狱里。前几个月,B某区法院受理了一起强奸起诉案,被告是孩子的父亲。强奸的受害者是丁燕。来之前,刑警专门找了立案的刑警支队,调出了侦查卷宗。

  几个月前的冬夜,丁燕在酒店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在回家的路上,丁燕被拖进了车里。随后,丁燕在郊区被强奸。被拽上车前,丁燕尖叫着求救。路人正巧路过,路人来不及营救丁燕,慌忙报警。

  报道称,刑警队以最快的速度获取了监控录像,掌握了载有丁岩的机动车的运动情况。当我们到达现场时。犯罪嫌疑人犯了通奸罪。丁燕一丝不挂,躺在草地上痛哭。她的哭声惊动了郊区的野狗。

  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抓获。当刑警抓住犯罪嫌疑人时,他正在解裤子。这个案子完全没有争议。受理强奸案的法院以强奸为由判处犯罪嫌疑人多年有期徒刑。丁燕死了。我们无法详细了解她的心理,但可以推测。

  丁燕被强奸后,没有告诉父母。丁燕保守孝顺。她不敢告诉父母。档案中的证据包括孩子父亲的精液检测结果。法医迅速将精液检测结果与孩子尸体的DNA进行对比,结果是肯定的。这孩子的确是他的。

  当我们遇到父亲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鉴于狱警告诉我们罪犯有良好的悔过态度,积极参与改造以获得减刑的机会。我们和孩子的父亲面对面,我们已经提前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劳。这个罪犯三十多岁。他是个游手好闲的本地小混混,没有其他家人。

  劳刮了胡子,左眉上有一颗大痣。

  丁燕的悲惨命运让我们很难受,文宁对劳很不厚道。被判入狱的罗微已经失去了许多疑病症患者。接待来访者的时间已经过了,他问我们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

  “你还记得丁燕吗?”文宁直接问道。

  听到丁燕这个词,劳的脸色变了。他以为我们是丁燕的家人。他直接站起来跪在地上,说对不起丁燕。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他的手和脚被戴上手铐和脚链。他不停地用手打脸,骂自己比动物还惨,只求我们原谅他。

  劳的眼睛是红色的。我看得出,劳真的真心悔过,但没有人觉得他值得同情。如果他违法了,他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文宁:“起来,我们不是丁燕的家人。”

  在警卫的帮助下,劳又坐了回去。洛擦去脸上的泪水,问我们是谁。文宁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劳说如果我们需要他的帮助,他会告诉我们一切。

  “你知道丁燕怀了你的孩子吗?”文宁问。

  劳冷冷,他摇摇头,兴奋地问我们是不是真的,文宁点点头。劳叹了口气,说对不起丁燕,更对不起他们的孩子。

  文宁语气中的讽刺丝毫不减:“你觉得你有资格做孩子的父亲吗?”

  劳不会说话。从道德上讲,劳确实不配做孩子的父亲,但在法律关系上,劳确实和丁燕的孩子有血缘关系。文宁把丁燕的死告诉了罗微,文宁一边说着,一边咬牙切齿,罗微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劳的心情又一次激动起来,特别是当他听说丁燕的肚子被剖开,未出生的孩子被凶手从肚子里取出来的时候,他瘫在椅子上。

  “你有没有和你特别要好的兄弟?”文宁又问。

  劳等了一会摇摇头。虽然洛维是本地朋克,但由于性格原因,他一直是个不合群的人,从来没有和别人结伙过。文宁怀疑劳进了监狱,他所谓的兄弟朋友为他报了仇。在对强奸案的调查中,刑警队重点调查了劳的身份。的确,正如劳所说,劳独自住在父母留下的小房子里。

  劳在一家机器修理厂工作,脾气不好,伤害过几次人。后来几乎没有工厂敢问他。

  会后,文宁和我们出来了。外面还在下雨,我们的心情很沉重。当劳被带回去的时候,她放声大哭,哭声让我们想起了丁燕的悲惨命运。丁燕来自农村,对这方面的认识很薄弱。也许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会怀孕。

  当丁燕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肚子已经肿了,认识的人包括父母都说丁燕心地善良。也许是意识缺失,或者是经济困难,甚至是因为丁燕的好心,她没有选择打掉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