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最新作品

老刘的幸福生活,性交的故事

2020-11-12 16:58:46托博塔斯知识网
说到钱,周昊的眼里终于露出恐惧:“姐姐,别告诉我妈妈,她不会还给我的。我怕她来学校闹事,老师知道了就完了。”原来他还在害怕,海宁有点安慰:“我不用告诉她,但别再跑出去了。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是你要明白,虽然努力不一定能考上好学校,但是不努力肯定是考不上的。再难受也就剩几个月了,过段时间就过去了。”“那我欠钱

  说到钱,周昊的眼里终于露出恐惧:“姐姐,别告诉我妈妈,她不会还给我的。我怕她来学校闹事,老师知道了就完了。”

  原来他还在害怕,海宁有点安慰:“我不用告诉她,但别再跑出去了。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是你要明白,虽然努力不一定能考上好学校,但是不努力肯定是考不上的。再难受也就剩几个月了,过段时间就过去了。”

  “那我欠钱吗?罗晟帮我还了,我也得还他!”

  海宁一时想不起来,拉着他上了车:“你总可以想个办法。至少他不会强迫你晚上留下来,也不会让你遍体鳞伤。只要给我一点时间,钱总能还回来。”

老刘的幸福生活,性交的故事

  其实海宁也很生气。周昊有零花钱,虽然不多,但也不少。他只是花了很多钱来逃避压力。如果真出了事,他不敢告诉家人。她能有什么好办法?她的零花钱不如他的!

  周昊撇着嘴。“我觉得罗晟对你很好。当你来找我的时候,就是爱我的狗,爱我的狗。他真的在追你吗?你答应了吗?”

  你答应了,就不用还钱了吗?我们自己人还来来去去,真没意思。再说罗胜家也不缺钱。

  海宁知道他在想什么,轻轻踢了他一脚:“想都别想!”

  如果没有,他就等着中考上班挣钱,自己犯错误!

  他们到家时已经十点半了。周昊往门里看了看,然后蹑手蹑脚地用钥匙打开了门。

  客厅的灯亮着,空气中有淡淡的烟味,不寻常。自从周福生被迫戒烟后,这个家里就没有人吸烟了。可能这么晚家里还有客人?

  弟弟妹妹互相推搡,谁也不想当先锋来满足崔佳瑜的怒火。最后,海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周昊推进了客厅。

  “你现在为什么要回来?”崔佳瑜受到了挑战,但他比他们想象的要克制得多。仔细听着,仿佛还有一些伪装的爱。

  今天她很早就打完麻将了。她通常直到十一点才见任何人。

老刘的幸福生活,性交的故事

  周昊愚蠢的脑袋没敢反应过来。海宁认为这是他最近对付家人的策略。当他进来时,他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一个中年妇女,一头时髦的棕色卷发,涂着红色口红,脖子和手上戴着耀眼的金饰,穿着深灰色的羊毛大衣,脚上穿着长靴和拖鞋,刚刚走进房间,直接踩在地板上。

  她面前的茶几上有一个烟灰缸,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里面烟蒂不少,至少有七八个。她用手指捏了一根没抽完的烟,两个孩子回来的时候在烟灰缸里使劲摁灭。

  “快叫人,这是钱阿姨,她今天来了,等你好久了。”

  海宁和周昊虽然认不出来访者,但还是从好的方面喊:“钱阿姨好。”

  “嗯。”钱书华站起来,走到海宁身边。“你是周筱云的女儿?太大了.你出生的时候我抱过你。”

  这大概是长辈聊天最常用的梗了,反正年轻玩家是不可能有印象的。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夜结束了!为了少年打帅成功,求鲜花~ ~

  第21章

  崔佳瑜脸上笑开了花,把老周拉到一边,拉着海宁坐到沙发上。“坐下说话,海宁,你喝牛奶吗?我给你一个热杯子。”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不关你的事。回房间复习功课。"

老刘的幸福生活,性交的故事

  这不是打算追究他今天逃学和晚归吗?

  当周昊看着海宁时,她和他一样迷惑不解。

  我姑姑已经很多年没这么关心她了.可能只是为了在客人面前树立一个好形象。

  但是是什么呢?如果是无利可图,崔佳瑜是心急带人回家。钱书华显然不是一来就来舅舅家的。

  “你是我妈的同学?”海宁问钱书华。

  “嗯,我们是中学同学,你妈妈很内向,和我在一起全班都比较好。后来她结婚了,去外地了,我们接触少了。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去世的。”钱书华抽了根烟,声音嘶哑,率真。“她真的没什么意思。这么大的病我也不好意思。没钱就不想借钱。我宁愿推迟我孩子的未来。”

  海宁看着沙发另一边的姑姑和姑父。她不知道他们跟别人说了什么,只是解释道:“钱阿姨,别这么说。我要求自己照顾妈妈。”

  每个人都会说想把孩子养大但又不想和孩子亲近。其实有多少人能观察到真正的无奈?

  我妈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天,不能陪她,不能照顾她。如果被自己喜欢的大学录取了,她能怎么办?

  “这几年我太任性也是我的错。我正在环游世界。就算她想找,也未必能找到我。”钱书华苦笑了一下。“我儿子和你一样大,但没有你懂事。”

  海宁沉默了。什么都好,她宁愿给妈妈长寿,陪她几年。

  看到气氛有点凝重,崔佳瑜用胳膊肘碰了碰丈夫,示意他说点什么。周福生笑着伸手去拿热水壶,说道:“我给你点水。”

  崔佳瑜茫然看了他一眼,只好开口:“海宁,你钱阿姨回来跟你商量点事。听着,我们必须先征求你的意见,然后才能做出决定。”

  “嗯,是什么?”

  “收养你。”钱叔华说:“可是你太老了,不能领养。我只想带你和我一起生活。以后你的温饱和学费都由我来出。如果你以后想出国留学,我也可以送你。”

  海宁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猛的一震。

  崔佳瑜在旁边笑了笑,说:“你钱阿姨是个有爱心的人。因为她之前和你妈妈关系很好,她想照顾你。正如我们说过的,你和我们是一家人,我们的孩子也和郝好一样。家里没什么难的,你们俩随时都可以放弃。但是我们以后深造不起。毕竟没有这个条件。所以这一次是多么难得,你想想。”

  就是考虑。海宁垂下眼睛,努力不让在场的每个人看到她脑子里的混乱。

  说她冷漠是不可能的,但都是别人赞助的。她以前根本不认识钱淑华。她只是偶然听到母亲的几句话,大致知道她嫁得好,丈夫有钱,也很有商业头脑。手头的财富像滚雪球一样滚动着。

  这也可能是两人不再联系的原因之一――逐渐变成了两个世界的人,成年后习惯于接受有人不断淡出自己的生活。

  再说,钱书华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了。她有自己的家庭,不太方便。

  钱淑华看出了海宁的犹豫,对她说:“不要紧,我今天不是让你做决定。你想好了就打电话给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她翻了翻名片,忍不住又点了一支烟:“告诉我你需要钱,不要觉得尴尬。”

  她留下一个厚厚的信封,拒绝放在茶几上。而是直接塞到海宁手里。

  “不行,这钱阿姨我拿不下!”海宁连忙拒绝,妈妈尴尬的没有伸手去找朋友。她一见面就收不了别人那么多钱。

  “你这个孩子.如果你想要它。”本来已经低头的崔佳瑜,终于再次起身,帮钱淑华把钱留下。“这是长辈的一点点关心。如果你不答应直接跟阿姨走,就不给。”

  你只是想让她从这房子里消失?海宁被这句话刺痛了。她分心的时候,结局就定了。她克服不了两个大人的力量,钱也就剩下了。

  钱叔华走后,周悄悄打开门,探出头来:“走?”

  坐在沙发上,周福生似乎松了口气。他忍不住伸出手,玩弄着没有从茶几上拿走的万宝路香烟。崔佳瑜一把将他们抢走:“又想吃香烟?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海宁呆住了,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厚厚的信封。周昊走过去,拿出信封里的钱,看了看。“哇,这么大方,得花几千块啊?”

  当时苏城房价才1000元一平方,这个套餐大概够买个厕所了。

  崔佳瑜抓起信封,板着脸说:“孩子的家庭,无论什么钱都不是钱,只要读好书,把钱留着你以后用。”

  周昊悄悄看了海宁一眼,低声说道:“妈妈,这是给我表哥的钱……”

  “给谁的钱不是钱,你姑姑走了还欠我们几万块钱!”崔佳瑜拿着信封不舍得放,“我留着的钱不是私人的,帮你存着吧!如果海宁以后去找这个钱阿姨,这是什么钱?就算不去,也不如自己留着用,交大学学费,去外面小店打工?”

  果然,我还记得这一茬.海宁抿了抿嘴,低下了头。

  周福生开口了:“喂,别唠叨了,别唠叨了,这么晚了,让两个孩子赶紧去休息吧!”

  “我还没写完作业,你睡觉干嘛!”

  “去做,让他们去做,不用担心。”他挥挥手,起身拉着海宁的肩膀走了出去。到了门口,他低声说:“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钱淑华的话。这其实是为你好。”

  最后三个字“你好”意味深长,海宁看到好像苦笑了一下。

  是吗?她离开这个家对大家都好吗?

  她点了点头,却又回去让崔佳瑜从她拿走的八千块钱里勒索五百块钱。

  周昊听到五百的数字时眼睛亮了,他狠狠地瞪了海宁一眼。

  ……

  当我第二天去上学时,罗晟看起来很不高兴:“你昨晚真的那样离开了吗?”

  即使他耍了很多花招,也没有人欣赏他。

  海宁说:“昨天太晚了,怕家里人担心。谢谢你帮我。郭士信后来带钱了吗?”

  “他不敢来!”罗晟骄傲地扬起眉毛。“你又欠我一次。你想过怎么报答我吗?”

  海宁从书包里掏出500块钱递给他:“钱先还给你。500元不是小数目。你不能帮我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