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最新作品

杨千霈 屈中恒,全家大杂乱

2020-09-01 18:54:13托博塔斯知识网
。礼堂。余金川坐在第一排,被几个军队领导人包围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淡淡的微笑,他面前有一个笔记本,旁边有一支笔,用来记分。说到汇报,大多数都是合唱,所以测试是歌唱是否干净、响亮、清晰,口号是否有创意。至于合唱歌曲,他们都是军队熟记于心的歌曲,直到播音员

  。

  礼堂。

  余金川坐在第一排,被几个军队领导人包围着。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淡淡的微笑,他面前有一个笔记本,旁边有一支笔,用来记分。

杨千霈 屈中恒,全家大杂乱

  说到汇报,大多数都是合唱,所以测试是歌唱是否干净、响亮、清晰,口号是否有创意。

  至于合唱歌曲,他们都是军队熟记于心的歌曲,直到播音员宣布,“让我们欢迎三班学生带来的表演,小提琴合唱:《军中的茉莉花》。”

  郁金川不禁微微转过头去。

  舞台上的幕布拉开了。指导员邱毅带头走出来,向所有领导和观众致敬。然后他把学生们带到舞台上,排成一行。

  高是最后一个上台的。她穿着白色连衣裙,脚上穿着凉鞋,手里拿着小提琴。她悠闲地走过来,最后站在了队伍的右边。

  虽然她脸上有笑容,因为余金川的位置就在左边,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手在发抖。

  眼底渐渐溢出一抹微笑,转瞬即逝。

  邱毅转过身,左手举起,表演正式开始。

  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把小提琴放在他的左肩上。他的右手拿起琴弦,微微鞠躬,拉出第一个音符。

  《茉莉花》的序曲舒缓而悠扬,整个礼堂瞬间安静下来,仿佛所有人都被小提琴的魅力征服了。

杨千霈 屈中恒,全家大杂乱

  连军队领导都盯着高看,也没有人再说话。

  演奏了一段《茉莉花》之后,钢琴的节奏变成了《军中绿花》。随着邱毅的手一挥,所有的学生开始一起唱歌。

  “寒风扑腾,树叶飘落。军队是一朵绿色的花。亲爱的战友,你不应该想念你的家或你的母亲……”

  “我日夜呼唤的声音,在我心里有多少话,不要留下两滴眼泪,军营是我们温暖的家……”

  余金川活了20多年,发现这似乎是他第一次静静地听人拉小提琴。

  过去,生活总是充满各种无聊的训练和作业,娱乐活动少之又少。即使我无意中听到芝练习钢琴,钢琴的声音也不悦耳。

  但是今天晚上,他第一次发现小提琴的声音是如此美妙,而拉小提琴的女孩也是如此纯净、干净和美丽。

  眼前的这一幕,郁金川已经很深刻了。

  甚至后来,甚至在接下来的20年左右,他和高从相识、初恋、热恋和分离中彼此分离。即使他内心有很深的怨恨;即使他独自面对孤独的生活.

  但只要我想起这一刻的画面,他的心就只剩下最初的心悸。

杨千霈 屈中恒,全家大杂乱

  在汇报完比赛情况后,高接回了秦,并回到队中等待得分。

  当广播员报告分数时,很明显,每个领导者的分数都高于前几组。

  不仅是邱毅,所有人的表情都立刻放松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紧张和严肃。

  因为这么高的分数,我不可能是第一名,但也挤进了前三名,虽然还有两个班落后。

  正在高兴的时候,播音员“哇”地叫了一声,“宇总教官的分数是……”

  高下意识地低头看着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一眼就看到了她要找的人。

  郁金川坐在第一排,那一身挺拔的绿色军装和别人没有什么不同,但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

  不仅如此,当她的眼睛正对着她时,她发现余金川在看着她,她清澈而意味深长的眼睛,深邃而平静,仿佛带着一种不为人知的情感。

  高被的心思震惊了。然后,他的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下一秒钟,余金川将目光移开,慢慢地在学生身上扫过。

  播音员卖完了关子儿,最后笑着念道:“余的总教官分数是.十!哇!”

  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哗然。

  没有人想到,郁金川已经在他面前打了六分七分,甚至不愿意放弃八分。现在他立刻给三班打了一个10分。

  每个人都很惊讶,但舞台上的人就是忍不住。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喜悦。

  因为只要后两个班没有更高的分数,他们肯定会是第三班的第一名。他们将在学期结束时获得额外的分数,也可以为优秀的个人跑步.

  在观众席上,黄小瑜立即笑着说,“你认为我们班会得到什么?”

  “我不知道,肯定是第一名。”

  “不是第一和第二!”

  “别担心,最后两节课是合唱,没什么新鲜的!”

  "……"

  “教练,你认为我们能取得什么成绩?”韦杰突然问邱毅。

  邱毅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低调,低调,低调作为第一位必须低调。”

  “哈哈哈,哈哈哈……”人群立刻大笑起来。

  相处一个月后,邱毅对这些学生的年轻活力印象深刻,而许多学生喜欢邱毅的善良和幽默。

  人是感性的动物,更重要的是,这个月,他们几乎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一起,报告着表演的结束,这意味着军训即将结束,而人也不可避免地会生出一些。

  "顺便问一下,教官,你宿舍的电话号码是多少,给我们留一个."有人建议。

  “是的,当我们有机会回到学校时,我们会打电话给你。”

  邱毅笑着说,“是的,但是.我哥哥晚上有空。”

  “哈哈哈哈。”当他们听到这些,他们不禁又笑了起来。

  高看着写的一串数字,忍不住问:“邱教头,你一个人在宿舍吗?”

  “这怎么可能?”邱毅说:“我和五班的老师张强共用一个宿舍,只有余主任一个人住。”

  " . "高一喜,忙问道,“你知道余总教导员的房间号吗?”

  话音一落,整个后台立刻陷入了沉默。

  高意识到了他刚才说的话。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的脸有点发烫,她解释道,“我是说……”

  “你知道!”邱毅摸了摸后脑勺。

  高:“……”

  你知道什么?

  李丽丽看着这两个人,问道:“教练,你知道些什么?”

  "哦,这个小提琴是于总教练借给我的."邱毅坦率地说。

  高很惊讶,但很快,她马上说,“那我就把钢琴还给他。”

  “我明白了。”李丽丽点了下头,“那么,刚才那10点……”

  “别胡说八道,我们凭实力得了10分!”邱毅立即说道。

  每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