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最新作品

苏洛洛的小说免费阅读,爸爸在学校上我

2020-08-31 07:42:09托博塔斯知识网
等了五分钟后,电话没有来,也没有任何信息。她觉得他可能很忙,所以给鲁威打了电话。当她接通电话时,鲁薇焦急的声音传来:“韩嫣,你怎么了?当我去你家的时候,我不会接你的电话,也不会开门。你没事吧?”“鲁威,我没事。我已经打了一针。医生说我今天不需要去。他给我开了些药!”“哦!你自己怎么玩?”韩嫣什么也没说,只是

  等了五分钟后,电话没有来,也没有任何信息。她觉得他可能很忙,所以给鲁威打了电话。当她接通电话时,鲁薇焦急的声音传来:“韩嫣,你怎么了?当我去你家的时候,我不会接你的电话,也不会开门。你没事吧?”

  “鲁威,我没事。我已经打了一针。医生说我今天不需要去。他给我开了些药!”

  “哦!你自己怎么玩?”

  韩嫣什么也没说,只是说他被过去的麻烦弄得很尴尬。鲁薇礼貌地看着她,恨她,直到她咬紧牙关。“你这个女人有把人逼疯的能力,亏我还担心你,没想到你不把我当成植物人!”

苏洛洛的小说免费阅读,爸爸在学校上我

  “嗯,路公子,别发脾气!我休息一下!”

  “顺便说一句,你可以请三天假,星期四回来工作。我负责告诉秦!我帮助你获得并交付福利。”

  “这不好!”韩嫣低呼。

  “嗯!你千万别忘了吃药!”鲁薇连连嘱咐,这才挂了电话。

  韩嫣放下电话,裴宇晨的电话打了过来,她吓得一哆嗦,赶紧接了电话。

  “你跟谁聊了这么久?”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哦!卢伟,我的同事!”她诚实地说。

  “你感觉如何?”他问道。

  “没关系,好多了!”她低声说道。

  通过电话,听着他的声音,她说不出自己的感受。然后她问:“裴,你昨晚回来了吗?”

苏洛洛的小说免费阅读,爸爸在学校上我

  “嗯!”他用沉重的声音回答。“我很忙,照顾好自己!”

  “很好!”她点点头。

  "你修好管道了吗?"

  “修好了!”她回答。

  “嗯!挂断!”他说。

  “哦!很好!”她怔怔地看着电话,直到电话那头响起了哔的一声,她的心还是说不出那是什么样子。她去了洗手间,以确保她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然后去洗澡,她的月经结束了!下午,她很无聊,突然想见他。

  所以,她打了个小军礼,吃了感冒药,穿了厚厚的衣服,去了车站。

  三天假期过后,她仍然想着去蓟县。如果他昨晚没来,她没有勇气去集贤。

  我乘公共汽车去了蓟县。下车后,她买了一些食物并带进了社区。这次警卫检查了她。她在被释放前出示了通行证。

  正文第161章。突然悲伤

苏洛洛的小说免费阅读,爸爸在学校上我

  裴陈余的房间一片混乱。他的衣服被扔在沙发上,好像很久没打扫过了。她在想,他一个多星期没打扫干净了吗?

  她穿上围裙,开始帮他打扫,洗衣服,一件一件地熨衣服,然后再打扫房间。因为刚刚感冒,身体不太好,没有多少力气,只忙了两个小时,累得不行!

  幸运的是,擦完地板后,房间干净多了。

  当我去卧室的时候,我发现被子没有叠好,两个枕头堆在一起,看起来像是临时住所。太可怜了。

  她真的不知道他这周过得怎么样。她又换了床单和被套,然后把被套的床单扔进洗衣机洗。人们去厨房,煮了一些小盘,放在桌子上。

  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我不知道裴宇晨是否会回来吃饭!她太累了,她走到沙发上坐下,但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裴雨晨在晚上八点钟离开市政府,从侧门直接走进社区。当他习惯性地朝三楼的方向看时,他突然发现原来那是一个黑暗的地方。今天,灯突然莫名其妙地亮了!

  他的心突然提了起来,禁不住加快了脚步。

  他不敢想,是她吗?

  但是现在,除了她,谁有他的钥匙?

  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她闻到了食物的味道,而韩嫣,穿着一件黑色的毛衣,蜷缩在沙发上。当她听到开门的声音时,她被惊醒了。人们睡眼惺忪地站起来,娇羞地站在沙发前。她说:“裴,你回来了吗?”

  他穿着一套薄薄的西装,非常苗条,黑色的头发垂下来。

  韩嫣眉毛一扬,竟觉得他异常高大。

  他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只是认真地看着她,仿佛要从她的脸上清楚地看到她的灵魂。

  这种情况让她始料未及,两人沉默了很久,谁也不说话,最后韩嫣皱着眉头问道:“我不该来吗?”

  他表情僵硬,唇角抽动,他走过来,拥抱她,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嘴唇。

  “冷!呸,我感冒了,别传染给你!”她喊道,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他拉着她的手说:“不,我一年只感冒一次。上次我感冒了,我不会再感冒了!”

  他仍然低下头,猛烈地吻着她的嘴唇。她没打招呼就跑了过来。她给了他一个惊喜,他真是措手不及。

  “呸!”她低喊着,伸手环住他的腰。

  他的身体仍然有空调,但她感觉不到。她紧紧地搂住他的腰。

  “你为什么突然来了?”他用嘶哑的声音慢慢问道。

  “三天假!”她说!

  “只是因为有假。这就是你来的原因吗?”

  “嗯!”她其实想说,我想你!然而,当这些话传到她的嘴里时,她无法张开嘴说出那些话,就好像她做不到一样。然而,她的行动如此大胆,她实际上是自己来的。

  “你感冒多久了?”他又问道。

  “好几天了,这不都好吗!只要你继续吃药,巩固它!”韩嫣低声说道。

  “这些天你活下来了吗?”

  “我的同事们帮助了我!”她说。

  “鲁威?”他扬起眉毛。

  “嗯!”她点点头。

  他突然停止说话。

  “他帮我住院了!”她斩钉截铁地说,她在金海没有多少朋友,而路威真的帮了她很多。

  “韩寒”他的称呼实在太低了,他的目光看着她,依然充满着让人心动的柔情。“我希望我在金海!”

  他一直以一个人为荣,然后突然的脆弱让她感到苦恼。她差点问他,“你这周怎么样?”

  但在出口的那一刻,这些话被她咽了下去。

  他看起来也不太好。他看上去很憔悴,眼睛下面有沉重的袋子。她从厨房看到了很多方便面。本周她怀疑他在吃方便面。

  她心里突然发酸,他是县长,这么有钱,还吃方便面。

  "这个星期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他的话凝固了她的血液。

  这是她应该对他说的!

  “我给你打电话了,该死的,是鲁威,那个臭男人说要请你给我回电话,结果一直没有消息!”他一边皱着眉头说,一边还不停地责怪自己,“该死!我不应该生你的气。我以为你玩得很开心。我没想到你在医院!”

  韩嫣双手放在嘴唇上,停止了他的喋喋不休。

  “你打过电话吗?”韩嫣抬眼盯着他,那双半掩的眼睛,闪过一抹惊讶的光芒,也许鲁薇忘记了,而且她没有看到通话记录。

  裴看着她,两眼对视着,轻声说道:“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韩嫣看着他近在咫尺的温柔的眼睛,突然一个邪恶出现在他的眼睛里:“如果我说我看到了电话,但不是故意还给你的呢?”

  “那你就等着被惩罚吧!”虽然他的眼睛有点模糊,但他的语气坚定,有点傲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