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最新作品

行政管理的重点不应放在职称评聘上

2020-08-29 00:37:23托博塔斯知识网
作者|樊秀娣7月24日,人社部网站发布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共同起草的《关于深化高等学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逐步规范学术论文指标,论文发表数量、论文引用榜单等仅作为评价参考,不以SCI(科学引文索引)等论文相关指标作为前置条件

  作者 | 樊秀娣

  7月24日,人社部网站发布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共同起草的《关于深化高等学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逐步规范学术论文指标,论文发表数量、论文引用榜单等仅作为评价参考,不以SCI(科学引文索引)等论文相关指标作为前置条件和判断的直接依据。

  5天之后,科技部官网发布《关于进一步压实国家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任务承担单位科研作风学风和科研诚信主体责任的通知》,明确指出:“科学、理性看待学术论文,注重论文质量和水平,不将论文发表数量、影响因子等与奖励奖金挂钩,不使用国家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专项资金奖励论文发表。”

  “五唯”中“唯论文”是根子, “帽子”、职称、学历、奖项等基本上都依赖论文。此次相继出台的两个文件对论文顽疾再下实质性猛药,相信这对教师职称评审中的“唯论文”现象将有极大触动及改观。

  长期以来,以论文成果为主导的职称评价制度并不能很好地调动广大教育科研人员在本职岗位上追求卓越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少专业技术人员为了评职称而拼命写论文,然而一旦评上就不再写了。

  这说明评职称对专业技术人员发表论文确实有极大的推动作用,但这种推动作用产生的是正向效应还是负向效应呢?这要分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专业技术人员为了写好论文而努力开展教育教学或科学研究。

  这种把教育教学或科学研究的成果撰写成论文的做法,对教师个体及其所在学术组织两方学术水平的提升都大有裨益。

  第二种情况是,教师为了发出规定期刊的论文而放下该做的教育教学或科学研究,转而为发表论文想方设法,这样的做法对个体和组织的教育科研非但无益,反而拖了后腿。个别人甚至为此炮制假论文,更是严重损害了我国教育科研的国内外声誉。

  遗憾的是,现实中第二种情况发生的概率还不低。原因倒不难理解,许多人把职称视为其职业生涯乃至人生有无建树的主要甚至是绝对标志。

  专业技术人员在其他硬性条件已满足的前提下,能否获得更高一级职称主要取决于论文发表的情况,这就是所谓的“唯论文”。

  虽说是“唯论文”,却并非真正重视论文。因为“唯”的仅是论文发表的期刊档次和数量,而对于论文的具体内容和实际价值,作者本人甚至职称评委少有人会认真关注。

  说到底,大家都心知肚明,论文在职称评审中就是必不可少的“摆饰”。任何事物一旦脱离现实需求,其变味、走样也在所难免。

  解决职称评审中论文评价误导问题的关键是,让职称评审回归对职业岗位成果多样化的需求上来。各职业岗位对专业技术的需求呈“多样化”状态,所以对相应专业技术人员的学术成果要求势必也应“多样化”。

  各级各类职称所要达到的要求不尽相同,但对职称最朴素的理解就是专业技术人员对本职工作的称职程度。

  申报职称的专业技术人员需要自证学术成果水平与职业岗位专业技术要求的匹配程度,但学术成果的类型不该受到限制。所以,满足职业岗位专业技术要求“多样化”的学术成果可以是:

  一、学术论文类,不“唯论文”“SCI至上”,绝不是说论文不重要,相反更要注重论文所载学术成果的实际内容和贡献,提升个人和组织教育教学或科学研究上的水平;

  二、其他学术类成果,专业技术人员结合职业岗位需求,完成的各种探索项目报告、研究报告、技术报告、工程方案、教案等,只要能够证明达到国内第一、国际领先,均应认可,并且还要鼓励,这对于促进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新科技成果的涌现意义重大。

  要让职称评审中学术成果多样化的政策措施得以推行并起到良好效果,以下两方面尤其重要:

  一是明确行政管理工作的重点不应放在职称评聘上。国内教育科研机构的领导总寄希望于调整职称及其相应薪酬制度来激发部门成员的工作积极性和成果产出,早前以论文发表状况(C刊、SCI期刊、影响因子、被引情况)和数量等量化指标来评判科研成果的做法就是行政管理的产物。

  然而,专业技术岗位工作具有复杂性和个性化的特点,把职称及其薪酬制度搞得过细过繁,只会增加专业技术人员的工作和精神负担,行政管理对此的“放管服”有利于学术成果多样化生态的形成。

  二是切实加强并发挥基层学术委员会的作用。要营造一个风清气正、学术氛围浓厚的学术共同体,把立德树人、追求卓越的目标融入单位成员的日常言行中。

  对于职称评审中思想政治和师德师风等考核内容,平时对员工就应加强教育和严格把关,如发现问题需要及时指出、纠正或惩处,不应等到职称评审时才来解决。

  在对知识和人才足够尊重的环境里,各类优秀人才和多样化学术成果就会竞相孕育成长,而不是等到评职称时才“赶出”论文或其他类型的学术成果。

  (作者系同济大学教育评估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科学报》 (2020-08-11 第5版 大学)

  编辑 | 赵路排版 | 志海

  请按下方二维码3秒识别

  不想错过中国科学报的推送?

  点赞+在看 支持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