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最新作品

美国药企巨头破产,这家中国东北公司慌了

2020-07-13 08:30:34托博塔斯知识网
“新盖中盖牌高钙片,一片顶过去五片。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这句充斥在90后童年回忆中的洗脑slogan,幕后是哈药集团,它还造过“补两样,只花一样钱”的哈药六牌钙加锌、“蓝瓶的,好喝的”三精牌葡萄糖酸锌口服液等一系列“网红”。就连那句一度让全国小学生回家给爹妈洗脚的“妈妈,洗脚”,背后竟然也是哈药。(新盖中盖高钙片电视广告画面

  “新盖中盖牌高钙片,一片顶过去五片。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

  这句充斥在90后童年回忆中的洗脑slogan,幕后是哈药集团,它还造过“补两样,只花一样钱”的哈药六牌钙加锌、“蓝瓶的,好喝的”三精牌葡萄糖酸锌口服液等一系列“网红”。就连那句一度让全国小学生回家给爹妈洗脚的“妈妈,洗脚”,背后竟然也是哈药。

  

  (新盖中盖高钙片电视广告画面|图源:网络)

  

  (哈药X央视公益广告《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图片截取自B站)

  6月25日,全球最大的保健品公司GNC申请破产保护的新闻,又把这个消失良久的“童年回忆”拉回众人的视线范围——作为GNC背后持股40.1%的单一最大股东,哈药集团或巨亏20亿元!

  上一次听到哈药的消息,还是2月3日A股春节开盘后,哈药股份作为“双黄连概念股”5天大涨50%。不过有媒体报道称哈药集团在“双黄连可抑制新冠病毒”的消息发布前,于年初二就提前开工生产双黄连口服液了。双黄连的一夜爆火,被网友质疑是哈药的一起营销事件。

  从以前一听名字就能让人条件反射喊出广告语,到如今靠着负面新闻才能勉强回归大众视线。哈药的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

  曾靠“哈药模式”制霸,哈药“神话”是如何破灭的?

  故事要从1988年说起。那年,哈尔滨市属31家国有制药企业组建成立哈尔滨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993年,哈药集团成为中国医药行业首家上市公司。

  上市之初的哈药集团其实成绩平平,1999年迎来转机。同年11月,当时还不怎么出名的哈药六厂为旗下产品“泻痢停”争取到了央视黄金时间的广告时段。在当年的“顶流”赵本山“泻痢停,泻痢停,痢疾拉肚,一吃就停”的魔性广告语中,哈药就此打开知名度,在世纪之交迎来它的荣光时刻。

  

  (赵本山泻痢停广告画面|图片截取自B站)

  尝到甜头之后,哈药又将目光投向了受众群更广的保健品市场,并把广告攻势蔓延至几乎所有上星卫视,还一度活跃在央视春晚标王的行列。根据金羊网-新快报的报道,2000年哈药集团全年投入广告额达到11亿元。

  

  

  在那个广告法尚未规定保健品不能请代言人的年代,王刚代言的新盖中盖牌高钙片、江珊代言的哈药六牌钙加锌、陈小艺代言的三精牌葡萄糖酸锌口服液、刘嘉玲代言的朴雪口服液等,在电视广告的地毯式轰炸下家喻户晓。

  这种依靠巨额广告支出,凭借明星代言叠加广告从而大卖特卖的商业模式,被称为“哈药模式”。

  

  (那些年哈药请过的代言人们|图片截取自B站)

  然而,在“哈药模式”带来可喜效益之下,哈药显然有点“飘”了。根据新华网统计,从2005年到2011年间,哈药集团因为质量、虚假宣传问题曾十余次被食品药品监督部门曝光。年更是丑闻缠身,“有钱打广告没钱搞环保”、“哈药六厂豪华赛皇宫”等新闻让企业形象一落千丈。加之哈药集团董事长郝伟哲退休、总经理姜林奎调离、三精董事长刘占滨因涉嫌受贿坠楼身亡、“哈药模式”缔造者姜林奎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立案调查等一系列人事变动,哈药可以说“焦头烂额”。

  

  此前,疯狂撒钱的“哈药模式”已然压制了企业盈利。1999年,哈药六厂凭借广告轰炸获得10.7亿元营收,涨幅超400%;但2483万元的税后净利润,增幅仅46%。丑闻、人事变动下,一味沿用“哈药模式”,使哈药的营收危机日益凸显。此番GNC的破产,对于哈药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与破产的GNC或给哈药集团带来20亿元巨亏形成鲜明对比,哈药2019全年净利润才5000多万。尽管2019年营收终于止住了此前“三连跌”的势头,但净利润跌幅却扩大至84%。

  

  早早押注保健品市场,但“远见”没能拯救哈药

  尽管“一代网红”的确风光不再,但不能否认,哈药早早地就体现出了自己的“远见”。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中国保健品市场规模呈现连年增长趋势,2019年我国保健品市场规模达2227亿元。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保健品市场。而早在1999年,哈药集团就进军保健品行业,其中,盖中盖牌高钙片更是引发全民“补钙热”,2000年销售金额达到3.8亿元,成为中国补钙第一品牌。哈药旗下,“三精”“盖中盖”“世一堂”等在保健品领域均拥有网红级单品的子品牌,都是具有群众基础的中国驰名商标。

  

  (图片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2018年,哈药先后3次收购GNC股权,也是意在借助这个老牌保健品牌,挽回哈药营收连年下跌的颓势,获得新的市场增长点。作为全球最大的保健品公司,85岁“高龄”的GNC,其保健产品覆盖运动营养、儿童营养、孕妇营养、睡眠改善等针对不同用户需求的产品种类,价格区间也在百元到上千元不等。相较于哈药出产的保健品,GNC主打更高端的市场。不幸的是,还没看到收购的效果,GNC就破产了。

  而哈药这头的问题也很明显。前些年负面缠身下,哈药大手笔的营销模式略有“收敛”。不过有哈药老员工向媒体透露,在2019年3月徐海瑛执掌哈药之后,“哈药模式”再次重启。根据哈药股份年报,2019年哈药的销售费用增长了39%。

  与此相对,哈药在产品研发上的支出却连年走低。2019年1.25亿元的研发投入,与8.61亿的销售费用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药品单一是哈药饱受诟病的另一方面。打开哈药天猫官方旗舰店,在售商品依旧是当年走红的那些“老三样”,产品包装也颇为“朴素”。加大新药品研发力度与速度,挽救老化的产品线,对于哈药来说刻不容缓。

  

  (图片来源:哈药天猫官方旗舰店)

  曾经火遍大街小巷,此后却又一度把好牌打烂。哈药这个90后童年回忆,有望在00后的世界里再度“翻红”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