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托博塔斯

韩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400多年前中国军队曾在此与日军血战

2020-06-28 03:14:01托博塔斯知识网
现在韩国的一级行政区有十七个,其中综合实力最强的自然是韩国的首都——首尔特别市了,首尔人口1000多万,占韩国的1/5,是全球著名的大型都市,不过这并不是说首尔就是最发达的城市,韩国最发达的一级行政区并不是首尔,而是另一个小城市——蔚山!蔚山广域市,人口仅有100多万,但是人均GDP非常高,2018年,蔚山的人均GDP6.38万美元,远高于首尔的3.77万美元,是当之无愧的韩国第一,且遥遥

  现在韩国的一级行政区有十七个,其中综合实力最强的自然是韩国的首都——首尔特别市了,首尔人口1000多万,占韩国的1/5,是全球著名的大型都市,不过这并不是说首尔就是最发达的城市,韩国最发达的一级行政区并不是首尔,而是另一个小城市——蔚山!

  蔚山广域市,人口仅有100多万,但是人均GDP非常高,2018年,蔚山的人均GDP6.38万美元,远高于首尔的3.77万美元,是当之无愧的韩国第一,且遥遥领先。

  

韩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400多年前中国军队曾在此与日军血战

  蔚山这么发达是有原因的,它实际就相当于韩国特意开发的一个工业区,1962年,韩国准备大力发展工业的时候,就开辟蔚山为第一个特定工业区,之后工业飞速发展,人均GDP自然高,不过,可能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蔚山和中国也有相当的渊源,我国的军队在400多年前,曾经在此地进行了二次血战——蔚山城战!

  这两场战争发生在明朝万历年间,当时明王朝派兵救援被日本侵略的藩属国朝鲜,明军实力强大,公元1597年的时候将日军击退,随后明军追击,而日军被迫建造一系列沿海城堡据点以防御,其中加藤清正部就建造蔚山城以作为据点。

  

韩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400多年前中国军队曾在此与日军血战

  明军和朝鲜军决定拔掉这颗钉子,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正月廿九,杨镐、麻贵率领明军四万人,权栗率朝鲜军一万一千五百人,联合攻打蔚山城,此时的明军实力极为强悍,以装备有大量火器的南兵为主,而日军极为仓促,蔚山城尚有一大部分未建完,不少日军在城外驻扎,并无防备。明、朝联军趁此机会攻之,但被加藤清正率部击退,日军以五百余人的损失退入城中据守。

  不过,仗打得并不顺利,明军几次突击均被日军集中火力击退,明军突破蔚山城外城后,在最后日军最坚固的阵地——岛山内城碰了钉子,城高墙厚,加之地势陡峭,明军火炮威力发挥有限,所以久攻不下,且连续作战后伤亡增多,明军只好围困,不久,小早川秀秋、毛利秀元、黑田长政等率援军自西生浦赶来(当时明朝水军没有到达朝鲜,无法从海面上切断日军的补给线,而日军的援兵、粮食则源源不断的支援蔚山战场),长宗我部元亲也率水军前来支援,由于日军援兵已经到达,加之天气转为阴雨,明军士气低落,被迫撤军。

  

韩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400多年前中国军队曾在此与日军血战

  围攻蔚山城

  此战,明军自己报告阵亡1621人,伤2908人(杨镐和麻贵联署所上《东师奏报》,目前最详细的报道)。朝鲜方面记载明军死伤为“天兵是役也,前后上陈死伤,通考查报实数,则死者几七百,伤者又三千余人”“唐军死者无数,或云三千, 或云四千”(明朝内部有主和派诬告,说明军阵亡二万,这导致现在也有这么一份史料,这数字基本认为不可信)。朝鲜方面,如今韩国蔚山忠义祠供奉着此战中殉死的两军将士,其记“朝鲜军死亡者一千名、负伤者三千名”。明军伤亡惨重的原因相当部分是由于指挥官杨镐的指挥失误。

  而日军方面,减员也非常大,明朝方面的记录是包括之前的农所之战斩首一千两百多(明朝按照首级记军功),根据后世学者的推荐,城内日军加之援军,一共战损超过二万二千人,这大部分都是在围困之中冻饿而死的。

  

韩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400多年前中国军队曾在此与日军血战

  日军的要塞——倭城

  此战虽然日军凭借着坚固的城堡工事和强悍的战力击退了明朝和朝鲜联军,但毕竟只是小的战术上的胜利,明军强悍的攻击实力使得日军大震,日军中也有清醒者,宇喜多秀家、毛利秀元、蜂须贺家政等十三将联名向丰臣秀吉提出放弃蔚山、顺天、梁山三个城,以收缩防线,但被丰臣秀吉拒绝。

  

韩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400多年前中国军队曾在此与日军血战

  不过,此战确实给了日军极大的震慑。

  同年九月廿二,明、朝联军再次攻打蔚山倭城。此次明军方面由麻贵率领,朝鲜军的统帅则是金应瑞,中朝联军有近三万人(明军2.4万人,朝鲜军5500人)。麻贵在野战中击败加藤清正军后,加藤清正有龟缩蔚山城,坚守不敢出。

  不过关于之后的事情,很微妙,《明史》记载加藤清正将明军诱入空城之内,伏兵突起,联军被打败。

  “麻贵至蔚山,颇有斩获,倭伪退诱之。贵入空垒,伏兵起,遂败。”——《明史》

  不过怪异的是日本方面却不存在任何相关记载,这一说法是出自方孔炤《全边略记》,不知道这几十年后的方孔炤从哪里找到这么一个没有根据的说法,此书的记载是错误连篇;而明朝方面的文献则是相反的,当事人——经略邢玠在《经略御倭奏议》中的记载说:“麻贵将兵分投埋伏,计阻清正,不令西援。清正夜出,伏兵冲突进营,砍杀倭兵数多。就阵获见解倭兵界磨及倭将化叱大里小如文,又烧焚岛山、后江、南集、粮寨房千余间,各贼赤身溺死者难以计数”。

  

韩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400多年前中国军队曾在此与日军血战

  也就是说,实际伏击成功的是麻贵,但这同样没经过证实。

  结合朝鲜方面史料的综合考证,实际上第二次蔚山之战没有打起来,加藤军在野战败退后,退守蔚山城,坚守不敢出。麻贵佯装撤军,引诱加藤军出城,仍然是不奏效。之后麻贵听到董一元这一路失利的消息,才感到忧虑,因此而撤军。

  总体来说,日军在蔚山城的坚固城防起了大作用,使得败退的日军保留了一些脸面,没有被明军全歼,11月,已丧失战意的日军开始由蔚山分批撤回国内,结果在海上被中朝军队截击,再受重创。

  1599年5月(明万历二十七年四月),明军班师回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