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公车上手伸到内裤里,浴室里的娇喘h

2020-12-28 06:41:32托博塔斯知识网
苏连忙谢过,弯腰坐了进去。李博坐在驾驶座上,发动车子,问:“苏小姐要去哪里?”“请送我去兖州大学,可以吗?”她想了一下,说道。现在她唯一能去的地方是学校。苏是一名21岁的大三学生。她通常住在学校宿舍,偶尔才

  苏连忙谢过,弯腰坐了进去。

  李博坐在驾驶座上,发动车子,问:“苏小姐要去哪里?”

  “请送我去兖州大学,可以吗?”她想了一下,说道。

  现在她唯一能去的地方是学校。

公车上手伸到内裤里,浴室里的娇喘h

  苏是一名21岁的大三学生。她通常住在学校宿舍,偶尔才回家一次。昨天她刚打算回家拿点衣服,苏连喜算了一下。

  后来,再也没有办法回到那个家了。

  想到这里,苏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微微有些发酸。

  “好的。”李伯笑着答道:“苏小姐,你觉得我们家少爷怎么样?”

  苏一愣,脑海中立刻出现何漆黑而深邃的双眼,那样炽热的目光,让苏总觉得他的眼睛里是赤条条的。

  她脸微红,点头说:“何师傅是个很好的人。”

  他从天上掉下来,把她带出苏家,还说要对她负责。

  即使她拒绝了,她也没有生气,而是很有风度地派人送她走了。

  然而,赫克托耳大师似乎有点奇怪。

  李博的语气充满了满足:“那就好。”

公车上手伸到内裤里,浴室里的娇喘h

  苏习之不知道李博喜欢什么,只能干笑一声。

  过了一会儿,李博送她到兖州大学门口。

  苏谢过他下车,正要和李博告别。突然李博摇下车窗递过来一个药膏:“师傅让我把这个给你。早晚各涂一次。别忘了。”

  苏等了一会接过药膏,感到一阵暖流。

  多久没人对她这么好了?

  她静静地站了很久,直到李博开车走了,她才发现自己忘记了感谢。

  苏把药膏塞进了他的包里。这是赫克托耳大师的意外,但苏习之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回忆的意外。

  兖州大学人很多。

  苏走在校园里,有一种回到人间的感觉。

  她下楼回到宿舍,却发现门口有一个人斜靠在花坛上。

公车上手伸到内裤里,浴室里的娇喘h

  他西装笔挺,身材挺拔,面容清秀。站在那里是一道风景。路过的女生都忍不住偷偷看他。

  苏的心猛然收紧。

  是宁。

  他为什么在这里等她?他今天早上不是和苏连喜出公车上手伸到内裤里去了吗?

  这时,宁一尘抬起头看见了她,目光深邃,慢慢向她走来。

  “宁陈一,有什么事吗?”苏听的声音有点紧张。

  她以为自己很熟悉这个男人,但她熟悉的是躺在床上没有睡觉的他,而不是现在那个压抑的他。

  “苏轼。”宁陈一说话声音微弱,声音里没有一丝火候。“我听连说,今天早上我们离开后,何家的少爷突然出现了。他不仅把你带走了,还威胁苏叔叔。”

  苏习之握紧拳头,抬头看着他:“那又怎么样?”

  “我不管你跟连Xi有什么误会,对苏叔叔有什么怨言。”宁一尘神色冰冷,“但我不允许别人伤害莲xi和她的家人。所以,如果你在友和大师的支持下伤害了连Xi,那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还有,记得提醒何师傅,如果他对苏家其他人不利,就是和我家树敌!”

  苏习之张嘴想解释他绝不是这样的人,可是到了嘴边又变成了:“宁陈一,你就那么信任苏联熙吗?”

浴室里的娇喘h

  “我不只是信任她,我爱她。”宁毫不犹豫地说:“当我成了植物人,我在病床上躺了三年,连照顾了我三年!对我来说,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苏感觉到自己的喉咙被噎住了。

  她想说,是我照顾了你三年。

  但宁不会相信。因为他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苏连喜。

  在过去的三年里,她在医院里照顾他,除了上课和工作,但宁不知道。

  第十章我祝福你。

  苏连喜醒来后正好抓住宁对的信任。

  而且,他也很快爱上了她。

  苏抿着嘴唇,笑得很灿烂:“是的,三年前,你扑倒在一个差点撞上汽车的女孩身上,但你被车撞得不省人事,从此成了植物人。你身上没有手机,没有证件,别人联系不到你家人。幸好有苏连喜。她送你去医院,想办法给你付医药费,还亲自照顾你,你就醒了。”

  宁一尘蹙蹙眉,苏听的语气有些奇怪,仿佛感慨万千。

  “所以,莲花的事就是我的事。”他强调,“我不允许你伤害她!”

  苏低声说道,“我不会伤害她的。既然你爱她,我就祝福你。”

  宁一尘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苏会这么好说话。

  醒来后没多久,他就和苏连喜在一起了,但他和苏连喜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没有太多的接触,但他下意识的觉得苏不是一个好女孩。

  因此,当宁听说她可能报复苏连喜时,毫不犹豫地在她宿舍楼下等她,只是为了警告她。

  苏连喜说苏绝对不会在旷课,于是他拿到了苏的课程表。估计她今天下午大概会回宿舍,留在这里。事实上,他等她没多久。

  但是结果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苏的眼睛看着他,那眼神似乎太丰富了,让他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他出生在一个政治世家,见过很多对他有意向的女孩,但苏的眼神却常常让他迷惑。

  所以,他在MoMo一直是对的。

  不过,既然她不打算伤害连,他当然不会为难她。

  “很好。”宁陈一淡淡地笑了笑。"我和连Xi结婚的时候,欢迎你参加."

  苏扯了扯嘴角,点了点头:“我一定参加。”

  宁陈一终于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苏芷兮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三年前,她看到的也是宁奕辰奋不顾身救人的背影。

  只是宁奕辰至今不知道,他救的那个女孩就是苏莲兮。

  当时宁奕辰被车撞了以后,倒在血泊中,苏莲兮惊恐之下,以为他已经死了,慌不择路的跑回了家,恐怕她至今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但是苏芷兮碰巧把一切都尽收眼底。

  苏芷兮留了下来,和好心的路人一起把宁奕辰送到了医院,为他凑了第一笔医药费。可是苏芷兮找不到任何身份证件,也联系不到他的家人。

  那个时候她想,一个好人应该得到回报。

  所以她把照顾宁奕辰当成了自己的责任,也算是为苏莲兮积德。她努力打工赚取医药费,一有空就去医院照顾他。

  这一照顾就是三年。三年的时间,她早就不知不觉喜欢上了他。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她唤他阿城。

  这期间,苏国安等人其实都知道她在做什么,但是他们没有人主动提出帮忙,苏莲兮甚至有意挑唆苏国安克扣她的生活费。但是当林淑月和苏莲兮发现,躺在病床上的宁奕辰有可能是著名的政治世家宁家的少爷时,就立刻动了心思,把苏芷兮赶出了医院。

  宁奕辰也碰巧醒了过来。

  所以他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苏莲兮。

  所以他相信苏莲兮,这三年一直是苏莲兮在照顾他。

  所以他们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