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接着我太太的裙子被掀开,我在公交车上把别人干

2020-12-28 02:52:47托博塔斯知识网
当Live起身要出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绿草如茵,头发披散的男人走了进来,这让Live对这个男人多了一丝审视。毕竟在中国,男人的头有点绿,总有一些特别奇怪的含义。“华生?你见过辛多里拉吗?”酒神狄俄尼索斯摇着酒杯问道:“一个绿头男

  当Live起身要出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绿草如茵,头发披散的男人走了进来,这让Live对这个男人多了一丝审视。毕竟在中国,男人的头有点绿,总有一些特别奇怪的含义。

  “华生?你见过辛多里拉吗?”酒神狄俄尼索斯摇着酒杯问道:“一个绿头男人拿着粉红色的酒向你摇着酒杯。这种感觉,Live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词。”。

  狄俄尼索斯大概意识到自己的形象有点怪异,就把酒杯藏在身后。“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和辛杜拉有点关系。你知道她在哪里吗?”酒神把那杯酒藏起来之后,智商突然上线了。

  “你知道,虽然辛多里拉是这里的管理层,但它并不总是在这里。”当狄俄尼索斯还在说这话的时候,他感到一个甜蜜而柔软的身体附着在他身上。

接着我太太的裙子被掀开,我在公交车上把别人干

  然后狄俄尼索斯觉得两手空空,坏事发生了。狄俄尼索斯匆忙转过身,看见辛杜拉站在他身后,手里拿着粉红色的酒在玩。

  “狄俄尼索斯勋爵,似乎对我很不满意?”辛杜拉又趴在狄俄尼索斯身上,就像无骨水蛇一样。

  “不,不,然后呢,这杯酒是给你的,我先走了。”酒神惊慌的跑开了,似乎被什么毒蛇盯上了。

  “狄俄尼索斯好像不知道我得罪了赫菲斯托斯。”灰姑娘毫无防备地喝下了酒,然后杯子掉到了地上。

  看到粉红色的酒后,Live的第一个想法是酒有问题,但辛杜拉喝了,好像没有反映出来。

  LIVE打棉花的时候有种无力感。他想要报复,但是辛杜拉这么快就得到报应,这让Live有种微妙的感觉,仿佛他的到来打破了某种平衡。

  赫菲斯托斯推门进来,后面跟着刚刚逃出来的酒神狄俄尼索斯。赫尔墨斯好像偷了一套不属于他的西装。看起来像小孩偷大人衣服一样好笑。

  Live觉得自己该走了,就把刚拿到的东西塞到hephaestus手里,然后拉着Hermes走了。

  酒神狄俄尼索斯亲昵地带上了月亮船的门,在这个寂静的房间里,上锁的声音仍然很明显。

  “你对我做了什么?”辛杜拉的声音微微颤抖,仿佛嘴唇不受控制。赫菲斯托斯蹲下来,用袖子伸出美丽的手指,在辛杜拉的下巴上摸了一圈后,用手托起辛杜拉的下巴。

接着我太太的裙子被掀开,我在公交车上把别人干

  用爱轻轻亲吻,但辛杜拉忍住了。血在两个人的唇间蔓延,顺着辛杜拉的白脸滴落在蓝色的地毯上。一个吻的最后,两个人的嘴唇上有一些血迹,就像吃了东西的吸血鬼。

  懒洋洋的,带着一些满足感,看起来异常有魅力。赫菲斯托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留下的血迹,无意间遇到了辛杜拉咬的伤口。只是稍微停顿一下,他就继续舔。

  “辛多里拉,我的耐心已经到头了。”当赫菲斯托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体用力量覆盖了辛杜拉的顶部。

  辛杜拉没有时间说什么,所以她被赫菲斯托斯拉近了欲望的漩涡。海蓝色的吊坠被赫菲斯托斯熟练的手放回原处,两个不同颜色的物体在地毯上接触。

  辛杜拉再也记不住自己的任何初衷,自卑?麻烦?矜持.一切都被这个意外事件遗忘了。

  鲜红的处女血顺着白皙的大腿蜿蜒而下,落在海蓝色的地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灯灭了,只有几颗星光亮起,然后时不时的熄灭。不然会让人血脉喷张,真的很不好看。

  “阿芙罗狄蒂,你是我的,没有人能夺走它。”赫菲斯托斯说完这句话后,就一头扎进了身下,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别的计划。

  赫尔墨斯看着LIVE讨好。“什么,那是意外,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你不想找那个外号叫大黄牙的人。然后,我发现了。你放下我,我带你去见他,好吗?”

  活不急着看现在的黄牙。对于想欺骗自己的女人,Live不会这么轻易放过。酒神狄俄尼索斯有看头,所以也在两个人后面。这两个人不是一对吧?

  狄俄尼索斯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却不知道Live有没有心上人。如果不是,爱马仕找这样的可能很合适。

接着我太太的裙子被掀开,我在公交车上把别人干

  Live找了个酒吧,然后把爱马仕塞进了座位。“来吧,带人过来。我相信你比我更熟悉这里的地形。记得是黎明前。”

  赫耳墨斯自然不敢忽视Live一再强调的东西,更别说之前被亏待过Live,就是Live完全可以毫无问题的逃离辛杜拉的手下,Live值得赫耳墨斯敬佩。

  “嗯,我猜人们已经在路上了。华生,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对付辛多里拉的吗?”

  “你知道,当辛多里拉再次和一个男人单独在一起时,他通常会让人失望。”爱马仕真的很好奇。辛杜拉之前不是朝着Live方向努力了吗?

  一个人的时候不攻击Live是没有意义的,那就说明辛杜拉失败了?

  “没什么,只是当她身上的香味飘来的时候,我才松了口气。”因为实在不喜欢那种香味,所以做了这个动作。

  “既然你知道辛杜拉一个人和男人在一起会攻击男人,你还跑那么快,怕赫菲斯托斯看不到这一幕吧?”Live毫不客气地戳了一下赫尔墨斯酸痛的脚。

  听到这个关于LIVE的问题,爱马仕的脸一下子就垮了。“我当然知道,只是没用。辛杜里的手柄里有一种神奇的美,但我接种过那种,没有抗体。只要辛杜里想把它放在我身上,我就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赫尔墨斯会抑郁得要死,整个洛菲斯塞尔,就只有他这么倒霉,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 帮我一个忙

  “那就没有办法了,我天生反感香水,一闻到奇怪的味道,就会自动的闭气,这只能够说是巧了。”Live毫不在意的说,“所以你只能够离辛杜瑞拉远一点了。”

  “不过估计这是没有用的,因为辛杜瑞拉,肯定不会放过你这么好用的工具,不喜欢女人的男人终究是少的。”Live说完这句话,就看到赫尔墨斯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你也不喜欢女的?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说一下,没准我还可以给你介绍下。”赫尔墨斯一副找到了肉骨头的哈士奇的模样,让狄俄尼索斯忍不住捂脸。

  这样一定会把这个看起来不错的男人给吓跑的吧?活该你一辈子找不到对象,狄俄尼索斯莫莫的吐槽了赫尔墨斯。

  Live把赫尔墨斯贴的过分靠近的脸推开几分,带着微笑的说,“不好意思,这个世界上除了双性恋,异性恋,同性恋,还有无性恋,我不巧就是最后一种,如果你认为无性恋是不存在的,那么你可以把我当做是柏拉图,所以不需要你帮我介绍对象。”

  赫尔墨斯很失望的趴在了狄俄尼索斯的身上,“狄俄尼索斯,你说怎么找个同类这么难呢?那些人的数据调研是不是不准啊?为什么我这么优秀,就是找不到心仪的人呢?”

  “你现在趴地这个就不错,如果你有意思的话,掰弯也不是不可以的。”Live毫不在意的说,果然酒吧还是太乱了,只是这种地方,应该找不到咖啡馆这样的存在吧?

  “开什么玩笑!”赫尔墨斯一下子支起身子,“我怎么会找一个葱心绿当伴侣,那样太可怕了好不好。”明明没有出轨,但是总是诡异的感觉自己对不起他。

  狄俄尼索斯的头上感觉都要冒出井字来了,之间狄俄尼索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你是对我的头发有什么不满吗?”

  “是啊,如果你的头发不是绿的,我估计我早就下手掰弯你了,不过你的头发是绿色的这是天生的吧,每一次都染成别的颜色似乎也不现实,所以我就放弃你了。”赫尔墨斯毫无知觉的作死中。

  狄俄尼索斯捏住赫尔墨斯的娃娃脸就拼命的往外扯,“那我还真要谢谢你没有看上我了是不是?”

  赫尔墨斯这才发现自己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一时间懊恼不已,都怪华笙,不然自己怎么会把心里话说出来。

  金发碧眼的宙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Live的身边,他点了一杯血腥玛丽,然后问Live要不要来一杯。

  Live笑着摇头拒绝,“一个做手术的医生,究竟会让他的双手颤抖的。”

  宙斯露出怀念的神情,“医生啊,很久之前我也是接着我太太的裙子被掀开,不过现在我不是了,我可以尽情的享受究竟带来的刺激。”

  “克制是为了更好的享受放纵,恭喜你找到了你想要的放纵。”Live微笑着回应,来到了洛菲赛尔,Live已经习惯的把面具戴在了脸上。

  “多谢你的恭喜,你听和我的胃口的,怎么样,有没有想去加入我们?我想艾力比会很乐意多一个可以交流的同行的。”宙斯发出了邀请。

  “我想我暂时还不能够加入你们,我在外面的事情,还没有完成,逍遥自在估计还需要一些时间。”Live开始盘算起加入洛菲赛尔的可行性了。

  继续在现实世界中逍遥的话,那些人估计不会放过自己,但是成为黑道医生的话,那些人想要动自己估计就要有所顾虑了。

  也许师兄就是成为了黑道医生也说不定,最重要的是,黑道方面的消息传递比外面快,说不定在这里寻找还能够快一些找到师兄也说不定。

  这么看来的话,加入洛菲赛尔似乎好处多多,只是……Live想起了自己已经去世了的师傅,他们应该曾经也有过这种选择吧?

  为什么不答应,大概是因为,我在公交车上把别人干他们想要拯救更多的人吧?如果师父还活着,估计也不会允许自己变得不能够见光,这样的话,只是这一条,就足够自拒绝掉所有了。

  “那就真的是很可惜了,我以为阿波罗的名头可以有人继承了来着。”宙斯是一个很温和的人,至少和希腊神话中那个好色之徒有很大的区别。

  不过整个洛菲赛尔就没有和希腊神话中完全一样的人就是了,至少赫菲斯托斯就是完全的摒弃了希腊神话中丑陋这一缺点的证明。

  所以遇见一个完全不符合的人设,Live已经可以很平静地接受了。不过希腊神话中,宙斯最大的特点,除了好色,似乎就是……

  “宙斯最大的特点除了好色,就是喜欢权利,任何人都不能够抢夺,属于他的权力,这算是宙斯神性中的另外一个负面的特色吧。”宙斯笑着说出了这一点,“洛菲赛尔的神们,不一定都把自己的缺点给抛弃了。”

  大部分的人不过是隐藏了起来而已,就像是赫菲斯托斯一样,他的丑陋深埋在心里,根本就不像是辛杜瑞拉所认为的那样圣洁。

  不然赫菲斯托斯的身边怎么会随时带着那种药?说到底,不过是辛杜瑞拉还没有抛出自己的视线罢了,就像这一次,辛杜瑞拉做得太过分了。

  赫菲斯托斯不是立马就违背了自己的誓言,想必辛杜瑞拉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赫菲斯托斯一下子就对自己出手了吧?

  “你走开。”辛杜瑞拉的力气在慢慢的恢复,她对于赫菲斯托斯的抗拒也渐渐的变得明显,但是男人和女人终究是有差别的。

  赫菲斯托斯只用了一只手就把辛杜瑞拉的所有反抗都给化解了,双手被压在头顶,辛杜瑞拉就开始动腿,想要把赫菲斯托斯给踹开。

  可是它的动作很快就牵扯到了伤口,疼痛让她的力气变得软绵绵的,反抗倒成了情趣。

  Live没有接宙斯的话语,到了洛菲赛尔,自己的面具被看穿的次数明显上升了很多,这样很不好,所以少说多做,这样才能够保住自己的一点秘密。

  “刚才的约定,一直有效,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考虑。”宙斯喝干净了最后一点的酒液,就走了出去,这个时候一直忙着掐架的赫尔墨斯和狄俄尼索斯两个人才发现宙斯的到来。

  两个人的动作就这么卡着,看起来异常的滑稽,还是狄俄尼索斯的动作比较快,他站直了身子,朝着宙斯打招呼,似乎刚才在打架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没事做的话,可以去角斗场玩玩,发泄下多余的精力,在酒吧打架,弄坏了东西是要赔偿的。”宙斯说完就不管两个人,直接离开了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