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别吸奶了,好痒

2020-12-26 05:47:51托博塔斯知识网
有些甜品明明是人送的,根本没时间做。“嗯……”她靠在桌子上,看着烛台旁边精致的饭菜。“好看勉强算好看,但是看起来很辣。我想这里唯一能吃的就是沙拉了。你对宵夜有什么误解吗?这种宵夜能叫生活吗?还不如来一只

  有些甜品明明是人送的,根本没时间做。

  “嗯……”她靠在桌子上,看着烛台旁边精致的饭菜。“好看勉强算好看,但是看起来很辣。我想这里唯一能吃的就是沙拉了。你对宵夜有什么误解吗?这种宵夜能叫生活吗?还不如来一只小龙虾和几罐啤酒……”

  正文第1025章你给了我什么药?

  苏池西黑着脸盯着她。

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别吸奶了,好痒

  除了让他难堪,他想不出别的理由。

  谢和比谁都清楚自己是喜欢吃大排档还是高档西餐。

  她对味道很挑剔,不一定很喜欢西餐。

  但是她就是喜欢看起来漂亮精致的东西。如果他真的想给她的小龙虾加啤酒,她可能会用无望的眼神看着自己。

  谢赫看到她脸色的变化,没有再说下去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

  我拿着他刚亲手做的沙拉,没看他送的其他东西,就去了客厅。“我拿了这个,不想要其他的,胖了。”

  苏池熙看着她轻松的背影,手机随之震动。

  打开看看。是你下属送的。问问嫂子喜不喜欢。

  等他关掉手机再抬头看的时候,看到谢和已经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电视上有滑稽的综艺节目,谢不知道他是否看过。好像整个人都在放松。

  苏池熙走上前,在她身边坐下,再次把她抱在怀里。

  *

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别吸奶了,好痒

  第二天一早,谢醒来的时候还是一头雾水。

  房间是空的。她一个人躺在床上,还穿着苏池西的衬衫。

  当时她有点发呆,这显然是意料之外的。

  她看电视和电影时很容易睡着。不是两三次。

  我只依稀记得昨天睡着后被他从沙发上抱起来,然后毫无防备的继续睡着。

  他让她睡过去,所以一定很小心不要吵醒她。

  睡眠很好,她很快就从睡意中醒来。

  我下楼的时候,苏池西刚准备好早餐。当我看到她跑下来时,我瞥了一眼。“你为什么不换衣服?衣服在床边给你。”

  “我看到了。”她没有梳头,散乱的长发垂在肩上。她刚睡醒的时候看起来有点懵懂,但是步伐很轻快。“但是我有点饿,我们下去看看有没有好吃的。”

  苏池西把餐盘放在桌子上,但是烛台昨晚不知道被放好了什么。

  房间里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黑夜,清晨的阳光让一楼的整个大厅亮堂起来。

  谢接过手里的面包,不时看着苏池西。“昨天,我什么时候睡的?”

  “不知道,电视节目结束的时候我睡着了。”苏池西给她倒了一杯牛奶。“没睡好?”

  “没有,我睡得很好。”她漫不经心地嚼了几口,然后拿走了牛奶。“那你带我去我房间睡觉?”

  “嗯。”

  谢咬着下唇。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你睡哪了?”

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别吸奶了,好痒

  苏池熙在她对面坐下,听到她的问题就抬眼皮。“你以为我睡在哪里?”

  "……"

  “当然是在你旁边。”

  谢大吃一惊。“为什么我不知道?你给我吃了什么药?”

  苏起西额头瞬间出现几条黑线。

  “我是说,没想到我睡得这么沉。”她又咬了一口面包,冷冷地看着他说:“那你除了给我准备宵夜和早餐什么都没做.是不是觉得有点失落?”

  正文第1026章为什么要扔掉

  苏起西子兹虚弱无力,毫无感情。听到她尖锐的问题,直接说:“不亏怎么办?我一定要叫醒你吗?”

  "……"

  “那你再骂那个混蛋,说你会被当成填Q娃娃?”

  谢赫低下头,什么也没说,继续吃早餐。

  一顿丰盛的早餐后,她把牛奶喝干净了。

  “嗯,烛台昨晚去哪儿了?”她起身的时候扫视了一下四周,一点也没有看到烛台的影子。"昨天我甚至没有时间看清光线。"

  苏池熙扔出两个字,“扔掉。”

  “扔掉?"谢突然愣了一下,看着他说:“你为什么把它扔掉?”

  他平静地说:“我不需要这种东西。既然你不喜欢,我凭什么留着?”

 别吸奶了 “我没说不喜欢!”她的眼睛睁大了,语气也稍微变弱了。

  苏池西瞥了她一眼。“你不是说这是陈词滥调吗?没什么新鲜事?点着了还是有味道。如果你不看,就看电视。不代表你不喜欢。什么叫不喜欢?”

  谢谢你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心里有点后悔。

  反正蜡烛是无辜的。

  “反正我没说不喜欢。”她坚持说:“我的意思是这是老生常谈了,看起来和你想的一点都不像,但我没说我不喜欢。”

  苏池熙还是能算出这种东西的。她觉得太难得了,突然觉得昨天没拍张照留念真可惜。

  “米妙,你不讲道理吗?”他用纸巾擦了擦嘴,平静地回答:“反正我已经扔掉了。如果你现在不喜欢,我会让你再买一次。”

  “算了吧。”谢歪着头。“我上去换。”

  无理取闹?

  她有点不讲理,但是他动作太快,说出来就扔了。

  扔掉吧,以后大概就什么好痒都没有了。

  谢赫被自己的沮丧逗乐了,上楼去穿他送来的衣服。

  现在说时间不早也不晚,但是一定要有充足的时间去上课。

  她刚穿上裙子,后面拉链没拉,手机就响了。

  看上面显示的乔菲墨迹,获得通过。

  “米米,你今天不在家吗?”

  谢妙妙:“是的,我不在家。我一会自己去上课。乔,你不用,不用天去接我。”

  她脑子里又想起苏池西昨天说了几次的,让她去说清楚。

  “再就是……”

  谢渺渺的话还没说出来,听到背后推门的声音,伴着苏池西淡冷平静的好听嗓音,“衣服还没换好?”

  她猛地转过身,“……”

  苏池西看了一眼她后背光裸的白皙,目光暗了一下,走上前,“我帮你将拉链拉好,你转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