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校花夹得好紧好爽,啊恩哦哼哦啊恩

2020-12-24 18:06:44托博塔斯知识网
大概是看到这尊雕像太震惊了,女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急忙拉着同伴去看。同行业共有m-女生,应该是宿舍一个女生趁着国庆假期去旅游了。其他三个同伴都看过来,围了过来:“是吗.周公子和玉仙?”宇橙:“…”这么突然打脸,我也没什

  大概是看到这尊雕像太震惊了,女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急忙拉着同伴去看。

  同行业共有m-女生,应该是宿舍一个女生趁着国庆假期去旅游了。其他三个同伴都看过来,围了过来:“是吗.周公子和玉仙?”

  宇橙:“…”

  这么突然打脸,我也没什么防备。

校花夹得好紧好爽,啊恩哦哼哦啊恩

  宇橙不想发出太大的声音,然后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她的手指勾在墨镜上压了下去,露出黑黑的杏眼和撅着的红唇:“嘘~”

  M-girls充满惊喜。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真的遇到了童话里的人!

  看了一眼余橘,又看了一眼周慕云,男人的胳膊还搭在女孩的肩膀上,薄薄的嘴唇在墨镜下微微抿着,下颌线条冰冷坚硬。看起来MoMo没法接近,但是总裁很大。这不是你微博上的画风。

  于橙安抚完他们,赶紧把周慕云拉走,琢磨着要不要戴口罩。

  武装成这样,居然还能被认出来!

  周慕云放开她,让她站在原地。他去登记了。

  宇橙终于听了他的建议,没有拿超大的行李箱,而是换了一个小的,还装的满满的,三分之二是她的东西。

  银色的行李箱站在那个人旁边,那个人站在寄售台前排队。

  高大修长,即使在人山人海中,他也不会被淹没,反而会鹤立鸡群。白色t恤、休闲裤、墨镜遮住半张脸,却掩盖不了你出众的气质。

  于橙靠在大理石柱子上,歪着头看着队列中的人。

  他很快就找到了他。他摘下墨镜,垂下眉毛,闭上眼睛,但当他发现她的眼睛时,他看了过去。

  小女孩站在不远处,头上灯火通明,眼睛亮亮的,墨镜勾在手指上玩。

校花夹得好紧好爽,啊恩哦哼哦啊恩

  见他看过来,她挑了挑眉毛,英英一笑。

  好在飞机没有晚点,当他们准时登机升到高空的时候,宇橙想起了机场大厅里的那一幕,真的被认出来了。

  她想起了之前室友的调侃,忍不住凑近周慕云的耳朵,小声问:“你有私人飞机吗?”

  周慕云:“……”

  他转过头,用一双“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的眼睛看着他。

  看他的表情,没了。

  宇橙耸耸肩,开玩笑道:“你这个霸道总裁应该不合格。”之后他摇摇头,很有道理地说:“哦,真不合格。”

  周慕云盯着她的脸,沉默不语。

  余橘惊呆了。他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了什么,就托起她的下巴,吻了吻她的嘴唇:“是霸道吗?”顿了顿:“这个合格吗?”

  宇橙:“…”

  她停顿了一秒钟,把头往后一拂,坐直身子向前看。

  良久,她从包里掏出兔子眼罩,戴在眼睛上,靠在椅子上假装睡觉,嘴巴紧闭,一句话也没说。

  就像刚才那个场景不存在的时候。

  然而,一颗心剧烈地跳动着,当你闭上眼睛时,你几乎可以听到怦怦直跳的心跳,这种心跳正在杀死你。

  霸道,果然够霸道!

  周慕云的耳朵突然安静下来,她觉得有点不习惯。她转身看过去,发现她的身体微微侧着,蒙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校花夹得好紧好爽,啊恩哦哼哦啊恩

  等了一会儿,我没看见她动。原来是真的要睡觉了。

  杨曼下手了,立刻一名空姐走了过来,他看到他的那一刻脸上有点愣。强大的工作素质让她立刻回过神来,弯下腰笑着问他需要什么。

  周慕云放低声音说:“毯子。”

  空姐看到睡在他身边的女孩戴着眼罩,就明白了,压低声音说:“好的,请稍等。”

  过了一会儿,空姐拿来了毯子,周慕云接过来,小声说了声谢谢。她把毯子铺在余橘身上,小心翼翼地把她盖在肩上。

  空姐见没什么留给她的了,转身就走了。回过头来,我兴奋地对同事小声说:“是他!周公!他只是说谢谢,我的天,低音炮,太好听了!”

  “真的吗?真的吗?我也想看!”

  “嘘,他女朋友睡着了……”

  余橘居然没睡着。她听到刚才周慕云和空姐交流,然后身上盖了一条暖暖的毯子,温暖舒适。她被裹得像条小被子,隔绝了凉爽的空气。

  她没有睡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醒了一次,有人帮她拉起滑落的毯子。这一次,她的脖子被盖住了,她歪着头睡觉。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三个多小时了。

  周慕云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昨晚偷东西了吗?”

  他显然没想到她会睡这么久。他几次试图叫醒她,但他害怕被打。

  宇橙睡觉的时候揉揉红红的眼睛,因为他知道自己要飞了。他出校花夹得好紧好爽门前没化眼妆,只涂了一层口红提颜色。

  她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轻声反驳道:“你不知道我昨晚做了什么?”

  她是说.

  周慕云想起来了,哭着卡住了,不舒服地咳嗽了一声,转头看着舷窗外的夜空。

  宇橙勾着嘴唇,终于拉回一局。

  十分钟后,飞机将在香港机场着陆。郁橘把眼罩塞进包里,把毯子折到一边,动了动僵硬的脖子。

  "我们住的所有旅馆都订好了吗?"余橘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周慕云转过头,像傻瓜一样看着她,仿佛在说,你在问什么傻问题?你告诉我,当然,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宇橙也觉得这个问题暴露了他的智商。没等他为难她,就捂住了嘴:“你还是不说话。”

  周慕云:“……”

  机舱广播提醒飞机马上降落,请放大家不要随意走动。

  经过3小时40分钟的飞行,到达香港机啊恩哦哼哦啊恩场已经是晚上八点五十。

  天黑了,遥远的天际有璀璨的霓虹闪烁,一眼望去仿佛虚幻的海市蜃楼。

  等了一会儿,周暮昀取到行李箱,牵着喻橙的手从t1航站楼出去。

  刚才在飞机上一直睡不醒,连晚餐都没吃,虽然对机餐不抱希望,好歹能垫垫肚子。这一会儿腹内空空,都感觉前胸贴后背了。

  喻橙两只手抱住男人一只胳膊,像只树袋熊一样,半边身子靠在他身上:“我们什么时候吃晚饭啊?我好饿。”

  “酒店旁边就是家很有名的餐厅,我们去那里吃,我已经提前订好位置了。”

  “good!”

  喻橙一下来了精神,挺直脊背大步流星拖拽着他往前走,恨不得脚下踩着飞毯,下一秒就转移到餐厅。

  周暮昀觉得好笑,无奈道:“别走了,接我们的人来了。”

  喻橙停下,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一辆黑车缓缓驶来,停在两人面前。车上下来个年轻男人,先礼貌向两人问好,然后接过周暮昀手里的行李箱塞进后备箱。

  很快,便到达了预订的酒店。

  这些都是周暮昀安排的,喻橙事先并不知道,她只做了接下来几天在香港游玩的攻略。

  电梯直上二十八楼,土豪金色的地毯铺在长长的走廊上,喻橙手里拿着房卡走在前面,刷开了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