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我那晚忍不住把她做了,每次回娘家他总我

2020-12-23 02:14:55托博塔斯知识网
“诶,你是不是绑架了我,想敲诈我妈?我告诉你,我妈没钱,很穷,很穷!”宝二大声道,白人男子嘴唇抽动,敲诈?他看起来像勒索者吗?“我不是!”宝二眉,盯着他,应该不是,长得漂亮,而且仙风道骨,应该不是坏人吧?“你有什么吃的吗?”白衣男子拧眉

  “诶,你是不是绑架了我,想敲诈我妈?我告诉你,我妈没钱,很穷,很穷!”宝二大声道,白人男子嘴唇抽动,敲诈?他看起来像勒索者吗?

  “我不是!”

  宝二眉,盯着他,应该不是,长得漂亮,而且仙风道骨,应该不是坏人吧?

  “你有什么吃的吗?”

我那晚忍不住把她做了,每次回娘家他总我

  白衣男子拧眉,见宝二嘟囔:“叔叔,我饿了。我没练过防谷术。三天没吃饭了。我好饿!”

  “你知道保护山谷的艺术吗?”白人大吃一惊。小姑娘年纪大了,什么修仙都懂。

  宝二白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但就算以后修仙,我也不会修炼防谷之术。”

  “为什么?”白人本能地问,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竟然会对一个小女孩说这么多话。

  宝二看着他,忍不住骂了一句:“笨蛋,你练护谷术的时候不知道不能吃东西吗?”

  【宝二怎么跟这么帅的人说护谷术?】

  28.第二十八章我想我妈妈

  白人的嘴唇又抽动了一下,被一个小女孩骂傻了。如果这话传到别人耳朵里,我一定怀疑他们是不是听错了。谁敢骂他,但有一个。

  “练防谷术的时候不能吃。你得不停放屁。你又饿又不舒服。你必须被自己的恶臭搞得半死不活。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傻子喜欢练防谷术。没东西吃真可怜。你要不断放屁!”宝二说起护谷之术,简直是口吐白沫,忘了自己一个人是空的。

  白人听了她的话,眉头皱了又皱。谁教她的?

  宝二看了看叔叔,皱了皱眉头,笑着说:“叔叔,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大叔,我一个人好饿。你能给我拿点吃的吗?我不练守谷术!”

  白人站在那里,看着她喋喋不休的嘴。她真的不知道她妈妈是怎么教育她的。当她想到她说的话时,他头疼。如果大家都这么想,谁会修仙?

我那晚忍不住把她做了,每次回娘家他总我

  宝二见他无动于衷,走到他身边,摇着他的胳膊,“叔叔,宝二好饿,你能给宝二点吃的吗?大叔!”说话之后,就像一只不想吃太多的小狗。他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他,泪水在眼眶里泛滥。

  “来!”

  “主啊!”一个幽灵般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里,看到一个小女孩挽着主的手臂。她差点以为他眼花了。她忍不住看着自己的眼睛。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她耳边传来。“去给她弄点吃的来!”

  “食物?”那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主,“主啊,我们这里哪里有吃的?”

  白人盯着他。“你问我?”

  那人突然战栗起来。“弟子现在就去!”话,像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叔,你很厉害。”宝二立刻拍马屁,抚摸着饿了几天的肚子,也不知道妈妈怎么了,怎么能来这里,等自己吃饱了,一定要去找妈我那晚忍不住把她做了妈,也不知道叔叔是不是坏人。

  半个小时后,香气扑鼻,一个人影出现在房间里,手里拿着一只烤肥兔。宝二眼睛一亮就冲了过来。“帅叔,这是给我的?”

  一双眼睛又大又圆。我看着烤肥兔,眼珠子都发光了,好大好香!

  “当然,主不是说给你吃的吗?”

  宝二扯下一只兔子的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热乎乎的嘴直翻,却还是狼吞虎咽。过了一会儿,他的腿吃完了,宝二扯掉另一只兔子的腿,又狼吞虎咽起来。看到在场的两个人都傻眼了,这小肚腩怎么能吃这么多?

  宝二吃了两条兔腿,摸了摸圆圆的肚子,对着他们爽朗地笑了笑。白人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有油,是被吃掉的.

  “帅叔叔,让我吃烤兔子。宝二还没吃饱。”这么大了,自己吃不下就藏起来。找妈妈吃饭的时候,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吃过。你一定很饿了。

  “拿去!”男人把烤肉给了宝二,宝二赶紧找了个东西把烤兔子包起来。一想到每次回娘家他总我母亲,他的眼睛就红了,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天一天地落下,小脸无限委屈,仿佛受了委屈。

  , 29.第二十九章惜字如金

  白人皱起眉头,看着她的表情,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我那晚忍不住把她做了,每次回娘家他总我

  鲍二扁了扁嘴,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们,“我想妈妈,妈妈一定和我一样,饿了,也不知道坏人从哪里把我妈妈弄来的,呜呜……”

  “你妈妈受伤了。过两天你就能见到她了。她不会饿的。”呆在紫泉池怎么会饿?更何况修仙者辟谷也很正常。几天不吃饭怎么会饿?

  宝二眼睛一亮,眼泪还挂在上面。“叔叔,你是认真的吗?”

  “主从不说谎!”男人连忙说,真可爱。

  宝二拿出烤兔,擦了擦袖子,擦掉所有的眼泪,抓起烤兔咬了一口。他们两个一时语塞。“既然妈妈没事,这烤兔子不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

  过了两天,白人已经看出了宝二的威力,把她交给了自己的保镖,让他离开错误的地方。

  “叔叔,你能告诉叔叔他叫什么名字吗?他讨厌宝二吗?宝二其实很穷,宝二没有爸爸,宝二病了,娘是爹又是娘……”

  “主人.救命。"

  虽然你很可怜,但你说了这么多。你知道可怜的是我吗?他能知道主的名字吗?大家都叫他师傅,谁敢问师傅的名字?至于主人是不是讨厌你,我说是,你难过,我说不是,你问什么?你没有爸爸,不关我的事,你有病,我同情,但是你妈妈既是爸爸又是妈妈,她穷,我只能同情。你让她去找你亲生父亲,我不是你亲生父亲。

  两天后,窗帘玻璃终于从伤势中恢复过来。虽然感觉不可思议,但好过受伤。更重要的是,她需要知道宝二在哪里,事情怎么样。

  女仆用窗帘琉璃整理完衣服后,带她去了正厅。她没有看到日夜思念她的宝二,却看到了一袭白衣的婀娜身影。幕琉璃一脸疑惑地看着这个男人。“主上,姑娘已经沐浴完成!”

  幕琉璃拧了拧眉,这话听起来怎么像妃子沐浴后献给皇上一般,这男人是谁?是他救了自己?

  “出去吧!”

  侍女退下后,两人站在那,片刻后,幕琉璃忍不住问,“是你救我回来的?”

  背对着她,也不知道这人长得什么模样,有些人,穿的白衣翩翩,转过身,一张丑的不能在丑的脸,会吓死人。

  “恩!”

  惜字如金!幕琉璃在心底暗暗道。

  “我女儿呢?”

  那人转过身,一张堪比妖孽的俊脸出现在她面前,看的幕琉璃整个人都傻眼了,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俊美的男子,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倍。

  “宝儿,可是你的女儿?”

  “原来你不是惜字如金的家伙,不过,没事长得这么漂亮干嘛?真是的。

  “不错,她现在在何处,我能见她吗?”

  “把宝儿带过来!”只是眨眼功夫,一道黑影带着一个小女娃出现在他们面前,宝儿看见娘亲,冲了过去,“娘!”

  ☆、30.第30章 我是古神兽,不是坐骑

  “宝儿!”幕琉璃激动的抱着女儿,看着她好好的站在她面前,激动的眼泪直掉,她的宝儿没事。

  “娘亲,你饿了吗?宝儿又烤兔哦,香气扑鼻。”

  幕琉璃感动的看着女儿,她居然给自己藏了好吃的,就是怕她见到自己的时候,自己肚子会饿,伸手将宝儿搂在怀中,哽塞唤道,“宝儿!”

  宝儿强挤出一抹笑容,“娘亲,赶紧吃吧,几天都没吃了,肯定饿坏了吧?”

  宝儿扯下一只兔腿给娘亲,幕琉璃冲她笑笑,抓着兔腿啃咬起来,宝儿也跟着扯下一只兔腿,冲娘亲灿烂一笑,和娘亲狼吞虎咽起来。

  “你们都没事了,可以离开了。”白衣男子淡淡开口,备受折磨的侍卫感动的差点扑上去抱着他主上的大腿,感激涕零。

  幕琉璃拉着宝儿,“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们母女这就下山!”

  “送她们下去!”

  “是,主上!”那人连忙送她们下山,一路上宝儿和娘亲喋喋不休,可惨了那个侍卫,再次被茶毒了耳朵,只能在心里默默流泪。

  “娘亲,那人到底为什么要救我们啊?”母女俩下山后,抬头看着眼前虚无缥缈的山峰,真是不知道什么人,居然住在这么高的山上,也不怕缺氧。

  “我也不知道,可能人家好心吧!”

  那个人很神秘,救了自己,自己一好就让她离开,似乎害怕她玷污他的地盘一般,让她有些不舒服,但是人家怎么说也是她的救命恩人,能不问就不问呗,反正自己也没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