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药丸推到最深处融化燥热喘,她越喊疼我越吸得使劲

2020-12-21 02:45:25托博塔斯知识网
他好久没去余阿姨家的院子了。因为她常年吃药,屋子里藏着一股药味,跨过门槛,扑到她脸上。她半躺在沙发上,呼吸微弱,脸色苍白。只有一双杏眼清澈,看到他的时候,她染着笑容。“绅士——”她挣扎着起药丸推到最深处融化燥热喘身行礼,被

他好久没去余阿姨家的院子了。因为她常年吃药,屋子里藏着一股药味,跨过门槛,扑到她脸上。

她半躺在沙发上,呼吸微弱,脸色苍白。只有一双杏眼清澈,看到他的时候,她染着笑容。“绅士——”她挣扎着起药丸推到最深处融化燥热喘身行礼,被他按住了。她低声说,“绿柳.”

药丸推到最深处融化燥热喘,她越喊疼我越吸得使劲

她会掉下泪来,她的名字似乎很久都没有提起过。也许是从一朵芙蓉花进鸳鸯帐的那一天开始,她是谁,多大了。

丫鬟拿来官帽椅,他在她床前坐下,沉声说道:“青柳,我走了。”

她的眼泪涌出来,她很难过。她害怕让他不开心。她拉了块手帕擦眼角,点头答道:“我老婆也听说了,又不敢劝少爷了。她只是想让少爷好好照顾自己。老婆在等少爷凯旋回京。”

他看着她,眼神里有挣扎,有悲伤,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没有那么犹豫。只是近二十年来,哪怕是一件摆设,一只猫一只狗都难免放弃,何况是一个人?但最后,只吃完一顿饭,他终于说:“走之前...................

她明白一切都明了了一会儿,没有恨,也没有怨恨。她总是卑微,一个精致的器皿或无聊的东西,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主人。

她说了一些与此无关的话。“君子和少奶奶从小一起长大,真让人羡慕。记得师傅答应过要做个富家子弟,三十五岁之前绝不纳妾。真可惜..............奴婢只担心孩子.......................

生或死,她都做不回来。她越喊疼我越吸得使劲

第三十五章消香

第三十五章消香

徐璟避开她满是泪水的眼睛,盯着床柱上的精美雕刻,闷声闷气地回答:“奶奶会照顾孩子的。”

“那......................

她的衣服很薄,身体也很瘦,仿佛在屏住最后一口气,向他告别。额头在地砖上裂开,冷得像无情的夜晚,藤蔓在胸膛里疯长。现在终于不用吃苦了。不就是解脱吗?

"侍女祝这位先生平安快乐,幸福安康."她的心灵是庄严而虔诚的。此生去了,只愿没有下辈子。

“你.起来。”他伸手帮忙,她第一次拒绝。她无力倒地,隐忍到了极点,双肩颤抖,枯瘦的身体像风中的落叶,飘落,不知去向。“主人,早点回去休息吧,让奴婢跪一会儿,再跪一会儿,这恩情就该还清了。”

药丸推到最深处融化燥热喘,她越喊疼我越吸得使劲

“好——”他也哽咽了,只好无语。

夜凉如水,院中兰花盛开,在夜风中轻轻摇曳。谁还记得那一年,谁还记得青柳,谁还记得那个在书房掸灰的女孩,谁还记得盛夏她鬓边的芙蓉花。也许一切都是注定的。人的一生都会开花,没有人会欣赏孤独。

不出所料,第二天早上,于阿姨就在那张小床上“死了”,院子里的管事通知她,老子娘要带人回来。她来的时候才知道,家里父母已经不在了,只有一个驼背的哥哥,一个胖胖的吓人的嫂子,听说钱是她拿的,什么都不在乎。府里准备了一口薄棺,这位先生不让埋在祖坟里,只好另寻一座荒丘,侥幸逃脱。

然而半夏不信,搬了个小凳子在景慈耳边絮叨。“我不能死于疾病,医生早些时候说过。于阿姨的拖延症不是急症。如果她吃药,她就能坚持一年。再说了,一个丫鬟,主人死了怎么打发?肯定有什么奇怪的。大学里有人说于阿姨半夜心里难受。一根绳子死了,她的舌头伸出来很长。——“伸出两根食指,她比她长一英尺。“她哥嫂不看人,拿了钱跑了。真的.........她愤怒地拒绝了。

荆慈这段时间一直很懒,听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手里九部连环玩了半天,也累了。扔在一边,对半夏说:“你小心点,别再把这些话传下去了,免得一叔堂老母过来拍你的手。于阿姨的坟地里有个管事的。你可以给我塞五两银子,给她姑姑烧点钱,纸,香蜡烛。她死前很痛苦.................

半夏起身,不敢再多说。“是的,奴婢知道。就这么办吧。”

太阳驱散了云层,最后露出了他的脸。一束光线穿过窗台,落在景慈淡粉紫色的裙子上,心里没有金线云纹,刺眼。白素拿着一个青花牡丹龙凤高足果盘走进屋来,果盘上洗着枇杷,一个个都是满满的,黄灿灿的诱人。

白素说:“这是今天从南方送来的水果。节气还早,不多送。每个房间只有一个篮子。二老爷说他不喜欢吃这些。篮子一半送到了益寿堂,另一半送到了我们这里。二爷爱女生。我知道女生这几天胃口不好,吃不下,睡不着。这东西略酸,开胃,姑娘,尝尝。”

她不喜欢,但听说是她爸爸送的,无论如何也想尝尝。问白素:“我父亲最近怎么样?看到现在是夏天,爸爸正在受夏天的折磨,而我很好。我们院子里的冰也分青峰居,不然去宫里也不用浪费。”

紫苏一边剥枇杷,一边回答:“我是用同样的笔打听的,二老爷身体很好,就是担心大房子。女孩也说了该说的话,也没办法。过几天就好了。少爷月底就走了,二老爷在路上忙着和官员们打交道。他花了很多钱,没有离开公众。他用的是二老爷和老太太的私房。”

“嗯,大伯镇守西南边陲,大屋本该由他父亲看管。我就是不敢见我大哥,不只是哭或者劝。”咬一口琵琶肉,酸甜。

白素说:“女孩子也要往好的方面想。他们在镇上拿不到工资。”愁,闷出病来。”

药丸推到最深处融化燥热喘,她越喊疼我越吸得使劲

景辞长叹一声,转而去看桌上自鸣钟,怔怔的不知在想些什么。喃喃若自语,“我就是担心…………”

她的心落不了地,莫名。

艳阳天,满地青葱,但永平侯府的佛堂内依旧静悄悄,一丝光不透,阴森如阎罗殿。

永平侯坐上座,展开一封红漆密封信笺,阅后即焚。烛火陡然间上窜,吞灭了洛阳宣纸上藏着血滴的字字句句。“人已经到宣府。”他只说这一句,其余的交由右手边驾着腿侧坐那一人。

日光透过窗纸还有些微残余,能照的清那张同余九莲一般无二的脸,还有眼角耳侧未能消散的淡红伤疤。

他勾唇笑,瞧着漫不经心实则深思熟虑,“一切全凭侯爷做主,不过机会难得。东厂曹得意因狐妖一事被逼到绝境,宣府总兵又是侯爷故旧。虽说西厂厉害,但离了京就是折了翅膀的鹰,不足为惧,而侯爷手上还有一张王牌,不怕他不上钩。天时地利人和,不战,悔之晚矣。”

永平侯不语,拨弄着手上一串翡翠佛珠,静默半晌才道:“敢问贵教教主是何意?”

余九莲道:“京城自有曹纯让打点,冤枉构陷东厂信手拈来,侯爷只需照会西北,杀人的事自然由小的出马,必定叫他有来无回。”

永平侯道:“陆焉此人素来谨慎,这么多年过来你可见他行差踏错?白莲教有何把握取他性命?”

余九莲轻笑,手握成拳,仿佛已将陆焉咽喉扣在手心。“侯爷忘了?小郡主还在国公府里待着,他既派了人看守,不如就用他自己人报信,心肝儿肉儿有难,陆大人能不着急?必定要连夜南下。可谁知他是南下还是北上呢?皇上若问起,曹大人自有一番说辞,侯爷放心,必定天衣无缝,永绝后患。”

永平侯道:“汝宁郡主不可有失。”

余九莲欣然意会,“侯爷放心,对郡主也就是做做样子,不敢玷污郡主闺誉,更不敢给侯爷添麻烦。”

“本侯今日便修书一封送抵西北,此后事宜还望贵教言之有信,若事成,与教主之诺,本侯必一一兑现。”永平侯起身,决心已定。

余九莲抱拳道:“鄙教上下必竭尽所能,不负侯爷信任。”

四月廿三,小满,物致于此小得盈满。这一日按例应食苦菜、祭蚕、祭车神,又有诗云“白桐落尽破檐牙,或恐年年梓树花。小满田塍寻草药,农闲莫问动三车。”当是春末夏初,万物生发之时。

这一日不寻常,好长时间没有碰过针线的景辞再捡起针来打发时间,没那个本事绣一幅八骏图屏风,给自己绣个手帕倒是无妨。

初夏时节,院子里的玉兰花开了大半,她自描了新鲜花样子,坐在窗下一针一线正正经经绣起来。这活计最能打发时间,一转眼到掌灯时分,灯下绣花要熬坏眼睛,白苏是不让的,便几个人守在一处剥柑橘吃,小橘子头一批成熟,不够甜,一股子拧巴酸劲,尝第一口觉着新鲜,过后牙便受不了了。

白苏同她商量,“过些日子便是姑娘同三少爷生辰,奴婢想着若是在宫里便都听慈宁宫的,若是还在府里头,要如何筹办还得姑娘拿个主意。”

景辞道:“多半还是在府里,大哥刚走,小辈儿的生辰也不必如何隆重,待当日拜过长辈就在缀景轩摆一桌,姊姊妹妹吃顿饭就好。”

白苏见她眉心忧虑,自然还要劝上一句,“好些日子不见姑娘笑过,这是怎么了?愁云深锁的,姑娘有心事不妨同奴婢说说,奴婢虽愚笨,但好歹能听上一听,为姑娘分忧。”

她停顿几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也没有什么,我就是瞎担心,又或许是婚期近了,心中烦闷吧。”

白苏轻叹,将瓜果收拾了退出门去。

夜里睡不安稳,总觉屋子里多了一双眼睛日夜盯着。二更时分落起雨来,滴滴答答捶打窗外合欢树叶,她听着雨声想心事,忽而闻见一阵异香,想问问谁在小床上值夜的忍冬这是点了什么香,只一眨眼功夫便没了知觉。

第二日清晨,半夏照例端着水盆推门进来,见着地上一滩鲜红的血吓得丢了水盆子尖叫着往外跑,跑到院子里那茂生的合欢树下又再尖叫着折回来,大喊着“姑娘姑娘”穿过血污跑进内间,睁大了眼睛瞧,里面除了忍冬冰凉的尸体,再无他物。

轰隆一身,半夏头顶的天就这么塌了。

  ☆、第36章 玉殒

第三十六章玉殒

老夫人决意不报官不外泄,闷在府中解决此事。景彦不敢同老夫人顶嘴,便只能在清风居同二老爷争执,吵来吵去一上午,末了景彦大喊道:“难不成清誉比小满的命还重要?”

“没错!”二老爷拍案而起,“女儿家若没了清誉,如何在世上立足?你若有个失贞的姊妹如何在外人面前抬起头来?不要说天下,就是这国公府都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你若真想救她,便管好你那张嘴!若再敢多说,我第一个打死你。”

“笔润——”二老爷将随侍叫进来,吩咐道,“你领着墨香书沁两个将这逆子看管起来,没我允许决不许他出院门半步。”

景彦高声喊:“若关了我能把小满找回来,随你关多久,关我一辈子都成。”

二老爷懒得多理,摆摆手将他打发走。自坐在厅中愁白了头,私底下拜托锦衣卫,只敢说丢了个姨娘,求着人暗中打探。

国公府千头万绪,无处下手,这厢郡主失踪丫鬟被杀的消息已经传到宣府,陆焉决定启程,连夜回京。

傍晚余九莲将国公府外剩余的西厂番子一一清理干净,确保绝不会有第二批人赶往宣府。愁云盖顶的国公府在入夜之后解开眉头,一家子人都在庆幸虚惊一场,汝宁郡主这一棵国公府根植在宫里的大树仍未倒,寻寻觅觅从祠堂佛龛下带着满身灰尘自己爬了出来。

一屋子人只顾抱着她哭,内院丫鬟婆子莫不敢睡,整夜整夜守着,只没人再去深究背后之意。

景辞被这没头没脑的藏过一回,又死了一个贴身丫鬟,惊疑自不必说,但琢磨不透贼人意图,更叫人彻夜难安。但谜底在三日后揭开,仍是迷雾重重。

宣府总兵庞仲粮六百里加急上报,西厂提督陆焉叛逃残元,有人亲眼目睹提督一行人连夜出城,直奔北元。

京师一片哗然。

回溯两日,丑时三刻京郊栈道。月是上弦月光照大地,夜是杀人夜风高人稀。马蹄声嘚嘚,一声叠着一声往前挤。埋伏在两山树丛下的匪贼有九环大刀流星剑。月亮渐渐满,一道寒光闪过,就在这一刻,刀出鞘,割裂了南风,第一匹狮子骢迎头来,四蹄被齐膝斩断,吁一声嘶鸣点起了战火。马上人滚落在地,剑出鞘,手腕回旋,一个剑花向上挡住当门劈来的雁翅刀。月光下,雁翅刀的主人看清了他的脸,精致婉约的眉和眼,挺拔高俊的鼻,还有——还有一口热血自他口中喷出,溅上了他的月白锦袍,点点似梅落塘前。他靴子里藏一把短刀,悄然无声中划破了他夜行衣下的薄脆的肚皮,血肉翻涌,眼是血,喉头是血,漫出来漫出来,淹没了乾坤天地。

“哐啷——”清脆,是雁翅刀砸在突兀的山石之上,弹开来又落地,再没有声响。

他的剑已经转向,临空翻转,割破一截黝黑的咽喉,血液飞溅,将温和的南风烫得燥热。他持剑的手在抖,虎口撕裂。这一夜还要杀多少人,还能杀多少人,仍是谜。

随行的三十人已所剩无几,白莲教信徒却一个一个不惧刀剑地往上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