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小贱人你就这么缺男人,三个男主都想囚禁我

2020-12-20 08:04:49托博塔斯知识网
“会不会太得罪她了?”卫恒有点犹豫。魏璇说:“她的脾气是硬的,不是软的。如果这次你能说服她,以后只有你的好。如果你承认输了,会让她看不起的。”魏璇和周月娥的同学比魏衡活得久,她对周月娥的了解自然比魏衡更深。魏恒跺着脚说

“会不会太得罪她了?”卫恒有点犹豫。

魏璇说:“她的脾气是硬的,不是软的。如果这次你能说服她,以后只有你的好。如果你承认输了,会让她看不起的。”魏璇和周月娥的同学比魏衡活得久,她对周月娥的了解自然比魏衡更深。

魏恒跺着脚说:“我也不确定能不能打得过她。”

魏璇又笑了。“要不要我给你建议?”

小贱人你就这么缺男人,三个男主都想囚禁我

魏恒想了一下。“那没必要。如果明天想不通,我就再来找二姐。”

如果是正道,魏衡可能会输给周月娥和魏璇几条街,但说到这些小玩意,他们追不上魏衡的鬼。

魏衡熬到半夜,终于画完了灯笼面,用的是工笔画的方法。木鱼和念珠也是和魏衡一起沉浸在书里多年的女生,远高于一般人的欣赏水平。不过这两个女孩从左到右都没看出魏衡的灯画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

当然,魏衡的画很精致,不瘦筋骨。如果久而久之他刻苦练习,也许真的能画出名堂。但毕竟现在的画还是有点绿,无法达到满意的效果。所以这样的元宵节如果挂出去,肯定会让人觉得不值一千元。

“姑娘,你的画是不是太简单了?”珠儿委婉地道。

“对,就是一排鸟。”木鱼儿附和道:“我想周老师一定会画出一幅色彩斑斓的画来。”

卫恒心想,如果画画的话,我哪里是周月娥的对手,只能有些棘手了,但这种巧合,却不是任何人都能看出来的。

“你自然看不到这幅画的美。第十五天挂出来。如果有懂货的人,你自然就知道了。”卫恒神神秘秘地,对两个贴身女孩也进行了伏击。

“姑娘的灯谜做好了吗?我们来猜猜?”木鱼补充。

魏恒打了个哈欠。“好吧,就在这幅画上弹半首七言唐诗。”

“半句话?怎么能只玩半句?我没听过玩半句。”木月拒绝了。“姑娘逗奴婢开心吗?”

小贱人你就这么缺男人,三个男主都想囚禁我

魏恒揉了揉眼睛。“我现在怎么逗你开心呢?”卫恒几乎要躺下了。

农历正月十五,也就是元宵节,上京的每一条街都人满为患,车轮撞击,人们摩肩接踵,做着帘子,汗流浃背。冬天,天气太热,不出汗。

但是,春雪俱乐部的姑娘们魏衡再也不能坐原来的船在水里游泳了,于是早早地从青龙桥上岸,在登米街的茶馆里坐了下来。

从茶馆二楼的包房往下看,正好可以看到街对面的春雪社会的摊位。摊子中间是魏璇写的红纸黑字“春雪社会”。

气势磅礴,不如一个人,光这三个字就叫很多人驻足赞叹。

摊位是用竹架搭建的,十二盏六面灯笼围成一个圈挂着。

或者是美女赏月图,或者是百鸟迎春图,或者是阳光青山图,画面绚丽,色彩斑斓,打着春雪学会的旗号,简直引人注目。不一会儿,摊子前面就有三层,外面三层围了不少人。大部分都是年轻学生,当然女生也不少。

魏恒和魏璇晚一点到达。他们一坐下,就看到对面街上有人指着她的灯笼说:“这幅画只能叫普通。”灯笼的底部用小字写着“魏三”,表示是魏衡做的,而魏璇的灯笼上写着她的号码“秦雪”,是衡山老师给她的。沁人心脾者香,雪者洁。

魏恒此刻感慨不已。她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号码,好歹不用写“威三”两个字。与秦雪相比,它是一个村庄。

“是的,我看不到那个值很多钱的地方。我不认为刘子成也有他错的时候吗?”有人接了话。

卫恒侧头一看,只见刘湛和一群东山书院的书生刚刚走到春雪会馆的摊位前。我刚才说的应该是他东山书院的同道,跟他开玩笑。

战璐脾气很好。他从人群自动把他隔开的路上走到春雪社的摊位,轻轻转动着魏恒的灯笼说:“你没有看到这个灯笼的美丽。”

灯笼迅速转动,街对面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爸爸,看,那只鸟还活着,还活着。”

小贱人你就这么缺男人,三个男主都想囚禁我

魏恒,灯笼上的鸟还活着。灯笼快速转动,画在灯笼六个面上的鸟瞬间连在一起,仿佛在高高地飞翔。转弯时还能看到翅膀振动的幅度,仿佛能听到“扑哧扑哧”的羽毛振动。

“三姐,你的脑子真聪明。”魏璇忍不住大叫。鸟儿排成一行,飞向天空。

木鱼和念珠看着,惊叹不已。

卫恒的灯笼,虽然画得一般,但有了这个想法,它会很出彩,围观的人会对它感兴趣,喊着小贩会很快放下灯谜让大家猜。合适的人可以拿走魏衡的灯笼。

摊主把灯笼上的红纸取下来,大家伸长脖子向前看。

魏衡灯谜是一种图画谜题,用图画来玩半首七言唐诗。

马上就有人表达了和木鱼一样的观点。“我们不觉得好笑吗?”

摊主笑着摸了摸山羊胡子说:“这姑娘还有个要求。解谜者需要用唐诗作为谜题,半首唐诗的另一半可以给对方灯光。”

这个要求太陌生,太犀利,太苛刻,但是别人可能转身就走,而这些自以为有天赋的同学却兴奋得忘乎所以,一步一步,用尽全力画圈圈,决心要猜中这条灯谜街上最犀利的谜语。

但是刘湛没呆太久就走了。

“连刘子成都没猜中谜语”真的让魏衡好看,谜语街堵得人无立足之地。

春雪俱乐部的十几小贱人你就这么缺男人个女孩也不由自主地开始猜测。

魏衡觉得房间闷,香味太浓。自从她开始学调香,就不喜欢用香味,鼻子也干净了,更好的品尝香味。

魏璇见魏衡起来,连忙拉住,道:“不要走远。”元宵节,龙蛇鼠虫会出洞,鱼龙混杂,鱼龙混杂。魏璇害怕魏恒出事。

魏衡今天在松花绿穿的是赵军的黑银如意云羽缎口袋,棕褐色狐皮。她把头罩戴在头上,往前拉,脸的大部分都藏在阴影里。

魏璇见此才放心了一些,也跟着卫恒下了楼,小心翼翼地嘱咐姑娘、泼妇和家丁好好跟着。

因为灯谜街人太多,魏恒下楼,右转到长阳街。街上也是车水马龙,衣服香。

魏恒嗅了嗅,闻到了烤串的味道。她在家的时候不爱吃肉,但是走到街上闻到烤串特有的香味,就勾搭上了懒一点的,让姑娘去买烤串。她低着头吃,只觉得又香又油。

木鱼见卫恒嘴里还有油,便拿起手帕,踮着脚给卫恒擦嘴。卫恒不自觉地把兜帽往后拉了一点,以便穆羽擦嘴。

然而,在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时刻,一直关注着街上大姑娘们的人却被拒之门外,失去了眼睛。

魏衡虽然穿着富贵,但第一眼看去是个高门大户姑娘,有那么多家仆和嘉定跟着她,但她的富贵动人,美貌惊人。魏恒这样的长相真的让那些人垂涎三尺,所以她不惜冒险。

这些人利用长阳街的人群做掩护,三人一组三个男主都想囚禁我,五人一组。不知不觉就会和几个跟着魏恒的女人分开。渐渐的,魏衡周围只剩下了雪竹和木鱼。

至于念珠,魏恒透过人群也能看出来,所以也没觉得有太多不妥。另外,街上零食和小玩意太多,她又看起来很开心,警惕性也放松了很多,因为这么长的路没有出事。

直到卫恒无意中撇弃,看到一个大袋子从天而降,卫恒惊叫一声,跳到一边,将袋子盖在了雪竹的头上。

卫恒意识到了这个时候的危险,她开始奔跑。这时,她根本无法考虑雪竹。那些人的目标显然是她,雪竹又有武功,一定能很快脱离困境。如果卫恒傻呆在那里,我会很痛苦。

魏恒从来没想过这些人敢当众公然掠夺女性。好在她运动勤快,身体灵活,好几次差点被后面的人抓住。

卫恒有些绝望,她也不知道她跑哪里去了,也不知道她跑了多少条街,头发已经全部散落,耳坠丢了,鹤被扔掉了,一只鞋跑了,这很狼狈。

卫恒起初走到她的腰间,当她出去的时候用一个折叠弓摸了摸。只是一枝箭,远射有用,近了就用不上力气了,只好作罢,咬着牙跑,以为学箭没用,下次还要学剑。

有好几次,我身后的人几乎要揪她的头发,卫恒勉强躲开了。

魏恒跑进一条小巷,正在奔跑。突然,他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只手,把她拖走了。魏衡自言自语道:“我的命就此休矣。”。她刚才已经准备好了。如果她被抓住了,她会去咬舌头。

作者有话要说:魏恒:如果知道明天,我就不吃烧烤了。我想吃山楂,又酸又甜。

渣:早知道未来,就不会出来逛元宵节了。

明大师:嘿,不要剧透。

Xi爷爷:我已经给你女儿取名为金华,给你儿子取名为王采。

渣:那就别生了。

——真爱小剧场。

小狗Xi:为什么皇帝不选择它?臣妾想看看皇上怀了孕睡不着的时候在想谁。

皇甫嫣:你怀孕的时候我从来不敢想。

小狗Xi:哦,臣妾没怀孕的时候,皇上会考虑的。你又想到太后和太妃了吗?

皇甫衍:没门。

小狗Xi:那你可以选择。你简直有罪。

皇甫岩:(福尔)好,好,我就选,然后涟漪。

小狗Xi:你是怎么选择这么稀有的一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