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嗜糖如命,缓缓挺进她的紧致啊

2020-11-16 21:40:40托博塔斯知识网
寄信的男孩被叫到这里,男孩迈着小短腿进来,怯生生地看到一个仪式:“何哥。”房间里没有灯。何剑双坐在暗处,平静地问:“今天谁让你寄信的?”孩子回忆说:“一个高大的哥哥,牵着一匹马,他的马上有很多行李。”何剑爽的声音很平静:“还有呢?”“燕玲姐姐出门的时候,还叫我把她骑的驴拿出来,好像带走了一样。”沉默了一会儿,何剑爽挥挥手说:“我知道了,回去休息吧。”孩子又讲了个仪式,转身就走了。何

  寄信的男孩被叫到这里,男孩迈着小短腿进来,怯生生地看到一个仪式:“何哥。”

  房间里没有灯。何剑双坐在暗处,平静地问:“今天谁让你寄信的?”

  孩子回忆说:“一个高大的哥哥,牵着一匹马,他的马上有很多行李。”

  何剑爽的声音很平静:“还有呢?”

嗜糖如命,缓缓挺进她的紧致啊

  “燕玲姐姐出门的时候,还叫我把她骑的驴拿出来,好像带走了一样。”

  沉默了一会儿,何剑爽挥挥手说:“我知道了,回去休息吧。”

  孩子又讲了个仪式,转身就走了。

  何剑霜起身,慢慢踱进院子,面无表情地看着石桌上的茶壶。突然,他的瞳孔急剧收缩,发出尖锐的愤怒,瓷茶壶从远处摔成无数碎片,咣当一声落在地上。

  *

  另一边,时间不早了。严玲闪电般慢慢走回肖天学校。月明山中段的山城,晚上也很热闹。路过人多的地方,严玲不小心撞上了一个持剑少女,两人同时说了——

  “对不起。”

  “对不起。”

  燕玲不小心扬了扬眉,打她的不是尹玲。她不是应该还在燕山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尹玲也不敢相信。突然她冲了上来,抓住严玲的手,把她拉到一边,威胁地说:“你看见梅阎志了吗?”

  燕玲:“……”

嗜糖如命,缓缓挺进她的紧致啊

  一问才知道,尹玲正在这里追梅艳。对此,尹玲站起来说:“我想通了,不打算矜持。当我远道而来时,我并不打算空手而归。如果有一天我不把梅阎志抓回来嫁给我,我是不会放弃的。”

  燕玲眨了眨眼睛——。这时,她似乎明白了梅铁青的表情和脸上的抓痕是怎么来的。我也知道他为什么要走很远的路。恐怕这是他难过的最后一个月,所以他就带着行李跑了。

  她不否认梅很穷。你看,一代少侠被一个姑娘追得团团转,狼狈极了。以他古板的性格,肯定烦死了。但是,看着整件事,她真的很想笑!

  尹玲一直没有死,多次向燕玲打听梅的下落。严玲忍着笑,但最终她没有“合作”,并对梅的行踪保密。尹玲见自己不能要求任何自己想要的信息,放弃了进一步的追问。她打算比梅更快地回到燕山等他。

  在另一个国家遇到一个老朋友是命中注定的,所以燕玲带着闪电把尹玲送到了她住的客栈。

  在路上,你可以看到许多小贩在卖河灯。尹玲用胳膊肘捅了一下严玲:“那是什么?”

  严玲说:“明天就是月明山这里的元宵节了。据说只要把愿望写在河灯上,放到河里,只要不沉就能实现愿望。”

  尹玲一听就来了兴趣,就带着严玲买了两个河灯。

  严玲扬了扬眉。是几年前她选择了简约风格。这一次,她选择了花式。向小贩借纸笔时,尹玲很认真地在他的河灯上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

  严玲笑着下巴看着她。——在烛光下突然觉得尹玲很美。其实不只是尹玲,河边也能看到很多这样的儿女。一心一意希望的人有一种特别的美。

嗜糖如命,缓缓挺进她的紧致啊

  尹玲写完了,换成了燕玲。她提起毛笔,犹豫了一下,打开河灯外层,写下了自己和何剑双的名字。犹豫着不写了。当灯泡在我脑海里亮起时,燕玲笑着用毛笔画了一个心形,把他们的名字圈成了心形。

  心的意思是——喜欢,但要把你记在心里。

  严玲和尹玲把毛笔还给小贩,蹲在河边,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河灯放进河里,看着它们漂走。一盏明亮的河灯在清澈的河上飘动,旋转着离开,映衬着头顶的星光,让人难以呼吸。

  过了这么一轮,时间不早了。严玲终于告别了尹玲,领着闪电向肖天学校的方向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你不用太担心莫里。她重生已经太晚了。霜霜的白菜已经被燕玲弯了(笑)。

  P.S .感谢机动部队送来的手榴弹,花落时还埋下了君、柯新宁、弗雷和187安吉拉的地雷。多好的一个( 3 )

  P.P.S .

  这是爱丽丝画的霜霜。太可爱了。对称泪痣也恢复满分!~ \ ( )/~贴出来大家欣赏。

  ——

  最后一章,作者有话要说。他不是说我的文章全被韩粉抄了,然后男女双方的名字都换成了韩文名字,成了韩星爱情故事里的奇葩吗?昨晚被读者一山告知后,另一个帖子做到了。我再一次把这件事放到微博上,所以要维权。说真的改文,真恶心。从煎锅里出来放进火里。你可以去看看这件事有多恶心。这次酒吧老板带头侵权。如果我们能转发这条微博就更好了。

  作者的微博是@云上浅浅饮

  *

  分割线,关于前一章提到的第一个帖子的抄袭,告诉大家进度。

  我在微博上发布截图证据后,是时候我们公开道歉,删除包括我的文章在内的非法帖子了。其实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有一件事是醉了,——。道歉后我接受了,但是要求改我文章的人自己道歉,然后这件事就算了。这不是很正常的要求吗?但是,pro说了一段时间想不上网参加中考复习,中考后才道歉。朋友跟我说我不能同意,因为那样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我心软,同意了——,觉得她虽然做错了,但是耽误她重要的考试也不好。但是,回头一看,她这几天还在改散文,和追她的人互动。我在入学考试前一个月抄袭别人的文章,这叫闭门复习?

  于是,我改变了主意,要求立即解决这件事。但是,这个非法改我文字的朋友是个乞丐。

  这个贴吧昵称是苏炯三号,也许你有机会在盗版文字网上看到我的文字(你这么慢抄袭改文字,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不应该买正版看( _ ))。当然,希望你以后能迂回的跟着我的文章走。Boots ——你中考不是你的挡箭牌。搬卷子也不能不考中考。该道歉的时候你应该说你会中考而不是上网吧?

  每个人都会犯错,只要面对错误,反省自己,端正态度,真诚道歉,不再犯错,那以后就没有人会因为这件事看不起你了。逃避能解决问题吗?不会,只会让人吐槽你。

  我把我和酒吧老板交流的截图放在微博上,你可以去看看。有一些亲爱的回复,我就不在这里贴了。说实话,我有点无奈,但是别人执意低着头装睡,你也不能飞到她身边把她叫醒。希望社会上有人能更深刻的教她做人,刻在以后,附上微笑:)

  我会将此事上报法务部登记。

  然后,尽力解决第二起抄袭我文章的事件。欢迎观看,求转发。谢谢你。

  ,第63章

  燕玲拉着闪电回到马厩,伸了个懒腰,朝它挥了挥手。“晚安,伙计。”

  闪电般抬起死鱼的眼睛,瞥了燕玲一眼,发出一声保全颜面的“砰”。燕玲就笑眯眯地走了。

  我没想到有一天晚上会遇到两个山浩学校的朋友。老乡见老乡流泪是真的!/(o)/

  自从我来到肖天学校,我就彻底理解了“森林生长时,每只鸟都有自己的”这句话。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雁翎遇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精彩。在这种时候,她会特别想念山浩学校。在那里度过的岁月里,没有一天是不开心的。虽然山浩学派人数不多,但是大家的感情都很好。和谐、快乐、简单的氛围,让严玲的心温暖至今。

  出来一个多月了,她有点想念山浩派了。余逸庆,奇怪的白勤,迷人而脆弱的张凡,等等。这种怀旧的感觉,在今晚见到两位老朋友后,得到了一丝安慰。

  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她回到住处,看到一片狼藉,像是被强盗打理的院子。

  燕玲一步冲了进来,鞋子嘎吱作响。见鬼,地上有很多碎瓷片。她蹲下身子,扭动了一下。这不是她下午用来泡茶喝的茶壶吗?

  严玲跪着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避开瓷片,走到何剑双的门前。门大开着,在房间中央,一个男人背对着她静静地站着,不知道站了多久。

  燕玲一脚踩了进去,觉得有些不安。她说:“你喜欢看霜冻吗?”

  “你去见梅阎志了。”他的声音很低很重,没有问她,只是陈述这件事。

  严玲看着冷冷,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在她看来支支吾吾——,这不是一件可以隐瞒的事情。

  然而,何剑霜的反应如此平静,严玲反而有点不安。看过几次他是怎么教别人的,严玲知道这小子越是生气,越是冷静变态的类型,越是濒临暴怒,越是灿烂的笑容,现在也有些紧张,毛毛心里。

  阿门这小子双卡双待开关好像又切换了。在这种模式下,他阴郁、嫉妒、偏激、多疑,但他也在拼着爆发,真的不是好对付的角色。[蜡烛]

  那一天,何剑霜说的威胁,在他耳中依然清晰。严玲知道他这方面的心脏病很严重,而且很大程度上这个心脏病是她造成的,她有义务解决,但是她苦于没有理由再提。现在可能是她和他说话的机会。

  这是他们之间的问题,是你看到霜冻的雷区。一碰就爆炸。想要长久和平相处,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于是燕玲点点头,很坦然地说:“是的。”突然我又反应过来:“你打开我的信了吗?”

  “怎么,难道你不想让我知道他来看你了?”看到霜降,回头,我看着她。

  严玲没有骗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还是生气。

  严玲捏了捏拳头,平静地说:“我没什么好怕的。如果我怕你知道,我刚才就撒谎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为什么来找你,你为什么还要见他?”何剑双胸口起伏了很久,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你也把驴带走了,你想和他一起走,对吧?”

  燕玲摇摇头,耐心解释,“我把驴拉下来是因为它是他家的。这次来的路上,大师兄回家探亲的时候载了我一程,我才这么快又安全的到了这里。他家所有的马碰巧都病了,所以他借给了我这头驴。我只想借此机会还给他。”

  然而,这种解释似乎火上浇油。听了她一口一个大哥哥的话,何剑爽的眼中迅速闪过一丝狰狞,冷声重复道:“你跟他一起来?你陪他回家探亲?”

  “我离开燕山来找你,他只是带我走在路上,并没有刻意带我回家。”燕玲扬起眉毛,坚定地低声说:“今晚,对我来说,只是去看一个朋友。”

  “朋友?如果我想让你再也见不到他怎么办?”

  严玲想了——。虽然她觉得何剑爽会生气,但还是决定借此机会敞开心扉,温柔地说:“我不会刻意回避任何朋友。说不通。另外,他帮了我很多。但是,在我心里,你和他是不同的立场。你不需要依靠我切断和他的联系来验证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