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总裁好涨好大裂开了,跟外国人做的感受

2020-11-16 12:35:25托博塔斯知识网
这么想,真是心有余悸。情节总是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悄悄展开,然后一定要多注意。第十八章第二天。休息了一天,严玲活蹦乱跳地下了床。虽然她的脸不好看,但她不妨出去吸点新鲜空气,而不是躲在房间里。更何况她现在

  这么想,真是心有余悸。情节总是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悄悄展开,然后一定要多注意。

  第十八章

  第二天。

  休息了一天,严玲活蹦乱跳地下了床。虽然她的脸不好看,但她不妨出去吸点新鲜空气,而不是躲在房间里。更何况她现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使命——跟着何剑爽,毁掉他的桃花。[蜡烛][蜡烛]

总裁好涨好大裂开了,跟外国人做的感受

  晨练结束后,两人一起吃完了午饭,然后按照传令兵的吩咐,带着锄头来到半山腰的燕山,准备完成今天的工作,在山浩学校包围的土地上种地。

  是的,你说得对,这是-农业。(=_=)b

  山浩学派数量不多,但也是一个教派,上上下下养了几百个活人。口粮是个很大的负担,每年还要负责购买武器和添置衣物,加起来就是一大笔钱。

  与九州各地都有银行、镖局、客栈等行业的肖天学派相比,山浩学派就寒酸多了。这意味着山浩学校的学生没有那么多闲钱可以挥霍。俗话说,自己吃饱穿暖。在山浩学校,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如果房子坏了,自己去修;衣服破了,自己补;至于食物,自己种就行了。燕山是风水宝地,人杰地灵,庄稼佳作。它不仅可以养活自己,还可以出售剩余部分赚钱。

  而且这是严玲和何剑双第一次接到种地的任务。[扭屁股]

  换句话说,燕玲第一次得知他们的任务时就想笑――没想到原著里那个以后会很酷很嚣张的大反派,年轻时还是农民伯伯的时候竟然还扛过锄头。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烈日炎炎。爬到半山腰,皇冠的影子落到地上,凝聚成一团浓浓的黑影。蝉鸣响彻林荫,热风穿过森林,气温微降。

  严玲和何剑双从山浩学校走下石阶,来到半山腰的平地上。乍一看,这是一片发达的土地,绿色的庄稼在风中轻轻摇曳,芬芳的植物香气迎面而来。这样看着,心情悠闲而平静,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也是如此。

  但是,因为今天天气太热,农作物似乎呈现出轻微的下垂趋势。

  他们放下工具,给庄稼加水。然后,我们就开始拔草。是脏裤子,他看到奶油卷起裤子,露出一条修长的腿,准备走进地里,弯腰拔草。燕玲也画葫芦,脱鞋。想象一下这片土地会被烤得很烫。谁知道,一踩上去,就觉得土凉了,土暖了。

  拔草后,何剑霜明显比雁翎快很多。最后两人发现分工合作更有效率——何剑爽独立拔草,严玲抱着洗衣篮清理自己拔下的杂草,后来带回山浩学校做燃料。

总裁好涨好大裂开了,跟外国人做的感受

  何剑霜弯下腰,毫不分心地拔草,修长的手指飞快地舞动着。

  烈日下,不知道炎陵是不是因为身为神兽,对热的忍耐力要高很多。比如在这么高温的阳光下,即使是平时体质很好的贺建霜也难免出汗。但是炎热对她影响不大――她甚至没怎么出汗。

  就像.她对热免疫,燃烧对她没有太大影响。不知道温度升到火焰温度会怎么样?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一滴额头更大的汗水把一根睫毛带进了她的眼睛。天很热,但严玲的手不可能是空的。非常不舒服。她用肩膀擦了擦眼睛,但让睫毛更深地进入眼球。她只好求助:“他看到奶油,我眼睛疼。”

  云云看到霜降惊讶了起来。燕玲皱起眉头,把脸贴在何剑霜的胸前。她使劲擦了两下,把汗擦掉了。

  我感到一个小脑袋在我胸口摩擦。他见霜僵了,粗声粗气地说:“你干什么?”

  “擦擦汗。”严玲笑眯眯道。擦汗后真的觉得神清气爽,舒服多了。她转身自己走了:“好,继续。”

  走了两步之后,严玲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回头和何剑双并排对比了一下。他大吃一惊,说:“你长高了吗?”

  “应该是,我没量过。”

总裁好涨好大裂开了,跟外国人做的感受

  严玲又伸手对比了一下――这不是幻觉。

  人们往往对周围的变化视而不见。两人朝夕相处,她并没有意识到何剑爽的身高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另外,他比较瘦,经过时间和武功的洗礼,有了一种更接近成年男性的淡淡线条,但又不失年轻人稚嫩线条的美感。

  其实来到这个世界后,她没有一个精确的身高测量工具,只能用常识来粗略判断人的身高。这个身体的高度大概是1.63-1.65米,中学等。而就在半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何剑霜根本比她高不了多少,最多只有半个头左右。当时她很注意,下巴很容易就能放在何剑霜的肩膀上。所以,半年前的生日霜,身高肯定不超过一米。

  但是,刚擦完汗,她发现自己的下巴已经不能放在何剑霜的肩膀上了。也就是说,这半年来,他涨了差不多六七厘米。

  而且,现在他只是一个刚过十五岁的少年。严玲曾经深刻的体会到,男生的身高和长势能量是多么可怕。上中学的时候,她遇到了“班里男生放假回来长了十几厘米”的问题。一般来说,一个男孩发育得越晚,他的身高就越晚停止增长。所以,何剑霜之后的高度.会让人印象深刻。

  但这半年的突然增加也与生活息息相关——山浩学派的生活比过去他看到面霜时要顺利得多,也舒服得多。至少不用担心吃穿,还可以学习武术,锻炼筋骨。这种环境也更有利于他的成长。

  燕玲笑着说:“我突然觉得你以后会长得很高。”

  何剑双一听,眉毛一扬,眼神里悄悄流露出些许满足,脸上却是淡然:“当然。”

  看到他嘴角微微翘起,严玲忍不住笑了起来,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何剑双的头顶——他的头发真的很软,像猫毛一样。可想而知,用不了多久,她的手应该够不到他的头顶。

  手腕突然被抓住,何剑霜沉下脸来。她不满地把手往下拉,小声说:“别碰我的头。”

  严玲不明所以地缩回了手,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看到弗罗斯特的时候突然变得不开心。那是――恶棍的脸,六月的一天?

  耽搁了这么久,他们又加快了除草速度,在中午训练前把杂草清理干净。何剑霜抱着清除干净的杂草回到山浩学校,什么也没说,但几乎把大部分杂草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即使回程是上山,雁翎也能像下山时一样轻松地行走。

  回去的路上,路过某处,突然听到磅礴的水流声。燕玲转过头,看了看声音传来的地方——原来是瀑布上游的河岸。河水非常清澈,被许多植被覆盖,很安静,很少有人。河边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孩。燕玲定睛一看,手里的草差点扔了。

  -那不是默里吗?(| | |)

  原著没有描述森喜朗在山浩学校生病的故事,所以她万万没想到,除了送粥,何剑双和森喜朗还有这么多见面的机会。而且,昨晚被人看见的莫里还躺在床上。她今天为什么活蹦乱跳地来到山里?这真的不是bug吗?

  云云见霜降会顺着她的目光,严玲暗道,连忙捂着眼睛,低声叫了一声。何剑爽的目光立刻被她吸引住:“怎么回事?”

  严玲使劲揉了揉眼睛,找了个借口:“沙子进眼了,打不开。”

  何剑爽哼了一声:“把手拿开,我去找你。”

  严玲急忙说:“我们去前面吧。这里光线不太好。”何剑霜没有怀疑他,最后离开了他能看到莫里的地方。

  严玲松了一口气――她又通过了一次考试。

  但这一次,她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的剧情不仅仅是一直跑啊跑啊,也不是百分百按照原著发展的。

  这无疑动摇了她牢牢控制剧情发展的信心。今天已经证明,为了回到原来的路线,世界很可能会生出一些原著没得推的情节,从而达到原著的效果。比如今天,为了让何剑爽和森喜朗见面,就诞生了“让受惊弱小的森喜朗出现在河堤上”的神秘剧情,让剧情回归主线。

  不过相对来说,她也吃了一颗定心丸——因为她做出了改变剧情的举动,仿佛没有因此受到惩罚或谴责。这从侧面说明,命运不是一成不变的。但这个世界也会生出一些不可抗拒的阻力来阻碍她的行动,让剧情回归正统。

  这几天在莫里离开之前要小心。

  -小鸡蛋-

  《反派日记》

  今天和燕玲一起去农场。天气非常热。

  燕玲摸了摸我的头,但是,在我的印象中,这个动作是为孩子做的。

  我不想――让她觉得我是个孩子。

  第十九章

  三天的恐惧终于过去了,森喜朗终于带着一群来自Xi敏宫的人离开了山浩学校。告别的时候,燕玲泪流满面(……),比谁都开心――毕竟她终于送走了一个隐藏的。

  在这三天里,经过她的不懈努力,何剑霜没能看到莫瑞的一根头发,反之亦然。当然,她不知道莫里是否与梅阎志有过任何联系。

  严玲很高兴工作,尽管她心很轻,而且还在值班。没过多久,两人又被分配了另一项任务——给馅饼里的徒弟洗衣服!

  当然,他们洗的不是大家的衣服,只是有小火炉开的师兄弟子的衣服——废话,不然岂不累死?别人的衣服要自己洗。

  洗衣服的地方在后山的河边。要洗衣服的徒弟已经三三两两的去了。燕玲举起一大盆她收集的衣服――该死,这些衣服堆得很快,遮住了她的视线,飘来一股浓浓的汗味和酸味,弄得她打了个喷嚏,满脸皱纹。

  那边有人小声说:“哦,哦,哦!刚才右边那个是不是传说中偷看大师兄洗澡的女狂徒?”

  “哇!”一瞬间,视线转向严玲不清,带着轻蔑和敬佩(?),还有敬畏(?)……

  燕玲:“……”她一次又一次地忍受着。她没有忍住,盯着那些人。到底完成没?

  “雁翎,我们走。”云云见奶油捧着一盆衣服,站在远处,面无表情地朝严玲扬了扬下巴,示意她跟着。

  严玲一愣,立刻把别人的评论抛在脑后,连忙跌跌撞撞地追了上去。

  一路上很多弟子都在叽叽喳喳,说着最近几个月各兄弟不同的训练方法。只有以对方为中心的严玲和何剑双不在一米之内。

  不用说,严玲一直以“傻逼”“大胆女狂徒”的称号追随她很久。据说她得罪了大师兄,自然没人靠近。至于何剑爽,刚开始人缘还不错,今天脸色很难看,满脸写着“别烦我”,自然没人靠近。

  作为最熟悉的人,严玲自然看出了何剑双的与众不同,他疑惑道:“何剑双,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昨晚回去后有点头疼,有点想吐。现在好多了。”

  严玲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说:“何剑霜昨天在太阳下不会太久,是不是有点轻度中暑?”

  他们来到河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