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强行将她两腿分得更开,公车上的秦可

2020-11-14 19:10:25托博塔斯知识网
在这一面,人们是不安的,但在另一面,他们是尊重和冷静的。在公司午休的时候,按照自己的约定来到了楼下的XX咖啡厅,而周末假期没有上班的谢已经等了很久了。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所以很不安。他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感到非常痛苦。他不断想象小寒会对

  在这一面,人们是不安的,但在另一面,他们是尊重和冷静的。

  在公司午休的时候,按照自己的约定来到了楼下的XX咖啡厅,而周末假期没有上班的谢已经等了很久了。

  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所以很不安。他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感到非常痛苦。他不断想象小寒会对他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他.他该怎么办?

  但是他一直想伤到头,他还是很紧张,没有信心。

强行将她两腿分得更开,公车上的秦可

  那个等了很久的身影终于推开门走了进来。谢两眼放光,精神抖擞。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挥手喊道:“小寒,来!”

  搜索的目光一定是,林筱涵决心向他走去。

  两人落座。

  林筱涵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有吗.你吃过了吗?”谢笑着结结巴巴道。“要不要点些吃的?”

  林筱涵平静地说:“不,我在公司吃过。”

  “哦。”

  低低的应了声后,周小云谢飞不出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筱涵等了一会儿,但当他看到他仍然沉默时,他说:“你说完了吗?”

  谢云菲抬头:“嗯?”

  林筱涵看着他,他的声音仍然平静而镇定:“如果你说完了,该我说话了。”

强行将她两腿分得更开,公车上的秦可

  这种表情和语气.

  谢莫名其妙地感到有点心慌,咳嗽了一声。他认真而真诚地组织着语言:“小寒,昨天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林筱涵打断了他的话,微微皱眉,说道:“我叫你来不是为了这些芝麻烂谷子的老东西。”

  谢急道:“小寒……”

  林筱涵不想再和他说话了。他转身把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直接从包里推给他。他冷冷地说:“午休时间有限,我就直说吧!云菲,我们不再适合在一起了,离婚吧!”

  谢:“!”

  第47章

  谢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不!”

  恶感成真了!

  但是他虽然之前确实想过她可能会生气要求离婚,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她已经下定决心这么做了,甚至还把离婚协议书打印出来了!

强行将她两腿分得更开,公车上的秦可

  这是什么意思?

  说明她真的很想离婚,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让云-谢飞控制不住心慌。

  他不想离婚!完全没有!

  谢的声音太大了,咖啡厅里的所有人都好奇的朝他这边看过来。林筱涵也抬头看着他,但他的声音和表情仍然冰冷而平静:“云菲,冷静点,别这么激动。”

  谢:“……”

  看了眼周围看着的视线,想起此时的场合,云-谢飞理智了。深吸一口气,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眼睛盯着林筱涵,反复强调每一个字:“小寒,不,我不同意离婚。”

  林筱涵迎向他的眼睛,他的表情很冷漠,但他的嘴在半步之外:“我告诉你我的决定,而不是征求你的同意。”

  谢:“……”

  林筱涵继续说道:“就离婚财产而言,我们没有什么可分的。毕竟我们一直都是自己管自己的钱,现在要自己拿钱。童童和我,我没有做我答应你的事,是我的错,所以我不需要你支付童童的维护费,我自己会承担的……”

  “那我呢?”

  林筱涵给了一顿饭。

  谢云菲静静地看着她:“你只是把我排除在你和童童的生活之外?”

  他的表情很平静,但眼神却是悲伤痛苦的。

  林筱涵握了握手,然后避开他的视线,继续冷淡地说道:“云菲,我不排除你离婚后仍然是童童的父亲,你仍然可以来看她,和她一起玩。再说……”

  吃完饭,她说:“你会有新的生活,新的妻子和孩子……”

  “我不要!”谢脱口而出,“我不想要新的生活,也不想要新的妻子和孩子。我只要你和童童!”

  林筱涵:“…”

  她把脸转开,抬起手,擦去眼里的泪水。

  谢把她的手放在桌子上,眼睛微微有些红:“小寒,不要离婚,不要这么残忍,好吗?”

  残忍?

  林筱涵转头看着他:“对我真的很残忍吗?”

  谢急了:“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筱涵突然轻声打断他:“云菲,我累了,我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吃完饭,云-谢飞愣住了。

  林筱涵闭上了眼睛,当他再次睁开时,他把手从手掌中抽出来,他的表情比他的心的死亡还要强烈。

  “云菲,我总觉得自己很幸运,除了小时候家里穷,受了点苦,没有其他挫折和困难。我这辈子和亲戚朋友相处的还不错,学的也绰绰有余。工作毕业后,有一些小问题,小委屈,但大多数时候都很顺利,很赚钱.当我累的时候,我会休假,好好睡觉。有空的时候会和亲戚朋友一起吃饭看电影,或者去想去的地方度假……”

  “可我这辈子没活过多久?”

  她的声音很低,但她只是简单地说出问题,没有任何指责或抱怨。谢还是听出她心里隐隐作痛,声音也有些艰难.知道。”

  “小时候你也知道主管找我谈话,暗示公司即将提拔我,前途无量,但我必须选择一个职位和孩子。我选择了童童。”

  “后来我有过假设,也有过遗憾,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和你谈恋爱是幸福的,和你结婚是幸福的,和你一起养孩子是幸福的。这种幸福完全盖过了我对金钱和地位的渴望。”

  林筱涵嗅了嗅,继续说道:“我知道结婚不容易,我也知道抚养孩子不容易。必须有牺牲和努力。我爱你和童童,所以我接受这些牺牲和努力。我知道你也爱我们,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你尽了一切努力。半夜喂奶,会起床帮忙,换尿布,泡牛奶,喂奶,洗澡,做家务等。而且你会毫无怨言地去做……”

  “大家都说你是个好人,好丈夫,好父亲,我也这么认为。所以你坚持要二胎,说你只要两个孩子,对两个孩子都一样好,男女都一样。我相信,所以不能指责你错,但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想法。”

  “怀孕分娩的痛苦是一方面,你父母重男轻女,我们有限的能力是另一方面。我必须为我们的未来和童童的未来做计划。我不相信你能说服你的父母,我也不认为我们以后买得起车买得起房之后,我们和两个孩子的衣食住行。这样的生活真的太累了,太痛苦,太绝望,我不想再经历一次。”

  谢:“……”

  林筱涵看着他。“想要两个孩子没有错。我不能要求你听我的意见和想法。但是我不想要两个孩子,我觉得我的看法和想法没有错。彼此没有错,也无法说服对方,所以我只能选择和你离婚。”

  “云菲,现在是周末,你回去好好想想吧!大家这么好聚聚,不要互相拖累折磨。”

  -

  午休时,林筱涵回到公司工作。

  云-谢飞独自坐着,呆呆地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良久,他起身离开,但一路上表情都是惊愕。只有他的脑海里不停地播放着过去.

  门一开,萧峰真抬头道:“你回来了?”

  “嗯。”

  “你去哪儿了?”

  但是云-谢飞除了在那之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走进房间,好像鬼没听见他。他还“咔嚓”一声锁上门。

  萧峰真惊呆了,忍不住担心的敲门:“云菲,你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