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丫头你里面好软,老公四年一直不让断奶

2020-11-13 23:06:20托博塔斯知识网
“没关系,这些鬼魂不是邪恶的东西。我待会写个神,驱散它。你也应该早点休息。还记得我教你的冥想公式吗。不要睁大眼睛。这对上帝是非常有害的。”姜老头随口吩咐道。他没说没事。他说的时候我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整个人都觉得很无力。刚才很紧张,但是放松下来真的很难受,很恶心。“记得打坐入睡,这样才能恢复的又快又好,不然你小子下周就不想活了,搞砸

  “没关系,这些鬼魂不是邪恶的东西。我待会写个神,驱散它。你也应该早点休息。还记得我教你的冥想公式吗。不要睁大眼睛。这对上帝是非常有害的。”姜老头随口吩咐道。

  他没说没事。他说的时候我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整个人都觉得很无力。刚才很紧张,但是放松下来真的很难受,很恶心。

  “记得打坐入睡,这样才能恢复的又快又好,不然你小子下周就不想活了,搞砸了。”姜老头认真的说了一句,然后开车送我上床。

  我当然听了江老头的吩咐。洗完澡,一上床就冥想冥想公式,真的很管用。只过了一小会儿,我就沉沉睡去了。

丫头你里面好软,老公四年一直不让断奶

  第二天醒来,阳光刺眼,伸了个大懒腰。我发现我很饿,但我很有活力。昨天,睡意和恶心的感觉完全消失了。

  “妈妈,妈妈,几点了?我好饿。我们今天吃什么?”我躺在床上大声的喊,但是我不想妈妈再也不回来了,我姐进来了。

  “几点了,中午了!吃什么?给宝宝吃个‘笋炒肉’。”大姐进来的时候,一把抓着我的脸,但也不强求,态度多是亲昵。

  “啊?星期天就算吃不好也得给我来个‘笋炒肉’。”我知道姐姐是在开玩笑,但我很高兴和姐姐说话,因为按照通常的规则,每个星期天,当全家人聚在一起时,他们总是吃一些好东西。

  “是的,不需要星期天的时间,”你的“再教育”?哈哈.”姐姐说,她一边换衣服,一边搔我痒。我最怕这样,被大姐在床上蹦跶。

  两兄妹疯了一阵子,大姐叫我穿衣服。对了,她还扣了我的扣子,说:“今天我们妈妈不舒服,是我们爸爸做饭,二姐醒了,就是精神还是不好。”

  “什么?二姐醒了?”我一听到就跳下床,甚至忘了扣扣子。我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往二姐房间跑。

  大姐在后面无奈的喊:“三个宝宝,慢点。”

  “二姐,二姐……”我直奔二姐房间,一眼就看出半倚在床上的不是二姐?我爸现在在给她喂粥。我一闻就知道是掺了肉末的。

  “三个婴儿。”二姐的声音依旧微弱,但姐弟之间的亲热劲却没变。

丫头你里面好软,老公四年一直不让断奶

  我冲到二姐身边,导致我爸一巴掌拍下去:“三个宝宝,你救救我一点。”

  “二姐,你好吗?有什么不适吗?”不知怎么的,看到二姐躺在床上,眼睛恢复了正常,鼻子也酸了。我问一句话,眼睛就红了。

  我太怕二姐再犯困了,也太怕二姐异样凶狠的眼神。

  “嗯,没事,我觉得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梦见我去了墓地。我梦见我在很多地方散步。我周围有一些陌生人。他们不说话,看起来很可怕。我很害怕,想回家,但是天太黑了,我找不到我们家在哪里。”二姐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就算你懂事,二姐也是个孩子,她肯定很害怕。

  “嗯,二姐,没事的。”大姐进来的时候不知道。她抓住二姐,靠在她怀里。爸爸放下碗怜惜地摸着二姐的头发,我低头用力擦了一把眼泪。

  “我觉得我快死了。感觉要消失了。然后听到妈妈叫我,点了一盏灯,一路叫我,往回走。不知道来回走了多少次才终于走回家。还有,前几天总觉得有个猛女吓到我了。她吓到我的时候,我不敢看她,连下车都不敢。我对自己说,我不想怕她,我不想怕她……”二姐一直说,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

  而我们没有打断二姐,只是等她说完,所有人都礼貌地鼓励。

  尤其是大姐,一再向二姐强调,我们家有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以后谁也不敢来找麻烦。

  姐姐描述的。没想到二姐对姜牢头有印象。她说:“是那个又脏又虔诚的老人吗?我记得他。他小时候来过我们家几次。后来我们家的三个宝宝生病了。会好起来的。”

  听到大姐和二姐讨论姜老头,我没想到别人?于是我抬头问我爸:“爸,我师父呢?”

丫头你里面好软,老公四年一直不让断奶

  当我听说我问起老满江的时候,我爸爸看着我,奇怪地笑了。他调侃道:“这么快就给师父打电话了?”

  “我不怕他打我屁股?”其实我心里很佩服江老头,但是咬死他我也不承认。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性格很纠结。怪不得我爸老打我。这个男生简直不讨人喜欢。

  “懒得跟你争了,你家老爷一早给我打了个手势,让我贴在门上,就出去了,说我要去办点事,可我什么也没说。我问他要不要打电话给你,他说不用。”我爸很清楚我不讨人喜欢的性格,也懒得和我计较,直接回答我。

  和二姐在床上待了一段时间。看着二姐把粥吃完,我就出去了。据我大姐说,我二姐现在需要健身,不要一直打扰她。

  第43章挖出蛇

  午饭吃的是肉豆腐(四川特产,豆腐,酸菜,香菇,肉片做的汤),一大早就被我爸推了。原来是给老江的。他喜欢我家的豆腐。谁知道他一大早就出门了,我爸干脆做了肉豆腐让我吃,因为我很爱吃肉。

  肉豆花很好吃。农家乐里美味的海椒(海椒碎,加植物油)配上嫩嫩的豆花,让我直喘,但又香得筷子都停不下来。我吃了两大碗饭,喝了三碗汤,够我吃了。

  放下筷子后,我又去看我妈妈了。我妈恢复的很好。我爸特意煮了点鸡汤补补身子。我和妹妹都懂事,不会像小时候那样为了吃鸡大惊小怪。

  我乖乖地躺在妈妈身边,看着妈妈喝鸡汤,径直走到妈妈怀里撒娇。

  “老陈,这下好了,二姐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孩子都好了,三个宝宝可以和我们一起呆到15岁。我很舒服。”虽然我妈妈身体虚弱,但她毕竟看起来很好。和以前憔悴的日子相比,她已经大不如前了。

  “是的,我觉得我家的三个宝宝应该前途无量。总觉得江师傅的身份肯定不一般。”我爸把我妈拉到他身边,让我在我妈身上打滚,跟她说话。

  “不是很普通吗?”我妈显然没多想。

  我爸看了我一眼,没接。就在这时,脆肉的声音在我的院子前响起。

  脆肉是一个忠诚的男孩。自从二姐在我家发生后,村里很多人都有意无意地避免来我家。虽然刚开始都是悄悄来出主意的,但是他们很害怕。

  就是这小子,酥肉,不管他妈着急,三天两头朝我家跑,来找我玩。

  我穿上鞋子,“蹬蹬蹬”跑了出去。前几天因为二姐的事,没忍心玩。酥肉来找我,我只好随便应付两句。今天,我应该和他玩得开心。

  看到我‘意气风发’的跑出来,酥肉吓了一跳,前些日子,哪一天我不是灰头土脸的?

  “你二姐生意好?”脆皮肉这小子不愧是我的铁哥们,很了解我。

  我拍拍他肚子上的肥肉说:“好了好了,没事了。我说这次我们去哪里玩?”要不,我们把刘家的鸡偷出来吃了?"

  二姐的事情解决了,我当然想起我和刘的“深仇大恨”,现在出了馊主意。

  “我今天不去了。我们去一次乡镇。我告诉你,有一件好事。对了,你昨天不是来学校了吗?”酥肉今天明显不想偷鸡,就把乡农场提了上来,问我昨天怎么没去上学。

  我差点脱口而出我和我师傅去上班了,但我终究没有说出来。原因很简单。我原以为我在酥肉心中的形象是一个英勇的红军战士。这个变成了道士,毁了我的形象,我就打了个哈哈应付过去,但是我对他说的农村的好东西很感兴趣,就问了;“乡里有好事,你赶紧说,不然我去老虎凳上端来辣椒水。”

  “喂,你不知道,竹子是在乡里被砍的。今天早上我和我妈去乡镇市场了解了一下。”说脆肉争先。

  “去吧,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竹子切得新鲜吗?前面有一片小竹林。我回家给你拿把刀。可以剁?真的,你就告诉我,要不要跟我去刘家把她家的鸡给偷了?”我很鄙视酥肉的好。砍竹子是好事,所以这好事每天都在发生。

  “嘿,听我说。不是砍一两根竹子,是砍一整片竹林。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竹子还给工人,这并不奇怪。很奇怪,竹林里有很多蛇。”脆肉喋喋不休的说道。

  “蛇?竹林里居然没有蛇,真奇怪!”我大叫,谁没在农村孩子身上见过蛇?据我所知,蛇通常存在于竹林这样凉爽的地方,但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想起了那天晚上我呆的竹林。

  “你急什么?蛇不新鲜。很多人准备抓回来吃,却被镇上的官员拦住了。听说解放军来了。我也听说了……”酥肉突然压低了声音。

  听说解放军已经有心思了,但听说还有事要做,就急了,赶紧问:“什么?”

  “听说有一条大蛇,好大的一条蛇。这一次,砍竹子需要挖竹子的根。不知怎的,地下有一条大蛇,蛇头大如簸箕。”脆肉尖。

  脸不好看,嘴里却说"吹就吹吧,看到了吗?"

  “我没看到,呵呵……”酥脆的肉抓着后脑勺笑了。他脸上的肥肉往上推,使他的眼睛眯眼,看上去很老实很老实。但是,他继续说:“但是早上挖竹子的人说的。现在正蔓延到整个农村。反正蛇头先出来了,被解放军几个官员看到了。它立刻把人赶走,说它在等。

  我心里相信八九分。酥肉仔貌似老实。其实他满脑子地址不明,但他骗不了我。终于问出了我一直想问的问题:“脆肉,你说的是乡里的哪个竹林?”

  “哦,听说竹林旁边有个墓地,不过平日没人去。还好没有人去,不然也不会把大蛇吞了。我告诉你……”酥肉迅速翻了个身,继续说着话。我一听到它在那里,我的心就跳了起来。

  大蛇!前几天我不仅撞了鬼,还睡了一条大蛇。该死,我真幸运。还是谁?

  “三个孩子,三个孩子……”酥肉见我发呆不回应他,一直叫我。

  “嘿?”我突然回过神来,假装没事,问道。

  “你刚才听我说了吗?还听说挖了个石头门,就是墓地附近的那个。”脆肉很认真地说。

  我一听,迷迷糊糊的就错过了这么重要的信息,于是我说:“要不要我陪你去乡下看热闹?走,我们走。”

  “嗯,我把干粮都带来了!”酥肉兴奋得发抖,连忙说道。

  “什么干粮?”一听说有食物,我就继续吃。

  “你看。”酥肉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布袋,打开后是被他快速挤压的全身肥肉‘糊糊’煮土豆。

  “算了,吃吧。”我对那些不成形的煮土豆真的没兴趣,就进去跟爸妈打个招呼就出去了。

  还有酥肉,我不觉得去农村农场要多久。下午两点多我们到了农村农场,奇怪的是平日里忙碌的农村农场却很安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