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女主穿越成婴儿从小被c,被老外搞晕

2020-11-12 03:41:33托博塔斯知识网
夏艺彤:【没有,有酒柜。】朋友4:【你真有酒窖,我现在就杀了你,饶你一命,哼。】夏艺彤笑着回答:“没有酒窖,但是我女朋友和国外的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酒厂。事情发生在十几年前,现在都是自己喝自己的酒。”】朋友1:[隐形炫富最致命[微笑]]朋友2:[无形的力量

  夏艺彤:【没有,有酒柜。】

  朋友4:【你真有酒窖,我现在就杀了你,饶你一命,哼。】

  夏艺彤笑着回答:“没有酒窖,但是我女朋友和国外的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酒厂。事情发生在十几年前,现在都是自己喝自己的酒。”】

  朋友1:[隐形炫富最致命[微笑]]

女主穿越成婴儿从小被c,被老外搞晕

  朋友2:[无形的力量最致命[微笑]]

  朋友3:[隐形虐狗最致命[微笑]]

  朋友4:【跟我分享你的位置,我马上就来,你个龟儿子,你个神仙板,起来了也杀不死你的劳力和姓氏!】

  夏艺彤:[[共享位置]]

  朋友4:【雾草?】

  夏艺彤:【加油【挑衅。jpg]]

  朋友1,朋友2,朋友3:【太嚣张了,朋友4,照顾好她!】

  朋友4:[[分享地点][高德地图路线图]爸爸还有53分钟到达现场[微笑]]

  朋友1,朋友2,朋友3:【社会,社会【崇拜。gif]]

  夏艺彤忍不住笑了笑自己的手机。他抬头对雪瑶说:“我今天没有通知。待会儿我会和朋友出去吃饭。”

女主穿越成婴儿从小被c,被老外搞晕

  雪瑶没有抬头。“问你的助手,问我为什么?你给我助理工资?”

  夏艺彤很尴尬,也不恼。他站起来踱了出去,绕到他隔壁的办公室,先拨了一个电话号码。“我在办公室门口。”

  过了一会儿,方茴香从里面打开了门,方茴香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

  夏艺彤给了小茜一声嗨。小茜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其余的夏艺彤看不出来,但她很兴奋,很开心,也很害羞。小茜小声跟她打了个招呼,快步小步跑开了。

  小茜走后,夏艺彤进门,看了一眼方茴香鲜红的嘴唇,挑了挑眉毛,说:“婚礼不要赢。”

  夏艺彤只要去拍戏,方粉前后去了大概四个月,中间回来一年。从除夕到元旦,一共三个假期。方芬还是南方人。她回家陪父母几天,一直没见。

  如果陆喝冰,他可以在办公室里压她,当场讨回公道。方茴香很克制。哎,陆喝冰想她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和她一样吗?回去看日记,免得忘了问她。自从她离开后,夏艺彤至少存了十个篮子,想和陆银兵谈谈。日记记不住就记在备忘录里。啊,不知道陆尹冰会不会被她惹恼。不管她有多烦,陆尹冰在她醒着和睡着的时候说。做爱的时候说,不做爱的时候说。说到口渴,说到生命的尽头。

  笑着笑着,胸口暖暖的,笑容从眼角跳出来。

  意识到自己脸上的表情已经失控后,夏艺彤急忙抿着嘴笑,看着方茴香。

  方茴香和夏艺彤这么多年都能给夏艺彤一巴掌,自然能闹笑话。他们客气地说:“你去哪,就聊一会儿,顺便动动嘴。”

女主穿越成婴儿从小被c,被老外搞晕

  嗯.再动一下。

  夏艺彤做了一个受伤的表情:“小茜谈恋爱后,连爱豆都不想要了。现在我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方芬说:“她很尴尬。她每天提到你的次数比提到我的次数还多。昨天没有透露她的艺人是秘密结婚的。她在家疯了一晚上,熬了一晚上,把我缠住了.哦,不说了。”

  方茴香挥了挥手,表示不想再提这件事,但脸上满是甜蜜。

  一辆过山车呼啸而过。

  现在离开陆半年了,身心俱饥的夏艺彤有点后悔来了。打扰这对年轻夫妇的亲密关系没什么。喂自己一些狗粮太多了。

  不想吃狗粮的夏艺彤又跳回了话题:“我是来问你的。我有一个朋友一小时后来和我一起吃饭。我今天没事吧?”

  “没什么,没注意。”方茴香回答。

  “我想是的,但我不确定。来问你。”夏艺彤说:“人老了,就不相信自己的记忆了。”

  她刚完成工作,公司一般不会在短时间内给她工作,但至少要请一个半月的假。这是陆喝冰之前的做法,现在是继承夏艺彤。

  芳茴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比夏艺彤大两岁。现在年轻人谈老,她觉得挺年轻的。

  “那我先走了,我帮你叫小茜?”

  “不用了,我等她下班直接回家。”

  "……"

  夏艺彤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为什么要吃这张嘴?你真的很乐意吃这种狗粮吗?

  作者有话要说:小华:等等,我马上反馈!

  第327章

  迟早我可以还回去。夏艺彤这么劝自己,实在憋不住了。他用力砸了一下方芬的头,说:“走吧。”

  “等一下。”

  “干什么?”夏艺彤回头看着她,什么?你还想给我喂狗粮?

  方茴香却有些尴尬。

  夏艺彤:“说,你从哪里学会磕磕绊绊的?”

  方慧说:“我在网上看到新闻,说陆老师在国外偷偷结婚了。当然,我知道她嫁给了你……”

  没等方芬说完,夏艺彤就有点欣慰了,让人舒服。方慧继续说:“陆老师可以很开心的和别人拍照。是不是说明她的精神状态已经差不多好了?”

  夏艺彤:“啊,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她一直没回来,你问过吗?”方茴香说道。

  夏艺彤摇摇头。她不敢联系对方。她怎么会问陆喝冰的事?如果刺激了她呢?

  方粉:“我说瞎话,你听瞎话。陆老师在那里已经很久了。出去需要理由,回来也需要理由。”

  夏艺彤:“因为我和她的事业,这两个理由不够吗?”

  方茴:“不,你还是不明白我说的。有一首诗叫‘现在,临近我村,见人,一个问题都不敢问’,在外面呆久了容易产生这种心理。我不知道陆老师为什么出去,但我能隐约猜到一些。有时候,你不能太被动。”

  “你是说……”夏艺彤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方茴香赞许的看了她一眼。

  夏艺彤:“让我找她?”

  方茴:“不一定,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提供一个思路。”

  “好,我考虑一下。”夏艺彤若有所思地走了出去。

  如果你是陆喝冰你会怎么想?我病了,国内的环境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巨大的笼子,我就出去了。我现在还好吗?我差不多好了,但是我该回去吗?那里有我爱的人,但是那个监狱已经开放了吗?一边是监狱,一边是监狱里的情人。我该如何选择?

  如果陆喝冰真的像方芬说的那样害怕离家近,那他为什么不能走出这个牢笼,和陆喝冰一起去外面的世界呢?不管怎样,她现在休假,一个月。

  但在此之前,她想和确认一下——姚和陆的母亲都喝过冰。最好是让陆亲自喝冰确认她现在是否能见到自己。

  雪瑶抬头看了看沙发。夏艺彤在那里躺了半个小时没动,看起来像个老和尚。刚才在玩戒指,现在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甚至不吃橘子。

  四个朋友直接杀了工作室接待室,夏艺彤接了电话,心不在焉地跟雪瑶打了招呼,走了出去。

  两个人都从画室门口走过去,坐了老四的车,不可避免的多走了几步,不可避免的.他的眼角闪过一些东西,被监视的感觉特别清晰。

  朋友4嘲讽道:“大明星,你说这个狗仔队真敬业,一出门就盯上你了。”

  夏艺彤:“你还说一定是你招的。”

  朋友4:“我还是靠我,不管是谁招的,明天的头条绝对是你。”

  夏艺彤钻进车里,看了她一会儿,低声说了句脏话,咬牙切齿:“你杀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