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日本艺人

小说赘婿岳风免费阅读,我和公gong在厨房

2020-09-01 03:53:32托博塔斯知识网
“你认为,我绝对会完蛋……”宋僵硬的转过头,看着宋和陈若冰,“姐,我真的没想到,你是我妹妹,你居然站在另一边,帮她对付我……”"余伟,你身体不好,还需要好好休息。"宋被她看得目瞪口呆,心底脊背发凉。“姐姐,我们做了这么多年

  “你认为,我绝对会完蛋……”宋僵硬的转过头,看着宋和陈若冰,“姐,我真的没想到,你是我妹妹,你居然站在另一边,帮她对付我……”

  "余伟,你身体不好,还需要好好休息。"宋被她看得目瞪口呆,心底脊背发凉。

  “姐姐,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姐妹,你却这样对我……”这是宋想不到的。“别担心,我一定会好好休息的。”

  陈若冰手里拿着他的手机,试图保持冷静,但刚才那笑声像魔音一样充满耳朵,萦绕在她的脑海里。

小说赘婿岳风免费阅读,我和公gong在厨房

  "陈若冰,你真的认为你能笑到最后吗?"宋话锋一转,“那我现在就告诉你……”

  “我回来了!完全回到宋的家里,你会珍惜我在医院度过的美好时光。”

  陈若冰紧紧地捏着她的手指。“那时,如果我没有做,恐怕我今天会躺在这里。”

  “没关系,你做什么都没关系,反正……”宋对微微一笑。“我只想告诉你,我已经回来了,你已经准备好了。”

  “魏昱……”宋此刻正心惊肉跳。

  她非常清楚,如果一个人能与他的生命抗争,即使不顾他的生命,她以后会更加疯狂,因为她没有恐惧。

  “姐姐,天快黑了,你不回家吗?”宋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意,扯着嘴角的疮痂,特别吓人。

  “我在医院陪你的时间多了。我父亲太忙了,不能单独照顾你。”

  “自有护士照顾,这不用姐姐操心,姐夫不应该在家,天这么黑,你怎么能放心一个人在家……”笑容更加复杂的,宋僵直了。

  “不要让他一个人呆着,因为他没有勇气去保护自己。很容易发生事故!”

小说赘婿岳风免费阅读,我和公gong在厨房

  宋突然站起来,直直地看着她。

  “余伟!”

  “姐姐,你为什么这么激动?”

  “你……”

  “我知道安宁是你的命根子,也是你在苏家族中唯一的依靠,所以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不要有任何意外,你不这样认为吗?”

  宋把僵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我会回家一个人呆着。我真的很害怕。”

  “啊——”宋对笑了两下,充满了嘲讽。

  宋冲出门去。她必须回家,以确保她儿子的安全。

  这个女人疯了!

  “陈若冰”宋改变了调子。"这次你在我家过得有多舒服?"

小说赘婿岳风免费阅读,我和公gong在厨房

  陈若冰的脸色苍白,笑声仍在耳边回响,震撼着她的全身。

  “珍惜它,你的好日子……”宋对冷笑道。"剩下的不多了。"

  “你是什么……”

  “从我年轻时起,我从未遭受过如此大的损失。也许过去的一切都太顺利了。最重要的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被我最亲爱的朋友背后捅刀子。”

  “不过别担心,属于我的一切,我都会拿回来的……”宋突然笑了。

  陈若冰的手指颤抖着,指甲也断了。可怕的疼痛不如此刻她心中的恐惧。

  **

  燕京顾佳

  顾华卓此刻没有时间照顾宋。顾攀荣在家养病,突然摔断了腿。她和王火速赶回燕京。

  “我说顾攀荣,你还不算太年轻,所以你不能让人保存零食。幸运的是,没有什么大问题,骨头也没有长好。你为什么这么着急!”王推了推轮椅。“幸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出了问题怎么办?”

  “我很好!”顾攀荣叹了口气。

  “你就是这样。你什么都不在乎。”王冷冷地哼了一声,“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再摔断腿,就别指望我来照顾你了”

  “我会注意的。”顾攀荣已经被她读了一个多小时,她的头很大。“顺便问一下,你以前收到的电影怎么样?她已经加入了这个团体。枪击怎么样?”

  “还可以,只是……”

  “顾攀荣,别转移话题,我还没说完呢!”王捏了捏她的眉毛。“你为什么总是这样?”

  “下次我会注意的。”

  “我讨厌你对一切无动于衷的态度。当你离婚的时候,你也……”王韩愈犹豫了一下,气氛变得很尴尬。

  顾华卓仍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离婚。

  “余寒……”顾攀荣突然伸出手,把她的手放在轮椅的一边,微微转头看着她。

  四目相对,两人久久没有说话。

  顾华卓突然觉得自己在这里显得多余,于是去厨房看看他刚做的汤。

  王收回手,咳嗽了两声,“现在好了

  顾攀荣伤心地笑了。

  “我去厨房看看。”王起身去了厨房。

  顾华灼看着她进来,一脸促狭的盯着她。

  “妈妈。”

  “怎么了?”

  “你和爸爸……”

  “嗯?”

  “它过去太小了,很多问题你从来没有想过。你为什么和他离婚?”

  王韩愈舒尔笑了,“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只是好奇,总觉得你们之间有感情,怎么……”

  “怎么说……”王想了一下。“在一起很长时间后,不可避免地会有摩擦。我喜欢制造小脾气,你父亲总是能容忍我。那时,你的祖母开始提到生我儿子的问题。我在画廊很忙。当一切都结束了,我把我的愤怒投向你的父亲。”

  顾华惊呆了。

  “那时候,每个人都很忙,你父亲的公司充满了事情。有时很难避免分歧。虽然离婚在当时只是一个随意的说法,但想想就觉得很可笑,因为每个人都非常生气,以至于他真的离婚了。”

  “你后悔过吗?”顾华卓试探地开了口。

  王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但我真的不太明白你祖母的想法。事实上,你的二叔已经给他生了一个孙子。为什么催我来这里?”王无奈的摇摇头。

  顾华点了点头。

  顾老太太一共生了两个儿子。据说,当她因家庭条件差而生下第二个儿子时,她遭受了严重的产后损失,而且没有恢复健康。否则,她肯定要一直生孩子。

  关于这个二叔,顾华卓只见过两次面。

  每次见面,我都来要钱。我母亲习惯了她的脾气,直接把她打了出去。后来她听说她欠了高利贷,被一个小指头砍断了。我父亲帮他还钱。我妈妈很生气,但是他们争论了很长时间。后来,他们直接断绝了联系,甚至在假期也没有来过。也许也正因为如此,我祖母对我母亲更加不满。

  顾华灼差点忘了,自己还有这样的二叔,此刻听她说,很是奇怪。

  此刻,外面突然响起了汽车的声音,陈波小跑着进来了。

  “先生,老太太回来了!”

  在厨房里的王有点震惊。在她出去之前,她听到了老太太顾的声音。她最后一次见面时,还在医院里。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