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我和一对姐妹的同居,压在身上滚来滚去亲来亲去

2020-12-28 05:46:25托博塔斯知识网
“也是你的?”姜迪佳明白了。“是的,简是我爷爷!这家酒厂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它最初被称为林峰酒厂。酒厂老板姓刘。文革时期破过一段时间,78年重开。现在快三十年了!我祖母的名字是刘福荣,车间的名字是我祖父的名字。我和一

  “也是你的?”姜迪佳明白了。

  “是的,简是我爷爷!这家酒厂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它最初被称为林峰酒厂。酒厂老板姓刘。文革时期破过一段时间,78年重开。现在快三十年了!我祖母的名字是刘福荣,车间的名字是我祖父的名字。我和一对姐妹的同居这就是传说中的芙蓉酒厂,名字优雅,色泽金黄,口感香甜醇厚,但价格很低,可惜产量不大。第一盆,卖的都是自产的芙蓉玉米黄!”简凡笑着说,他的话中不无自豪。爷爷招了女婿和刘家之后,这个有百年历史的酒厂取名简,是简家最成功的联姻。

  美女拍拍小手,一脸开心:“太棒了!我担心我找不到时间去林峰镇!它能救我。”

  简凡很有礼貌地说:“江姐姐,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我马上给你打电话!后院有十二个酒缸,现在已经有一半满了。”

我和一对姐妹的同居,压在身上滚来滚去亲来亲去

  “哦,不,不,我现在要去乡下。我可能会在武隆县呆几天。我知道你在这里。我回来就来。”小美婉拒了。

  “没问题,随时欢迎!”

  “嗯,再见,简的哥哥,呵呵.武隆县的人真好!”

  食物很美味,简凡非常勤奋地娱乐和解释。江记者看到这个样很高兴,笑着和告别。这次,车真的开走了。看来是虚惊一场。

  震惊过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看着车径直开走,多少有些失落的简凡笑着摇摇头。一个小美女环顾四周,但这不是他自己的损失。

  在店里,表姐桃花见不是找后账,松了一口气,不无感激;三点多了,水笙和前三名开始收拾桌子和扫地。桃花拿了几个叠好的碗,送到厨房。过了一会儿,传来锅碗瓢盆的叮当声。洗干净擦干后,再准备晚餐。这时,简凡可以抽出时间,用一大碗粗瓷随便舀几个喜欢的菜,然后蹲在后院草草吃了碗。

  每个人都可以在餐馆见面。每天的生活都是这样,欢迎又送,胖,瘦,帅,美,丑,威风,猥琐,成千上万的人从小到大都混在餐馆里,很长一段时间,只要人一进门,谁的钱就烧,谁的吃就便宜,谁的官吃就报销,谁的上路,不管郝赖。能留下印象的人不多!今天,我有点惊讶。不是杀了多少钱,而是那位迷人的白衣婉约者的美好形象一直挂在我面前。微笑,杏眼,细眉.哦,比我妈漂亮一点!

  简凡笑了,发自内心的微笑。美食很普通,但美不是!我几年前就想上高中了,遇到这么漂亮的女人,简凡就会吹口哨挑衅,当着她的面搭讪,哪怕得到几双卫生的眼睛,也不在乎是不是吐槽!当你想上大学的时候,那就更糟糕了。也许你会好好想想怎么认识这个女生,怎么设置电话,怎么设计约会.

  但是现在,很平静。这种女人,穿着店里最顶尖的家伙,坐在车底下,配得上这家老店。这个班不是她自己能上的!

我和一对姐妹的同居,压在身上滚来滚去亲来亲去

  轻浮的岁月过去了。毕业失业后,不仅生活现实,对美的感知也是现实的。羞耻感越来越强。这种美好就像是我现在渴望的行政编制和体面的工作,遥不可及!

  工作,工作.

  就一堆人,带着大城市的气息!那是简凡曾经经历过的生活,但他只是在大学里作为一个旁观者才意识到,直到现在他仍然没有机会和自己在一起!我曾经以为我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但是一旦我离开学校,我就有了账户、工作、工资、奖金、汽车和房子。这些我在大学里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一夜之间就浮现在我的眼前。才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准备,忙忙碌碌,还是一无所有。

  毕业后有本事自己创业,就业早,就算没能力也没关系,留在省城有点资本,在省城瞎逛了几个月像只没头的苍蝇!不是不想留下,也不是不想留下。甚至简凡也试图找一些工作。这是一个艰难的文凭。其中三个本科。其实他们只是挂了某个大学的名字,然后加上“哪个分校”几个字。毕业前夕,用人单位把招聘表放在校园,大公司,大企业,中国移动,中国网通,石化,大钢铁。三种本科会直接被招聘者忽略。偶尔要这些人的单位也是一些不知名的小企业,基本都是招聘假货业务员!

  简凡更愿意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他曾经找到过。中国南方电信刚刚在北方成立分公司,已经运营两个月了。在勉强熟悉业务之后,公司一旦成立,上层是内定,中层是跳槽,下层就跟简凡一样,是散兵游勇。应该是以业务经理的名义。情况越糟,新的营业厅完工了,简凡被扔进营业厅收费!还是好看又有人照顾,还是要出去做生意,不能完成营销任务甚至工资都有问题!

  你看看自己的内心,谁不是妈妈?你能付出的比你付出的多,你也不是人!

  简凡一气之下回到了家乡!我受不了罪,但我受不了那种白眼。我每天在领导面前鞠躬,在客户面前鞠躬!想要一个月赚三五千白领的工资,一千多块都不能当自己一个人。

  武隆县虽然小,但至少不会天天摸口袋里有没有钱,想想今天的饭有没有问题;不用日日夜夜等着发工资,不用担心当天进公司门就有人通知你被开除,不用像地鼠一样三天租房换地方.即使你没有工作,即使你是这里的一个小跑步馆,简凡也觉得这里的生活并不那么舒适,这很适合你懒惰的脾气!

  从美女到城市,从城市生活到大学时代,从大学时代到自己的经历,从现在的生活,简凡狼吞虎咽地吃着家乡的大碗,和别人不一样,大碗是方口圆底。当他再次抬起头时,他看着父亲简,惊讶地盯着他:“范晓,你今天怎么了?我从来没见过你吃这么多!”

  “爸爸,今天你做得很好吃!我晚上值班,但帮不了你。”简凡笑着放下筷子。

我和一对姐妹的同居,压在身上滚来滚去亲来亲去

  “去吧!早点回家。”

  爸爸头都没抬,把灶台装满柴火,再多熬几个小时,晚上的汤锅就完整了!

  酒店清闲的时候,派出所不值得班,就是业余的休息时间了,简凡回了一中小区的家里,老妈不在,估计学校坐班,回了家心不在焉地开了电脑,大学时代买的国货神舟笔记本,已经有点落伍了,声音比台式机的还大,经常死机崩溃,不过勉强能用。开了QQ,看看香香的QQ图案是暗的,没有上网,发了个短信,香香回过来的说是在业务培训,没时间!

  有点悻悻然,蒙着被子小睡了一回!

  现实不但摧残人的个性,而且摧残人的感情,和香香曾经如漆似胶现在已经变得若即若离,刚回乌龙县的时候,晚上开视频聊天,不用简凡开口,香香就会甜言蜜语捎带着把身体某几个部分暴露在视频下,白花花晃眼的一片,老勾引着简凡三天两头往市里跑!不过岗前培训一开始、工作一忙、简凡又隔三差五值夜班,这联系就越来越松了!激情永远消磨不过时间,知道香香快转正的消息之后,简凡倒还觉得还真该去市里跑一趟了!

  不是互诉衷情,得去看看,是不是到吹灯拔蜡的时候了……

  十八点,上班的时候到了,换了一身警服的简凡从一中小区出来,笔挺笔挺的警服,挂着“治安协警”的臂章,这份光荣的临时工作,到今天为止,简凡已经干了五个月零二十三天!

  第05章 弄巧偏不巧

  治安协警,严格地说并不算警察,就是各派出所警力不足,临时雇佣的巡逻和协查人员而已,和合同制的临时工差不多。出身不好,抛头露面的烂事都这些人干;工资不高,一月八百,还按时发不了;唯一有个好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没警籍没警号偏偏还能穿个警服狐假虎威,没准混上两年,赶个机会能混个警籍,当了正式警察,那可不得了,摇身一变就成了吃皇粮的鹰爪了!

  简凡回家待业几个月后,不但老爸老妈犯愁,把当派出所所长的二叔也惊动了,干脆挂了个名让简凡来派出所干这营生来了,按二叔的话说,这也是个熟悉社会和实践的好机会,如今这社会,最能的两份工作一份是城管、一份就是协警了,能把这两份工作干好,什么都不在话下了。

  上了岗才知道,二叔这话确实是透着真知灼见,当协警上面要应付所里警察、下面要狐假虎威吓唬老百姓、隔三差五还和城管、公路巡警联合执法,上街追堵赶车挑担的小商小贩。这还不算难的,乌龙这样的小县城一般都没什么大案,但值班时候烂事从来不断,喝酒的、打架的、俩口子拌嘴的、学生娃闹事的、丢自行车的、家里玻璃被砸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烂事,甚至于谁家的猫狗丢了都跑派出所里来找……哪件事处理不好都会遭人骂,不是让辖区的居民戳着脊梁骨骂就是被所里领导指着鼻子骂,实在不是人干的活!

  工资不高、名声又不好,担的责任还不小导致协警队伍换人特别勤,三五个月就能换一茬人,亏得简凡有眼色才躲过了不少烂事,勉强混了半年,不过即便是这样,每天上班的时候简凡还是觉得心虚。还真怕不经意摊上件什么烂事被开了,这破工作倒不怕丢,就怕丢人!

  城关派出所离小区不远,步行十分钟就到,白墙蓝底写着人民公安四个大字就是上班拿薪水的地方了。十八点,是一天交接班的时候了。

  刚进大门让简凡诧异的是,今天的治安协警和干警都到了,估计又有紧急事件了,要不不会把人全召集起来。简凡快步跑到队尾插到协警治安队伍里!

  协警和干警有明显的区别,那身警服的质地就差远了,穿到外面还能唬唬人,和干警们站一起,一帮子穿着山寨版警服的无业游民!

  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所办里走出来一位女警,四十上下,边走边喊上了“同志们,今天是特殊情况把大家召回来啊,都精神点,别一个一个跟打了败仗似的!立正……”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声音比破锣的穿透力还要强几分!

  这警花可小看不得,姓邰,名水仙,是所里的指导员,仅次于所长的位置。虽然名为水仙,可长相和身材和水仙实在相差甚远。典型的上面没有起伏、下面没有凹凸,和蒜苔倒差不多!偏偏还好打扮,好骂人,一帮子警不警、民不民的协警,最怕的倒是这位蒜苔阿姨。

  所里四十人,听着指导员的口令都直了直腰杆,直愣愣地盯着指导员。

  简凡心里直打鼓,这……这不会是又让大家去办什么黑事去吧!一遇上拆迁、上访、城管打人了或者城管被打了,再不就是哪里捞出个死人来,要不就是所里哪个领导想去整谁给谁找麻烦,铁定把协警拉出去顶缸。上次的烂事就是乌龙河里捞出具尸体来,简凡带着一组看了一天,一直等着刑警队的人去,看了一天不打紧,做噩梦倒做了一个月。

  果不其然,邰指导员话锋一转,战前动员就开始了:“同志们,这段时间大家都表现不错,要再接再励,要时刻保持一百二十分的警惕,严防死守,绝对不能让违法犯罪破坏大好和谐形势,绝对不能让一小撮坏份子破坏良好治安环境,我们所是连续六年综合治理优秀单位,绝对不能让荣誉丢在我们手里……今天,我们要配合市局刑侦一大队出一项特别任务!大家说,有没有信心!”

  “有!”简凡跟着一干协警有气无力的喊着!一听这话泄气了。

  喝酒打架闹事调戏良家妹妹还差不多,跟着片警打秋风查歌厅逮小姐都愿意去,跟着刑侦大队出任务,又危险又没油水,鬼才愿意去呢。

  “大声点,有没有信心!”指导员非常不满意这个精神状态。

  “有!”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好……稍息,下面秦队长给你们安排任务!”指导员说着,所办公室里已经走出来三个人,便衣,领头的一位壮观无比,简凡一目测身高,怕不得有一米九了,比身后跟着两个小个子,足足高了一个头还多!

  “先给大家发了……每人一份!”大个子轻声说了句,后面的两位拿着一摞纸给发下来了。

  发到了简凡的跟前,简凡心里跟着砰砰乱跳了跳,给自己发纸张的那位,居然是一位女人,瓜子脸、小蒜鼻,眉目里英气逼人却也不失妩媚的女人,如果不是穿着男装、扣着凉帽刻意掩饰着长相的话,绝对是一个美女。

  这警花才算一朵花,和装蒜的水仙指导员还真不能同日而语了!简凡注意到警花右眉骨有一个小小的红痣,长发卷进帽子里了,可简凡丝毫不怀疑如果放下来也是长发飘飘别有一番风情!……哇,不知道配枪了没,握着枪来一个回眸一笑,噢,不!回眸一枪,那可是谁也挡不住滴!……要是长发一甩、双枪齐发,简凡霎时想起了古墓丽影中的劳拉,再看这位警花,厚唇大眼,妩媚着透着英气,还真和丽影中的人有几分相像!

  哟……今儿有眼福,连着见美女!……简凡YY着,眼光不老实地朝下看,宽衣长裤旅游鞋,实在看不出身段来,大为失望!

  那女警仿佛已经发现了简凡的眼光不老实,手上的一摞纸顺手一晃扫过简凡的脑袋,吓了简凡一跳,一抬眼看着女警笑着指着他手里的东西,轻叱了句:“仔细看嫌疑人,别看我!”

  “噢……”简凡有点不好意思地收回了眼光,把纸展开,一看,又乐呵了,纸上是四个长得歪瓜裂枣的大脑袋相,嫌疑人的肖像,一个秃头一个长毛俩短发,一个像胖萝卜、两个像削了皮的土豆、剩下一个一脸坷碜,脸像风干了的老牛肉!

  瞬间把这四个人的印象和自己擅长菜品做了一个对比!加深了印象,在识人方面干过饭店的都眼贼,简凡看人脑袋都习惯性地和萝卜土豆猪头肉混在一起,差不多达到过目不忘的水平了,这也是当厨子的本事,饭店一些老客户,你要忘了称呼那可大大地不妙!

  协警和干警们看着,窃窃私语着,配合市局的办案不是第一次了,大案子的排查、走访收集线索其实都是基层派出所完成的,不过到了一线拼刀拼枪的,可就是这些真人不露相的刑警们了!大家在看一干便衣的刑警时,倒也不无尊敬的目光。

  这边看着,大个子警察说上了:“同志们,你们手里的肖像,是四天前在省城大原市抢劫金伯利金店的嫌疑人,五个抢劫嫌疑人已经有一人落网,画像上的四人在逃,根据我们掌握的消息,压在身上滚来滚去亲来亲去这个四个人已经逃出了省城外围的封锁线,其中有两个人是乌龙籍,他们很有可能顺着国道或者二级路穿过乌龙县出省……你们的任务是,在指定的路口设卡,守株待兔……我强调一点啊,四个嫌疑人手里都有枪,在大原金店抢劫案中已经有两人受伤,你们发现嫌疑人或者遇有紧急情况迅速上报县公安局指挥中心,不得擅自行动……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一干协警有气无力的喊着,都悻悻地骂着,不是骂嫌疑人,而是骂刑侦大队的,给老子找事干,今儿晚上,又回不去了!

  “好……准备出发……”

  刑侦支队的,安排了任务走了!邰指导员摊着地图指了城关派出所辖区的九个设卡点,分配给了协警队四个点,简凡看看四个设卡点,挑了一个,带着一组四个人,驾着小长安警车出发了……

  ◇◇◇◇

  “组长,你怎么选了最远的地儿?乌龙峙口离城可还有十几公里呢?”

  出了城、下了二级油路、上了乡公路,磕磕绊绊的土路颠簸的难受,驾车的是简凡,大学时代考的驾照还真管了用了,家里有辆拉菜的小五菱,单位这小警车,还是简凡开指导员放心,要说怎么也算老司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