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啊啊啊'来插我,非常污黄的短文

2020-12-27 19:37:58托博塔斯知识网
有几个人谈了这个案子,涉及到通奸。他们谈了话题,就分手了,胡说八道。简凡静静地坐着,随意翻着越来越厚的记录和文件,一张张或忠诚、或奸诈、或诚实、或撒谎的面孔交织在一起。简凡觉得他不能同意,没有线索,觉得任何人都像一个嫌疑犯;经过仔细研

  有几个人谈了这个案子,涉及到通奸。他们谈了话题,就分手了,胡说八道。简凡静静地坐着,随意翻着越来越厚的记录和文件,一张张或忠诚、或奸诈、或诚实、或撒谎的面孔交织在一起。简凡觉得他不能同意,没有线索,觉得任何人都像一个嫌疑犯;经过仔细研究,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清除嫌疑人……哦,是的,除了一个人,最大的嫌疑人:魏莉。

  但是这个人让简凡觉得他一点也不像嫌疑犯。除非真的如古语所说,奸如忠?

  无聊地想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正想和大家聊聊,却被兜里的电话打断了。看到曾楠的时候,收到后只听了一句。当我放下手机的时候,我忘记了我刚才要说什么。看着石,我诧异地盯着自己。简凡突然笑了,笑着说:“这个人没念经就坐飞机回来了.谈论曹操.杰森。中午用小火炖了一锅狗肉,现在差不多熟了。石阿姨,严叔叔,还有你,杰森,今晚我们是不是不要在一起了?冬羊夏牛和四季猪,最多的补充就是吃黑狗,新鲜的狗肉,但比不上它。”

  几个人面面相觑。这时候这个小调查组就交心了。说这话的时候,最后一个嫌疑人魏莉回来了。然而,他更感兴趣的是听说吃狗肉。杰森自然想要,而且一直答应。简凡看着严世杰,笑着热情地邀请他:“严叔叔,狗肉可以补五痛七伤。”

啊啊啊'来插我,非常污黄的短文

  石拍了拍桌子,吩咐老严:“是,是,走,走,谁也不能离开组织。老严,你穿什么,嫂子管你这么紧。你不是回家喝自己的米汤吧。”

  “简凡,如果你想处理这个案子,我不必退缩,我可以再工作十年。”严世杰笑着下手,他答应了。

  直到现在,案子还没有突破,但是几个人的关系突飞猛进,一起进退。还没到下班时间,几个人有过去有未来,悄悄溜了.

  第五十六章我好久没去日本了。

  “嘿,简凡,你现在不能来。”

  “怎么了?这么大了还翘班?”

  “吃坏了呗,她女儿胖丫早上打电话来,说她妈妈半夜流鼻血,生气了。现在她正把冰冻的冰棍放在家里生火吃.啊,奇怪。为什么老阎没事?我今天心情仍然不好.我也很好。你们.哦,你吃得不多。注意,你老了,你姑娘比你老了还凶。以后别怪我没事找事。

  在楼前找到停车位后刚下车。杰森笑着报告了今天早些时候的情况。前一天晚上,四个人在简凡家吃了两大盘红烧狗肉,他们吃得掌声雷动。吃完后,他们打包了半盘。本来他们以为四个人在一起不容易。他们不得不多吃多喝,互相交流,以联络感情,鼓舞士气。谁知道他们先放下了最凶的女人?

  “这不能靠我。你昨天也在。”简凡听了,笑着解释说:“昨天吃饭的时候,我提醒他老人家体虚脾冷,吃了一大补药。当时大妈典型的脾热过盛,不能多吃。她还说她能消化胃里的一切.哈哈.狗肉比药更厉害,而且很有灵性……”

  杰森听到后接受了,但又奇怪地问:“喂,我怎么没事了?”

啊啊啊'来插我,非常污黄的短文

  “胡说,你肯定有事。”

  “不,绝对不是。”杰森摇头否认。

  简凡停下来,指着杰森:“停.敢说自己不燥热,喝几杯水?”

  “那个有。”杰森点点头。

  “敢说自己性欲不强,昨晚是不是那,那,那两次?”

  简凡学会了跟随红色调,用一只手做一个手指,一个戒指,然后把他的手指放进戒指。杰森脸上带着惊讶的表情回头看着简凡,他的嘴唇颤抖着,笑了笑,然后什么也没说。他猜对了,真的是那个,而且好像不止一次。

  两人捂着肚子笑了好久。范俭解释后意识到,这种材料中的枸杞和菟丝子以及狗肉本身具有壮阳补肾的功效。服用可使气血溢出,脉沸腾。另外,细汤煮的时候,红色喝的最多。这么大的火,应该是立竿见影的。两个人窃笑着,咬着耳朵猜测老严晚上是怎么不被允许回家的,这时她听到有人喊杰森。回头一看,简凡不认识他,但杰森笑吟吟的迎了上去。简凡是个30岁左右的壮汉,看上去很面熟。经过介绍,他知道自己是伟力公司的营销总监。再介绍一遍,他知道自己是原来重罪小组的刑警。辞职后在VIA房地产公司工作。这时,再看看以前的同事,穿着西装打着深色领带,打扮得像个成功人士,脸上笑容可掬,彬彬有礼,没有警察的影子。

  两人聊了几句,那人开着一辆现代的车走了,但杰森看着这样的举止眼神中带着羡慕。简凡拉着张杰上楼,歪着嘴,轻蔑地随意问道:“你以前的队友?你为什么投敌?”

  “咱.这怎么能被称为兵变呢?这叫职业选择.这被称为兵变。兵变有车有房,老婆孩子脸上也有光。我们付一点钱,全部给他老婆。我一个笑脸都不会摆,自己的烟酒还在外面蹭,谁不哗变?看这个人活的多滋润,跟我们一样。你这么大,就得当枪使。”杰森解释说,他显然原谅了他以前的队友。

  简凡对此不屑一顾,他说:“哦,不是吗?杰森,我想你会把魔鬼放在一边。绝对是汉奸。当警察,你想当警察,是不是?”

啊啊啊'来插我,非常污黄的短文

  “想.你为什么不愿意,但我猜想李伟看不上我,现在他谈论辞职和跳槽。他是个模特,那个王为民.至于我,除了抓住他的胳膊,用压腿法抓人闹事,我什么也做不了。这几天有能力进公司拿不到工资;有前途的跳槽,处于低谷的失败者.但是我们刑警队还不如卧槽,他妈妈加班,吃苦,危险不准退,工资不高,老婆孩子还要交税。选择当警察是一个严重的错误。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如果想转行,只能加入黑社会……”杰森看起来这个意识不是很高,眼神很复杂。红得紧。

  简凡看张杰这么没出息,开了句玩笑道:“走吧……哪这么多牢骚!黑社会更不收你,还以为你小子是卧底,那还不如卧槽呢?”

  “哎哟,我想起来了。”张杰好似什么恍然大悟一般,快步跟上拉着简凡道:“我明白为啥你当临时组长,还硬扯上我了,回头又把老严、老时拉来了。支队长是别有用意呀。还是领导有一手。”

  “什么用意。”简凡一怔没想明白。

  “咱们都没人要呀?”张杰说着便脸上放光,说了个稀里古怪的理由,看着简凡理解不了这等高深的理论,立马解释着:“……你看你啊,光会吃,光知道吃;我呢,光会惹事;老严吧半退了,就不退也没见他会干什么;老时吧,就更不用说,浑身除了毛病就是一堆肥肉,走到那,那儿就鸡飞狗跳……咱们这四个人虽然不咋地,但对于支队政治思想以及忠诚度上绝对是合格滴,为啥呢,因为咱们叛变无路,投敌无门啊……呵呵,亏了支队长这么聪明啊,选了这么个临时组长,经常带着大伙吃,要另请个稍有点架子,早散伙了。”

  张杰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细数着此次调查组四个人的特性,还真有点一言以敝之的精辟了,不过这话听得简凡直翻白眼,气得剜了几眼都没说上话来,悻悻地指着张杰半天才憋了句:“张杰,你不是太有才……你他妈是巨有才。”

  被损者与损人者都不介意,俩个人从嘻笑又到了争端,你一句我一句辨着,上了楼,虽是租赁的公司房址,可也让观者不敢小觑,出了电梯足有二十平米大的空间整个都是迎客台,前台俩位穿着整齐的MM笑脸迎着简凡和张杰,眼前就是威盛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几个镏金的大字,简凡一眼注意到,连前台MM用的都是IBM笔记本电脑。这里空间虽小,可气派一点都不觉得小。

  一亮证件,来之前已经打电话预约过了,一位长得颇标志的前台妹妹领着俩人到了会客室,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把二位领进了李威会客室。

  这是最后一个要排查询问的,简凡的心情有点复杂,单不说俩人以前曾经有过密谋,就是冲着和唐大头的那层关系、和曾楠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简凡都觉得此行有点难堪之虞,而一直到此时也无法理解伍辰光支队长的用意,连着几天的排查不闻不问,就像放手让自己去干一样。但问题也就在于此,如果放手彻查此案,支队长明显给了警力的条件都不足,就像敷衍塞责一般。而且如果再一查究往事惹恼了李威,那么像支队长后续说的那些什么什么乘势而起、乘机而入的设计,简直就成了笑话了。

  走进门的那一刻,简凡甚至还觉得自己仍然被扔在浆糊锅里,说是查案,其实还真不知道,这个案子究竟有什么可查的,这么伤脑筋的事,如果不是为了那本味谱,简凡宁愿和前几组一个样子,下一个曾国伟监守自盗待查的结论……

  ◇◇◇◇

  偌大的会客室,围着一圈黑色的真皮沙发,很庄重,八成也是公司开会的地方,居中而坐的那位,正是多日不见的李威。

  终于又一次见到了曾经的警界传奇人物了,坐着的李威腰杆笔挺,估计那是多年军警生涯养成了习惯,偶而抬眼一瞥,眼光像要看穿人的心肺一般犀利。一进门,连向来大大咧咧的张杰也显得有点拘束了,和王为民比,此时正襟危坐正翻看着报纸的李总不像奸诈写在脸上,而和肖副局、杨局长相比,笑着起身招呼的李威又不像那么大架子、那么大威风,这种亲和不像是居高临下而来的,就像朋友之间那种亲和,当然和乔小波、和伍辰光支队长,和涉案任何一位,都没法比。

  这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刚刚落坐,简凡的心里和剩下的几位一比,下了这么个定义。见面时日久了,越了解越觉得这个人颇不简单。

  李威客气的寒暄着,前台迎客的妹妹娉娉婷婷如穿花蝴蝶般给两个斟上了绿茶,抬眼再看这位李总的时候,透着金边深遂的镜片之后,简凡突然觉得有一种被人看着心慌的感觉。或许是心有戚戚乎?不久之前还在这里商议着怎么搞违法乱纪的事,而现在来查的又是违法犯罪的事实。

  “二位,你们,谁来问呀?”李威笑着看着俩小警察,就像看着顽皮淘气的孩子一般,不过那种笑倒并不让人反感,张杰指着简凡介绍着,这是我们调查组组长,进门几个眼神,倒没发现简凡和李威本就是旧识了,李威一看笑了,笑着问道:“咱们以前也算同行吧,千万别客气啊……如果加上这次,应该是第三十七次对我询问了,不知道你们习惯不习惯,我已经很习惯了,这样吧,我先给你们详细叙述一下经过,你们看如何?”

  看这样,倒有先入为主的意思,简凡微微怔了怔,没想到在最大的嫌疑人这里能得到如此的配合,一怔之后恢复了原状,笑着解释道:“李总,您是老刑侦了,案情很简单明了,案卷上很清楚,我们俩后生小辈,其实也就是有不懂的地方来向您请教请教,其实过程不重要,我就问几个小细节怎么样?”

  嗯!?李威倒怔了,脸上颇有几分讶色,不过这话好像说得挺入耳,就见得李威态度更和霭了几分,笑着应承道:“这是第一次没有用把我当成嫌疑人的口吻说话……哈哈……难得,好,没问题。”

  张杰摁着录音,拿起了笔,简凡却是双手放在膝上分外恭敬地问道:“案卷显示,前七次的排查,最终结果都把矛头指向失踪十四年的曾国伟,您和他是同事,您觉得应该是他吗?”

  简凡眼中的不动声色好像在炉后灶前和射击训练场啊啊啊'来插我上已经练就出来了,只是一副长波不起澜的样子,很冷静地看着李威。李威被这个问题问得蹙眉了,像是思索、像在回忆、也像在斟酌语句,半晌无语才摇摇头,很郑重地摇摇头。

  简凡微微一惊,如果在情况不明的条件下,把责任归咎于曾国伟,这是一种务实的态度;如果要提出异议呢,那就代表一种慎重的态度。从以往的情况看,务实的多、慎重的少,但现在看这样子,李威比其余几个涉案人好像更慎重,这一点又不太契合他和曾国伟有旧怨、而且是情敌的事实。

  “能提供您的判断吗?”简凡谦恭地问道,简凡的脑子里突然飞过时继红关于李威的流言蜚语,不知道那些事是真是假,而此时的感觉却是,谁要把这种男人甩了,那好像真有点瞎了眼了。

  李威思忖了片刻开口了:“客气了……作为一名刑警,对于一个案子应该有你起码的直觉,不独是我,我想大部分看了案卷的对于曾国伟犯案都应该有最直接的判断,应该不是他……我提供几点你们参考。第一,作为一个父亲,妻子早逝,唯留一女尚未成人,又没有什么大变故,这种情况下抛下幼女自己亡命天涯,十四年不见踪影,说不通。第二、放在犯罪者的角度考虑,要逃过全国各地警方的排查,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最起码得选好出逃路线、准备好跑路钱甚至于联络人、藏身之地,这不是仓促之间能办好的事。而他一逃就是十四年,这可能吗?如果非要说他隐姓埋名躲在某个角落里,置他的亲生女儿不顾,专案组相信,可我没法相信……第三,还是放在犯罪者的角度考虑,一件文物,特别是非常污黄的短文价值连城的文物,这东西走私有他特殊的途径和通道,这不是他一个普通警察能接触得到的,何况是个内勤,他偷了那些东西等于是废铜烂铁,根本出不了手……理由很多,我想哪一个专案组都考虑到了这种情况,甚至于大家心里都认为曾国伟是清白的,可都没办法,查不到真凶,只能让他背黑锅了,对吗?”

  李威缓缓地说着,身子直靠着椅背上,双手交叉在腹部,像老僧坐定一般,举重若轻地说了这一番,像是回到了刑警生涯中那种缜密的思维。

  这角度很客观,简凡心里暗暗有几分敬服,其中的理由和自己想到的几近相互印证了,看着李威清澈深遂的眼神,简凡心里有点打鼓,不过还是鼓鼓勇气小心翼翼说道:“李总,对您的行事我有一点不了解……曾国伟失踪、裴东方自杀,乔小波被清退,理论上说,不管是谁泄密,能背这个黑锅的人已经增加了,而您审查结束的时候没有选择辞职,却在被调任我们现在一队代理队长的时候辞职,这件事,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对不起,如果涉及隐私,您可以不回答。”

  “呵呵……这个呀,不涉及我的隐私,涉及你们的隐私了,或者说,我们共同的隐私。”李威欠欠身子,又一次出乎意料,不仅没有什么尴尬,反而开怀地笑上了,笑了几声示意着张杰说道:“把录音机摁了,我告诉你这个隐私。不用记录,大家都知道。”

  张杰看看简凡,简凡点点头,啪声摁了录音,就见得李威招招手让二人上前来,俩人几步上前,就见得李威捋着袖子,把胳膊直伸到二人眼前。俩个人一看,霎时抽了一口凉气。光滑的腕部隆起着两道环形的伤痕,年深日久和肤色根本不一样,都是行业中人,一看便知道那是手铐形成的勒痕、小臂、肘部都有类似的伤,历历在目,甚至有点触目心惊。简凡和张杰互看了一眼,心里挖凉一片,不知道李威要干什么。

  “你们,见过乔小波了吧?”李威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的人。一听这话,简凡心下一凛,猛地明白了为什么乔小波见着穿警服的就打颤发抖,敢情也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后遗症了。刚刚一愣神就听得李威说道:“乔小波差点被专案组的吓成白痴,出来好多年都不敢出门,我听说呢裴东方是被三个组轮班审了几天受不了,逼急了才从三楼跳了下来……我很庆幸我当过几年兵,脸皮呢,比他们厚几层;身子骨呢,比他们结实点,虽然我的嫌疑最重,可不是我,我要是死了更说不清了,所以呢,我就选择赖活着了……呵呵,我这可是有证有据啊,而且你们肯定在案卷上没有看到过。包括裴东方的死,你们肯定也不知道详情。”

  像是玩笑一般说着这些难以启齿的往事,李威的坦然和大度让简凡和张杰有点脸红和心惊,如果说当时没有过刑讯逼供那是假的,只不过没想到能留下的痕迹是如此之深,十几年拿出来仍然让观者无法释怀,简凡看着李威淡然一脸的表情,突然想到了蒋姐说得那茶中三道,到了最终顿悟的时候,或者就是茶道到了极致,一切都淡如轻风了。看着李威正端详着自己,简凡笑笑,轻声道:“李叔,那我更不明白了,好容易苦尽甘来了,也提拔了,为什么还是选择辞职呢?”

  “呵呵……”李威摇摇头笑笑,看看张杰,又看看简凡,释然地说道:“处在你们这年龄还理解不了,这样说吧,我在你们这样大的时候也是热血青年,当时我们就靠着拳脚和铐子办案,我觉得我问心无愧,因为我是警察,我身上的警服代表着正义……可正义又是什么?是拳脚?是手铐?是无端的猜测和怀疑?是对嫌疑人的精神和肉体折磨?这些我曾经都相信过,有时候即便是有所过份,我也会用正义作幌子为自己开脱遮丑。可在这件案子中,十四年前,当我从一个施虐者向一个受虐者角色转换的时候,我开始理解一个人被戴上手铐的时候,心里是多么惶恐,那怕他是清白的;当我被铐着被同行连番审讯的时候,疼痛和疲劳就像我曾经施加在别人身上的一样,我那时候想到最多不是洗脱我自己,而是在扪心自问,我曾经做得是对,还是错?我是不是曾经像被别人冤枉一样,冤枉了很多人……如果不是裴东方的死,案子不停,我估计脱不了身;至于调任一队的代理队长么,那是对这些隐私隐瞒的一个筹码,好捂住我的嘴……后来我想当当正正地主持一次公道和正义,想洗脱我的嫌疑,洗脱曾国伟身上的嫌疑,可同样被阻止了,没有人给我这个机会,除了辞职我还能怎么样?……一个人可怜之处不是他没有信仰、也不是背叛信仰,而是被信仰抛弃和背叛……我,就是那个可怜人。像以前任何一次一样,我坦然接受你们的调查,我为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张杰和简凡听得这位已经去职多年的警察前辈之言,声情俱有、言辞恳切,而对于前辈所说的那些司空见惯的拳脚手铐之事顿觉冷汗涔涔,呆立在桌前看着要来调查的嫌疑人,好像自己俩人成了被质问的角色,此时方觉得,本案最大嫌疑人李威身上,什么样的复杂东西都有,独独不像有嫌疑……

  三个人像泥塑木雕一般静止了良久,还是李威轻叹了声打破了沉默,颇有长者之风地劝慰着俩人说了句:“小伙子们,都坐下吧,茶快凉了……”

  第57章 良策何以求

  “小凡啊,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出了大厦,李威很和气地抚着简凡的肩膀,就像亲人送别一般,张杰先一步上车发动着了,简凡侧头看看李威,客气地说道:“李总,跟我还客气呀?”

  “嗯,你和楠楠呢,我不是干涉你们俩之间的事啊,楠楠妈妈去世的早,她爸爸又出这种事,这孩子从小就要强、有主见,不过呢,有时候行事不按常理,性子也野一点,你们俩呢……要闹什么小别扭了……你多让着点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嘛。”

  李威和霭地劝慰着,怕是简凡被打,早从唐大头嘴里传到这儿来了,而且一传到这儿,八成没什么好话,这话里的暗示怕是真觉得俩人不清不白的厉害了,不过站在一个作为长者的角度来说的这话,听上去并不刺耳。

  “知道了,李总,您放心,我们和好了。”简凡笑着不咸不淡的扯了句谎。心里暗暗打鼓,看这样子,李威对曾楠的关心却不是装出来的。

  “那就好……案子有眉目了告诉我一声,需要什么帮助尽管提,谁要是能在这个案子上突破,大原刑侦档案里,可要划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啊……”李威笑着说道,和简凡握手告别着,不远处张杰鸣着喇叭。

  “肯定有人划,不过是我的可能性不大……李总,回见。”

  简凡笑着应了句,回身招着手上了车,俩小警驾离了大厦停车场,远远的还看着李威站在那里,笑着招手再见。

  此次谈话是调查以来最顺利也是收获最大的一次,三个人足足谈了两个多小时,不过主要的内容还是基于李威对整个事件的分析,谈话一完倒让简凡心里觉得怪怪的,好像自己不是查案来,就是来聆听教诲了,至于结果嘛,不太敢恭维,仍然是一头雾水。

  张杰也有同感,驾着车侧眼看看简凡,诧异问着:“哎简凡,这没来的时候,我觉得李威嫌疑最大,这一问完了,我倒觉得他没嫌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