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控制欲超强攻控制受排泄,师兄他又因我入魔了

2020-12-27 03:53:06托博塔斯知识网
黄陵的眼睛是明亮的,就像一个等待史诗任务的探险家。“算了,我没什么好帮你的。”纳粹说。黄陵似乎被泼了冷水,他的热情瞬间冷却下来,但他很快振作起来,说道:“比如,让你摆脱清秀道观,或者带一个超级强大的超能精灵来增强你的力量.这些都可以

黄陵的眼睛是明亮的,就像一个等待史诗任务的探险家。

“算了,我没什么好帮你的。”纳粹说。

黄陵似乎被泼了冷水,他的热情瞬间冷却下来,但他很快振作起来,说道:“比如,让你摆脱清秀道观,或者带一个超级强大的超能精灵来增强你的力量.这些都可以!”

控制欲超强攻控制受排泄,师兄他又因我入魔了

“超能力是个精灵……”纳粹犹豫了。其实随着玩家实力的提升,她也觉得用现有的精灵很难应付玩家的挑战。“不,有胡地、傻瓜娃娃和艾路雷朵。够了。”

纳粹党人话不多,只回答黄陵问题的后半部分。至于离开清秀路馆,则完全无视。

她不是无法逃避,随便让人打自己,甚至上交贡献值,她可以随时逃避,但是她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绿色环境,所以她不想去。

至于艾路雷朵,她是纳粹两个月前安抚的小精灵。当她安慰她时,她是奇鲁莉安。她本来想让她进化成沙娜朵,但毕竟是男的,很抗拒进化成沙娜朵。

最终演变成了艾路雷朵。

毕竟想穿女装的男生不多.

当流言传到这里时,黄陵严肃地说:“真的够了吗?”

他调查纳粹最近的战斗非常艰难,因为纳粹的连胜,很多玩家打起精神想引进清秀道观。

纳粹要维持现在的状态越来越难了。

她需要足够强大,没有弱点的精灵来守护道观。黄陵对此深信不疑。

“够了。”纳粹平静地说,但她颤抖的手指出卖了她。

“青铜钟怎么样?”黄龄问道。

纳粹的眼睛一亮,她立刻转过头去。“不太好。”

“难道青铜钟?钢铁超能系统的精灵几乎是万金油。只有地、鬼、火、邪系统才能真正克制铜铃。如果是漂浮的,只有鬼火邪系才能克制。对很多属性也是双倍抗性,双防太高。这不就是你缺少的吗?你要这样的精灵?”黄龄说。

他的声音似乎被蛊惑了,让纳粹动摇了。

控制欲超强攻控制受排泄,师兄他又因我入魔了

用超能力学习法去换一个超一流的青铜钟,似乎也不是什么损失。

很公平。

看着黄陵闪烁的眼睛,纳粹党人见到她时点了点头。“是的。”

黄陵笑了,他知道纳粹抵挡不住青铜钟的诱惑。

事实上,如果黄龄没有足够强大的精灵,铜钟是不会被送人的。

这个精灵并不是异常强大。

就连黄龄也渴望得到它。

“一言为定!”黄龄伸出手。

纳兹有些疑惑,但她还是伸出手和黄龄握手。

黄龄轻轻地握着纳粹的小手,柔软而虚幻,让人无法用力。

第四章示爱

北京,西郊。

控制欲超强攻控制受排泄,师兄他又因我入魔了

因为她与纳粹的约会,黄陵也有理由成为纳粹的朋友。据报道,黄陵是纳粹的第一个玩家朋友。

对此,黄龄只是耸耸肩。

没办法。漂亮的朋友太多了。即使是第一名,也只是让黄陵有点激动。

范钦在机场迎接了黄陵和白兰西,并把他们直接带到了西郊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这也是铜钟居住的地方。遇见它是很平常的事,但是有一天范钦和郑青吃了野生的食物,拿出精灵的食物喂精灵。

不知道是受不了两个人的甜腻气氛,还是被精灵食物吸引,还是两者都有。当范钦准备移动他的手和脚时,青铜铃冲了出来,当他拦住范钦时,他拿走了精灵食物。

当时,范钦非常愤怒,派斯莱德去准备与铜钟战斗。

最终,斯莱德金惨败。

如果范钦没有意识到这个青铜钟是此刻最好的精灵,它将会是一个顶级玩家。

在路上经历了一些事情后,范钦想起了要来北京的黄陵,打算让黄陵安抚小精灵。

“上次在西湖战场,你的排名不是很高。为什么打不过青铜钟?”黄龄问道。

“其实一个月前,我有机会收服的只有最好的75级毒骷髅蛙。就是带着那只毒骷髅蛙,我在你之后经过西湖战场,打败了BOSS。但是,飞到战场上,一开始就被于兵淘汰了。”范钦苦笑道。

黄龄明白了。

目前,范钦团队中最强大的精灵是毒战系75级毒骷髅蛙。

青铜钟是钢铁超能力系统的精灵,资质好,属性克制,甚至免疫。

根本没有打架。

难怪范钦不顾一切地去抚慰铜钟。

“相比之下,下次遇到无法说服的强大精灵,可以介绍给我。”范钦拍拍黄龄控制欲超强攻控制受排泄的肩膀说道。

“凯路迪欧,你接受吗?”黄陵问,“我和他关系很好。也许我可以给你一个挑战的机会。”

“不要脸。凯路迪欧的畜生,我上去不能被打死!”范钦凝视着。

“杀不死,让你怀疑人生也没什么。”黄陵耸耸肩。“不然地会阴,我感觉还不错。我会适当地虐待你。”

“不能说点靠谱的吗?”范钦感到非常虚弱。“再说,你怎么认识这么多神兽?上次在西湖呆了很久。虽然我看到了凯路迪欧,但是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可能这就是性格上的差距吧。”黄龄微微抬头看着天空说道。

“去你妈的!”范钦笑骂道。

看着两人互相挖苦,郑晴和白兰西笑了笑,布置好野餐道具,打开了香气扑鼻的饭盒。

控制欲超强攻控制受排泄,师兄他又因我入魔了师兄他又因我入魔了

“咳咳,那我先吃饭了。”秦方刚想去拿午饭,被郑青打开了。

“等等。”郑晴说:“对了,饭盒有两种。饭盒是新的。猜猜是谁做的。”

“算了……”白玉溪低声说:“黄陵永远猜不到。”

“不,你辛辛苦苦做的午饭,他看不出区别吗?我被捆住了,我很尴尬。”郑晴说。

“我……”凌煌刚想说什么,被范钦打断了。

“连女朋友都分不清厨艺,还好意思说话?给老子闭嘴!”

“你是想打架吗?”黄龄说。

“咳咳,随意。”范钦严肃道。

黄龄很无奈,所以他仔细看了看面前的两种饭盒。便当这种东西,不是国内的,对吧于野餐而言,便当还是很必须的。

4盒便当,光是便当盒就区别很大。

分别是两盒圆形的和正方形的便当盒,其中圆形盒子上刻着淡淡的花纹,不仔细看是分辨不清的。

正方形的便当盒则显得很朴素,只不过如果从侧面,却能看出些细腻的地方。

至于里面盛放的东西……

圆形的便当盒里盛放的是典型的日系食物,寿司、刺身等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