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舔血人物,老师老师

2020-12-27 01:14:52托博塔斯知识网
“我想摘!我要摘!”女孩俯下身,蹲在黑脚的耳朵上,喊道:“玄默,给我捡起来!”“好,你坐稳了!”龙发出长长的哨声,摇着头和尾巴,径直向天空飞去。“玄默,你真好。我喜欢你!”女孩抱着龙的脖子,在龙的头上

“我想摘!我要摘!”女孩俯下身,蹲在黑脚的耳朵上,喊道:“玄默,给我捡起来!”

“好,你坐稳了!”龙发出长长的哨声,摇着头和尾巴,径直向天空飞去。

“玄默,你真好。我喜欢你!”女孩抱着龙的脖子,在龙的头上吻了吻。就在黑蛟的身体快要冲进云端的那一瞬间,它突然好像被吓到了,一下子掉在了天上。

“哇,玄默!”女孩抱住他的脖子说:“你在干什么?”

“……为什么吻我?”男人的声音似乎有点害羞。“你,喜欢我吗?”

舔血人物,老师老师

“是的,你就像我的亲兄弟。我不喜欢你喜欢的人?”

"……"

龙的身体咆哮着从天而降。女孩大叫:“你不是要陪我去摘星吗?”

“我突然尿尿了。”

"……"

“凌仓仓……”过了很久,男人突然低声说:“我不管你什么意思,我就冲你这句话,就算我为你死,我也心甘情愿!”

….

苍白的灵魂感觉到来自他内心的灼痛。仿佛有一团烈火从阎身上烧过,痛彻心肺。她想把心脏拿出来看看。为什么这么疼?

她想睁开眼睛看看,但什么也看不见。有一个巨大的白色影子向她走来,一步一步,每一步似乎都踩在她的心尖上。当他来到她身边时,她的眼泪终于抑制不住的汹涌而出。

“东方,我再问你一遍。”那个女人的声音颤抖得几乎没有调子。“你,真的想嫁给凤欣吗?”

舔血人物 舔血人物,老师老师

“是的。”男人回答简单,没有任何起伏,没有任何情绪,只有冰冷。只有那双漆黑的眼睛,透过白雾看着她燃烧。

“好。”良久,女人淡淡地说了一句话。她从怀里掏出一个蓝色的玉簪。“东方,这个还是蓝色的,我还给你。你嫁给我之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话落,她的身影蓦然一闪,握紧双手,刺向男子的胸口。

站在那里的那个人没有逃走。

有滴滴答答的血顺着簪子往下滴,落到地上。那人嘴唇发白。他握着那个女人的手,把她引向他胸口深深的一刀。

“如果能感觉好点,就刺。”男的声音依旧冷漠,女的咯咯笑着,“我得让你好好活着,活着看到我和别的男人相爱白头偕老。”

那女人笑着看了他一眼,猛地把他胸前的簪子拔了出来,鲜血溅了出来,溅到了两个人的脸上。

温暖的血液模糊了这个人的视线。他有些看不清女人的脸,只看到她不肯离开的背影,和她毫不犹豫丢弃的玉簪。

她转过头去,最后没有回头看他。

他剧烈地咳嗽着,黑色的血液从指尖流出,但他没有任何感觉。他只是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玉簪,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抱在怀里。

舔血人物,老师老师

“绿色……”

“绿色……”

“好痛……”苍白的精神不停的摇头,一时间脸色青一块白一块,眉宇间依旧充满了黑气。她全身仿佛在两天的冰火中煎熬,一会出汗,一会瑟瑟发抖,有人在她耳边一个个喊着她的名字。她越是发现自己的烦躁,就越是不停地用双手抠肉,然后使劲往下拉。

“嗯……”突然,有人堵住了她的嘴。她只觉得有冰冷的泉水灌进她的嘴唇和心脏。天气清凉,浓重的白雾渐渐散去。白衣飘飘的男人终于要露出她永远看不清楚的脸了。

“嗯……”她有些嘴唇被吸时会痛。可以说已经不叫接吻了,叫啃。

苍白的灵吸了一口气,突然睁大了眼睛——

端午平静而冷漠的脸毫无设防地撞在她的眼睛里,苍白的精灵的心在颤抖。不知道为什么。恍惚间似乎觉得他的脸和梦里的脸重叠了。

四目相对,苍灵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心头不断鄙视自己,她已经有了五岁的结局,和他有了夫妻的现实,但她也梦想着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或者两个男人,这不是那么端庄矜持。

想着,她有点内疚,就伸出舌头舔了舔他。

一个黑脸男人的眼睛,嘴唇还贴在她的嘴唇上没有离开,此刻她充满了挑衅的动作,以至于端午整个人都快沸腾了,他微微张开嘴唇,把她所有的红唇都包括在内。

“嗯……”苍白的灵魂柔软的身体,梦幻般的眼睛和梦中白人的影子。

“凌!”

有人急切地喊道:“你好吗?好吗?”

声音由远及近,听出是米云的声音,苍灵一惊,连忙推开那人,但没多大力气,那人顺手将她搂在怀里,抱着她起身一起坐在床上。

“啊,你终于醒了!”米云一进来就喊道:“你吓死我了。刚才,你好像得了一种神奇的疾病。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他不停地呼唤着什么玄.墨汁,对,宣墨。这宣墨是谁?”

苍岭咳嗽了几声,靠在端武的怀里,低声道:“不知道,”

“不知道?”米云觉得好笑,偷偷看了一眼身后的端午。她觉得这里一定有猫腻。“真奇怪。你不认识这个人。你昏迷的时候怎么能叫他的名字?”

苍白的精神自己也感到惊讶,玄默.这个名字太熟悉了,她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或者说,这个名字一直伴随着她,一直出现在她的梦里。

“我经常梦见一条巨大的黑龙和一个漂亮的女孩。黑龙带她到处玩,带她去云朵看星星,看海底的珊瑚。他对女孩很好,女孩每次都和他笑得很开心。我觉得玄默应该是黑龙的名字。”

“那个女孩是你吗?”米云在她旁边坐下。“你昏迷的时候好像很痛苦。你一直在哭。黑龙死了吗?”

“我不知道……”苍玲摇摇头,心里感到很痛。她喃喃道,“我总觉得他在叫我……”

云悱感到万分奇怪,“黑蛟…。听说那是上古时期才有的神兽吧?”

“是…。”苍灵淡淡道:“与龙凤白泽一起列为上古时期的四大神兽,是祖神坐下的第一大护法!”

“那么…”云悱猛的站起来,惊喜道:“阿灵!你是不是和这神兽有什么渊源?”

“哪里会?”苍灵摇了摇头,“我是你生下的,你倒忘记了?我哪里与神兽会有什么渊源?再说了,我只是一具连魂魄也没有的躯壳罢了!”

“阿灵…。”端五在身后紧紧握住她的肩头,“不要难过。”

“不会,已经习惯了。”苍灵笑了笑,忽而从头发上取下簪子,“我还经常梦见一个男人…。”

“啊?”云悱惊叫一声,不觉看了端五一眼,笑的有些尴尬,“是端五吗?”

“不是。”

“…。哦,那你还是别说了。”云悱又是一声干笑,在自家男人面前谈论自己梦到另一个男人的事,确实不太地道。

苍灵盯着手中的簪子继续道:“这簪子里,有那男人的血。”

“什么?”云悱惊讶道:“这簪子在我手里那么久了,我从不曾发现过。”

苍灵拿起簪子对着灯光的方向让她看,只见那碧幽幽的簪子里,在灯光的照射下,有鲜红的血液在里头缓缓滚动。

“真的有?”云悱惊的脸色一白,苍灵收回簪子,放在手心中摩挲,“这簪子刺进了那人的胸膛,因此,簪子里头存了他的血…”她说到这停了停,回身冲身后的端五道:“我想,我们可以回去了。”

……

九重天,化魇池。

这里周遭全部被布下了金色的结界,因此无需一兵一卒,任何人都无法闯进去。

老师老师 但是,也有例外。

金色结界是上古时期的阵法,如今可以结出这种结界的人,整个四海八荒有且只有一人,便是帝君临渊。

但是现在多了一个人,苍灵。

她走前,加固了化魇池周遭的金色结界,以防万一。

因此,重影与凤心来到这里的时候,金色结界是千万年来最为强盛磅礴的时刻。

凤心站在结界外看了许久,唇边的笑容越发魅惑无双,重影站在她身后,轻笑一声,“金色结界是上古时期神女所创,你是她坐下的神兽,应该可以破解的了吧?”

凤心脸色一僵,“那有何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