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校花夹得我很爽,顶胯时被宝贝看见

2020-12-26 01:04:34托博塔斯知识网
于飞看上去很痛苦:“我.我想对她说对不起。”于飞差点骂他不还钱不还手。只过了几次,他的脸就被褶边擦伤了。小白累了,坐下来休息。他指着于飞大骂:“我他妈的问你问题了。你是哑巴吗?”嗯?你们男人为什么这么做?如果你喜欢,就和她在一起。不喜欢就

  于飞看上去很痛苦:“我.我想对她说对不起。”

  于飞差点骂他不还钱不还手。只过了几次,他的脸就被褶边擦伤了。小白累了,坐下来休息。他指着于飞大骂:“我他妈的问你问题了。你是哑巴吗?”嗯?你们男人为什么这么做?如果你喜欢,就和她在一起。不喜欢就说。如果和她分手,为什么要给她不必要的希望,然后让她伤心?为什么?"

  正文第159章如果你生病了,你会去看医生吗?

  小白冷笑道:“收起你的歉意,你这个虚伪的人。就在你控制不住下半身,跟柞走的时候,你配不上你的女朋友。她很好。她只献给你,而你.你不准去找她。”

校花夹得我很爽,顶胯时被宝贝看见

  于飞脸红了:“但我后悔了。在她看到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她绝望的表情。我的心好痛。我知道我爱她。”

  小白抓住他的衣领,冷冷地说:“不要厌恶我,也不要厌恶“爱”这个词。你这样薄情寡义的人,配说爱?滚出去!”

  打败后,旋风般,马不停蹄地去了沙的宿舍。沙的宿舍门大开着,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坐在门口的桌子旁,双臂环抱在胸前,仿佛在等待她的到来。

  小白匆匆走过,抓住她的裙子,忍着胸中的怒火,咬紧牙关问她:“你为什么这么做?”

  柞翘着嘴,抬头看着她。“你在说什么?”

  小白眼里的怒火几乎燃烧起来,她又问:“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和别人的男朋友上床?”

  柞咯咯笑道:“哦,都是你我的事。什么原因?”

  小白的拳头终于打在了她娇嫩的脸上,杜莎被她击倒了。小白再次抱起她,打她,用尖锐的声音问她:“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和你妈还不够吗?房子和汽车公司,因为你,我一无所有,你为什么还不满足?为什么要伤害我的朋友?柞,为什么?”

  柞没有还手,只是冷冷一笑。很快她的脸又黑又蓝。她抓住小白的手,笑了笑,好像她成功了。“为什么?不是为什么,我只是讨厌你。看看你,没什么。除了脑子好成绩好,你还有什么优点,嗯?为什么大家都对你好?你爸爸是这样,宁科也是这样。班上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喜欢你。你为什么?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恨你,我恨虚伪做作的你,校花夹得我很爽我恨戴着面具假装无辜快乐的你,我恨宁科喜欢的你……”

  小白默默地看着她。“你他妈的有病吗?我爸喜欢我是因为我是我爸亲生的。再说我爸是不是对你不好?”你来我家,不就和我吃穿一模一样吗?我爸什么时候虐待过你?另外,我的老师和同学都喜欢我,因为我每年都得全校第一。我把你他妈的所有时间都花在酒吧和夜店学习上了。你怎么敢问我的老师为什么喜欢我?

  最后,宁科喜欢我.你可能要问宁科了。可能我真的有你比不上的高人一等的东西。如果你拒绝接受,你就不能为我压制。这些都不能成为你伤害我朋友的理由。就像我说的,让你不要惹我,否则你会被称为爸爸.你只是记性不长。你总是记性不长。今天我要教训你一顿!"

  小白真的是忍柞太久了,每次都在说,但是这次,她动的很认真,拳头雨点般打在柞上,但是柞忍得住,几乎没哼声,小白也累了,坐到一边,看着柞的嘴带着诡异的笑容,她悄悄瞥了她一眼.

校花夹得我很爽,顶胯时被宝贝看见

  正文第160章你有证据,我也有

  宿舍里出奇的安静。柞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诡异地笑了笑。“其实我更想和宁柯上床,但他对你来说就像一块玉,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毕竟你还是伤害了你的好朋友。”

  小白跳了起来,但看到杜莎走到书架前,拿起藏在两本书中间的手机,瞥了一眼小白,眼里满是不屑。她拨弄着手机,然后慢慢对着手机说:“喂,派出所?我要报警,我被打了,就在F……”

  小白突然眯起眼睛,盯着站在他面前的人。杜莎夫人蜡像馆总是先向恶人告状,她敢以道德败坏为由报警。

  小白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她。她轻蔑地笑了笑:“你报警了?你怎么敢报警?你说我打你。你有证据吗?有证人吗?”

  柞手握着手机。“当然,有证据。刚才我拍了你打我的照片,江。以后去找警察叔叔好好解释。”

  小白摇摇头,低着头笑了。“你真的很难让我为了挖坑而跳下去。不容易。爬到别人床上就是为了让我坐牢。”柞蚕,如果你生病了,可以去看医生,好吗?别疯了,好吗?"

  柞看了看手机上的视频,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江,你真是个暴力分子。不知道宁可见你什么。”

  恋人们有超过半句话,小白对这个身患绝症的人无话可说.

  警车很快开了进来,警察上楼把小白和杜莎蜡像馆都带了进来。派出所离F不远,很快就到了派出所。

  此刻,杜莎开始假装虚弱,捂着脸颊哭泣。是的,她是一个想进入娱乐圈的人。她说的时候眼泪真的来了,她就倒了。真的很可怜我。她抽泣着坐在警察面前录口供:“她上来就打我,我真的很害怕……”

  哭了一会儿,她拿出手机递给警察:“这是她打我的证据。”

  警察看了一眼小白,神色凝重。小白一句话也没说,盯着杜莎。突然,她的嘴翘了起来,她摇摇头,轻笑了两声。警察问她笑什么。她站起来,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手机,向杜莎蜡像馆走去。“你有证据,刚刚好,我这里也有证据。前几天你指示别人打我的录音。”

  柞明显慌了:“你干了什么.您说什么?我.我什么时候指使人打你的?别给我来个血口喷人!”

  当小白看到她死鸭子嘴硬,她在警察面前打开录音,传来两个人的声音. “你敢找人围殴我,你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吗?”小白的声音

  “犯法?我犯了哪条法?教训惦记别人东西的人,这是犯法?”杜莎莎的声音

校花夹得我很爽,顶胯时被宝贝看见

  却见那杜莎莎突然恼羞成怒地扑了过来,她直直将小白扑到在地,她面目狰狞,她的拳头像雨点般落下来:“贱人,姜小白你这个贱人,你算计我?你居然录音,你算计我!”

  警察们显然被这个漂亮女孩吓懵了,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拉开了她,一个大叔警察扶起小白来,看着她披头散发的样子,担心地问:“小姑娘,你还好吗?”

  正文 第161章 姜小白你敢算计我

  小白笑笑:“我没事,没事……”

  杜莎莎被两个警察架着还在张牙舞爪地喊打喊杀着:“姜小白贱人……你算计我,你算计我!”

  小白被她气得笑出了声:“准你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杜莎莎,法律不是你修的,没有谁规定只有你能收集证据,我就不能吗?你找了那么多男人打我,我就不能留下证据了?你报警抓我,我就不能拿出你伤害我的证据了?来把……互相伤害吧,我无所谓了……我真的无所谓……”

  杜莎莎气得脸色通红,双脚不停地踢向小白的方向,嘴里口口声声念着:“贱人!贱人……”

  中年大叔警察一声呵斥:“闭嘴!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注意纪律,不然直接关你进去!”

  小白伸出手指擦了擦嘴角,邪笑着看杜莎莎:“事已至此就看你怎么选择了?是继续告我然后咱们一起坐牢呢?还是私了咱们互不相欠呢?杜莎莎,选择权,在你手里啊。”

  杜莎莎心有不甘地恶狠狠地看着她,她剧烈地喘息着,就好像警察的手一松她就能扑过来将小白撕碎。

  中年大叔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小姑娘,叹了口气:“我看这事还是你们私了吧,都是小事情,没有必要搞这么大是不是?”

  杜莎莎咬牙切齿地瞪着小白,良久,她终于开口:“姜小白,算你狠!”

  杜莎莎挣脱开警察的束缚,趾高气昂地往外走去,她出去时正好碰上进来的李宝儿,杜莎莎冷哼一声和李宝儿擦肩而过,李宝儿冷眼旁观着她从身边走过……

  李宝儿匆匆走到小白身边,一看她披头散发脸上还有两处淤青,顿时红了眼眶,哽咽道:“我都和你说了,让你别找杜莎莎,你们怎么进警察局了?你没事吧?”

  小白拍了拍她的背,安抚她:“哎呀,我没事,没事,没事了……”

  小白转身问警察大叔:“您好,我可以走了吗?”

  警察让她在口供上签了个字又嘱托了几句以后别那么冲动就放了她走。

  外头下起大雨来了,杜莎莎被车子接走了,似乎是她那个男朋友崔伟,崔伟开的是奥迪,想来条件也不算差,只是杜莎莎心比天高,偏是不甘心。

  小白和宝儿蹲在警局走廊里等雨停。

  昏黄的路灯下,雨淅淅沥沥下歌不停,警局院子里的一棵桂花已经开败了,落了一地的鹅黄色花瓣,风吹雨打着树枝,纷纷扬扬地又落下一地的树叶,是秋天了啊,徒添了萧瑟的意味。

  小白看宝儿:“我是被警察带走的没带伞,你出来的时候怎么也没带伞呢?”

  李宝儿瞪她:“我看到你被警车带走都急死了,哪里还有心情去拿伞?”

  小白撇嘴:“你看,这雨看起来一时半会也停不了,看来今天还真是要在局子里待一夜了呢。”

  李宝儿叹气,良久才说:“小白,谢谢你……”

  小白轻笑:“谢我什么啊?我什么也没做,不过是匹夫之勇,揍了渣男贱人一顿而已,还把自己整到警察局来了。”

  正文 第162章 我们一起回家

  李宝儿握住她的手,声音沉沉:“谢谢你不顾一切就为我出头,除了你,没有别人会为了我这么冲动了。”

  雨声渐响,小白柔声细语道:“因为我真的对于斐抱有了太大的期望,我一开始真的觉得他很好啊,能配得上你,他也算温柔绅士,我实在是太气了……”

  雨声下在了她的说话声中,滴滴答答的,好似催眠曲。

  李宝儿叹气:“其实你和我说他和杜莎莎走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很担心,我那样冷脸对你不过是我那该死的自尊心作祟罢了,是啊,我也是个骄傲的人,我的男朋友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我总归是难过的,可我怕在你面前丢人,所以我那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小白嘴角下撇:“抱歉啊,宝儿,我没有顾虑到你的情绪。”

  “哎,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我不是那么拿得起放不下的人,那种人压根都不值得我为他哭哭啼啼的。”

  小白拍她的肩:“这才是我的好基友嘛。”

  两人依旧蹲着,风卷着细雨飘进走廊里,两人笑着往后退了退,李宝儿看小白,问她:“一天的雨,你打电话给你老公,让他来接你啊。”

  小白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住了,她垂眼看着雨水飘落在脚边,不说话。

  李宝儿察觉出她的落寞,连忙问她:“怎么了?又跟夜墨闹不愉快了,也是,他那种大少爷脾气,确实是很难伺候的,所以我说你爱上那样的人是会痛苦的。”

  小白讷讷道:“如果人的感情有一道开关,关了那道开关就顶胯时被宝贝看见能清除所有的感情,该有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