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解开乳罩,拧捏她肿胀花核

2020-12-25 19:25:42托博塔斯知识网
淑庆想了想,终于忍不住了。她发了一条短信:你家不是有洗碗机吗?-->_-->是我记错了吗?顾智脸微微一热,平静地回答:嗯,你记错了。顾小姐回眸看着洗碗机,开始怀疑她会不会在淑清回来之前把那个家伙送到李家。洗

淑庆想了想,终于忍不住了。她发了一条短信:你家不是有洗碗机吗?--> _-->是我记错了吗?

顾智脸微微一热,平静地回答:嗯,你记错了。

顾小姐回眸看着洗碗机,开始怀疑她会不会在淑清回来之前把那个家伙送到李家。

洗碗机:我在乎t-t什么?我是无辜的.

解开乳罩,拧捏她肿胀花核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

什么?不留下?

顾老师:淑庆:

第53章

实习近一个月,淑庆因为适应不了高原气候,嘴唇干裂了一个月,每天喝粥都疼得哭。

口红和多喝水根本不行。听当地老师说,只要你在这里住几个月,你就会适应这种气候。可惜淑清留不了那么久,只能默默忍受。

在最严重的日子里,淑庆甚至说话都有困难,一张嘴就会在嘴唇上拉个洞,引起钻心的疼痛。

她不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不会因为晒黑或者吃不好睡不好而抱怨,但是疼痛持续了一个月,她受不了。

晚上给顾智打电话的时候,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红红的眼睛说:”.你不知道,血洞大开着,可以看到里面血淋淋的样子.上课说话的时候疼的厉害,有时候还会流一会血……”

人一旦遇到挫折,就会变得娇气,特别是知道有依靠的人。

解开乳罩,拧捏她肿胀花核

“我突然开始后悔拒绝了辅导员的提议,坚持要来这里。真的很难……”她其实一点都不这么想,只是对方很少抛出迷人的一面。

顾静静地听着,最后淡淡地说:“淑庆,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上学之前,你要明白,一切都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那么?”舒庆新面色冰冷,静静的看着镜子里那个嘴唇又开始流血的人,突然觉得这个反应有点出乎意料。

古志说:“所以不要抱怨,秦可维也忍了,不是吗?”

苏晴对着镜子看着秦可薇,秦可薇的眼睛正躺在床上玩手机。对方嘴唇很好,虽然有些干,但是没有散架。

隔壁班的老师告诉她,这种情况也根据她的体质而有所不同。可能是她不太适应这种干燥的气候,秦可维的适应能力要好得多。

淑庆忍着眼泪,生硬地说:“我没有后悔我的选择,只是向你抱怨。你甚至不允许我抱怨这件小事吗?不要老是站在老师的高度教育我,偶尔安慰安慰我?”

“淑清,我没有教育你,我只是告诉你事实,我不想让你后悔或者想放弃——”

“那就安慰我,安慰就够了,我不需要莫莫这些高级讲座。”淑庆的声音有点大。她已经一个月不能吃嘴唇了。“疼死我了。我以前从来没有抱怨过。现在我就是受不了这种痛苦,所以求你安慰。你还要再说一遍我吗?"

她的语气里有委屈和失望,还有一点失落的自尊。

沉默片刻后,顾淡淡地说:“你现在心情不好,就这样,等你想明白了再说。”

淑庆震惊地消化了一会这句话,愤怒地挂断电话,把自己埋在床上。

秦可唯吓了一跳,坐起来看她怎么样。却发现她的头埋在被子里,她以为自己在哭。她赶紧过来安慰她:“怎么了?好下场,打电话怎么哭?”

淑庆突然坐起来,咬牙切齿地说:“谁在哭?我就是讨厌自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民教师。我会一直在道德的高度教育我,根本不理会我的心情。”

她真正后悔来岗位的地方是哪里?但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我痛得无可奈何,希望他能说几句安慰的话。谁知道他会这么冷?

不像那个温柔成熟的。她觉得他至少会善良,会释然,给她一些坚持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解开乳罩,拧捏她肿胀花核解开乳罩

结果她错了!

接下来的两天,她没有在生气的时候给顾打电话,但是没想到,顾没有给她回电话。

48个小时,手机屏幕一直黑,最后铃声响了一次,却原来是我妈。

舒晴第一次尝到了失眠的滋味。她晚上睁着眼睛看着斑驳的天花板,开始问自己是不是太不讲理了,还是太冷漠了。

余志森和秦可薇晚上拖着她在操场上转悠,高原上的夜风挂着低温。三个人喝着高邑的青稞酒,火辣辣的味道一路烧到了肚子。

淑庆恨恨地说:“谁要他安慰?这只是一个骗局。他不是天才吗?难道不是最好的察言观色的方法吗?为什么把我偶尔的撒娇当成抱怨?为什么要把我当成一个遇到挫折会哭会后悔的孩子?”

余志森想了一下。“可能是你平时太男人,没人能想象你会被宠坏。”

秦可唯默默地停下了脚步。果不其然,淑庆一拳打在了于志森的脖子上。“我有能力再戳我的痛处!”

余志森用力指着天空。“嘿,流星!”

淑清冷眼看也不看就说:“真的?那我就许个愿。希望朋友余志森早日下葬。”

余志森带着挥之不去的恐惧拍了拍胸口。“那我最后的话一定是‘请你抓到淑庆,替我埋了他。’"

秦可维开始开怀大笑,苏青紧随其后。笑过之后,她又失望了。

于志森说拧捏她肿胀花核,这两天顾智肯定是太忙了。为什么她会因为这件小事和她闹翻?那太不成熟了,太不符合顾的风格了。

淑庆愣了一下,苦笑着说:“我希望。”

她开始承认自己太娇气,但即使是坚强独立的女生,也不会希望男友在吵架后保持冷战,不主动联系——况且她也不确定两人到底是不是在吵架。

过了两天,她还是没给她打电话。这一次,淑庆终于彻底失望了。

她用手机看着顾的名字,在那里呆了很久。她犹豫了很多次,最后没有拨。

悲伤、不理解、失望、心寒.很多情绪交织在一起。原来这是在爱情里寻找一段婚姻的吵架情绪,仿佛天塌下来了。

高义几次午休时来到办公室找她,看见她一脸愁容地坐在那里,茫然地看着她的手机,于是她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去看,“舒老师,你在干什么?你不开心吗?”

淑庆摸了摸头,勉强笑了笑。“老师没事。”

解开乳罩,拧捏她肿胀花核

后来有一天,高一干脆抱住她的脖子,亲了她的脸。然后她小脸通红,说:“他们说老师失恋了。舒老师,不要难过。等我长大了,我就是你男朋友了。好不好?”

淑庆笑得直不起腰,又气又好笑地看着他。“这是谁教你的?”

高义眨了眨眼。“大胖说我不会背叛他。我说不出来。”

“……”大胖知道你这么可爱会哭死?

然后淑庆就迷迷糊糊了,连班里的孩子都看出来她不开心。

第五天晚上,她难得有机会访问手机qq,但过了一会儿她看到陈念年发来的聊天信息:哇,难得,舒老师在线!

她回答:哦,陈先生也在线上!很高兴见到你。

在随口聊了一下双方的现状后,陈念年突然八卦地问她:哎,你知道最近外院有个轰动的消息吗?

舒青:什么消息?我与世隔绝了一个多月。今天第一次上qq。我能知道什么?

这次她等了很久,陈念年才发了一大堆密密麻麻的字体:听说系主任爱上顾老师了,前几天从法语专业的那里听说的。她说那天回学校交实习表格,却正好看到顾老师和系主任有说有笑的走出办公室。中间系主任回办公室拿外套,顾小姐帮她提包,就这么近了。这没什么。最令人兴奋的是,当刘舒要求院长在办公室签字时,她听到院长叫她女儿,说她中午会和女儿以及她父亲的家人一起吃顿好饭。结果那天中午听人说看到顾老师和系主任带着女儿在闹市区一起吃饭。现在大家都知道他们的恋爱关系了!你说很棒?

陈念年一个人说话很激动。最近宿舍的人都在实习,难得有空聊天。她终于抓到了淑庆,开始说了很多。

她还说:系主任虽然结过一次婚,但毕竟长相和条件都在,都是顾老师那样的聪明人。如果他们走在一起,那就是很好的一对,但是顾先生还是吃了点亏,你说呢?

令人费解的是,陈念年在等一直健谈的舒晴和自己讨论这个八卦。五分钟后,神通突然死亡。

淑庆转过头,态度僵硬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她住在住宅区对面的三楼。低矮破旧房屋的每一扇窗户都闪着黄光,隐隐透露出一种温暖的意味。

她看到一家三口在楼道里往上走,每次上一层楼都点上一盏灯,俯视着这个蹦蹦跳跳的孩子是男是女,却无缘无故想起了系主任何霖的女儿。

这个三岁的女孩看起来像个洋娃娃,就像何霖一样。

淑庆觉得这个消息既可怕又虚假,但她突然想到这几天的反常表现,于是.她的呼吸有些迟缓,她终于想起了自己在接下来的大二在办公室外看到的场景。

这时候,顾里坐在椅子上,何霖站在他身后,弯腰和他一起看着电脑上的东西。两个人的表情都是笑吟吟的,带着和谐美好的意思,当真是爱情就像氧气一样。

因为何霖结婚生子,淑庆从来没想过她会在乎自己有什么。现在她被陈念年提醒了,那些回忆一下子涌了进来。

古志.何霖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