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不要在艹了好舒服啊,性交描述的小说

2020-12-20 05:50:09托博塔斯知识网
在另一波动荡之后,小白再也无法应付那么多想和她攀上关系的人。又传来了一个更令人震惊的谣言,说蒋和的班主任发生了恋情。她自然知道假消息是谁发布的,但她就是觉得可笑,但金钱和名声真的能让人疯狂。她知道原因,但公司其他人不知道。她坐在

  在另一波动荡之后,小白再也无法应付那么多想和她攀上关系的人。又传来了一个更令人震惊的谣言,说蒋和的班主任发生了恋情。

  她自然知道假消息是谁发布的,但她就是觉得可笑,但金钱和名声真的能让人疯狂。

  她知道原因,但公司其他人不知道。她坐在座位上,听到部门里所有的同事纷纷窃窃私语。

  电脑上聊天框里的信息几乎爆炸.

不要在艹了好舒服啊,性交描述的小说

  “江的消息我还没消化,是夜老师的侄女。这么大的炸弹怎么来的?”

  “谁说没有,江太无耻了。作为侄女,怎么能和舅舅这么暧昧?”

  “我说夜班老师一直只有不靠谱的丑闻,从来不直接承认有女朋友。”

  “我觉得那个江很普通,但原来是个狐媚高手。连他叔叔都勾引他。真的很神奇。”

  “哎,别不要在艹了好舒服啊小看那些看起来很普通的女孩子,手段比我们强多了。”

  “嗯,我觉得她是水塔附近的第一个月,有机会联系夜班老师,先下手为强。”

  “那又怎样,夜老师和他的侄女总是不正当的。没看到夜老师要结婚的报道吗?到时候江不会被抛弃吗?”

  “你这样在网上聊天,就不怕IT部门截取聊天记录发给夜班老师吗?”

  “我们说的是实话。夜老师是不是要把我们都炒了,把长长的人群堵住?”

  嘣!这一夜,之前在卫生间遇到两个人接吻的安珀女士慌了。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因为在叶太子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个消息,她守口如瓶,从来没有说出过这样的秘密,只是传了出去。她该怎么办?

  她害怕地走进莫也的办公室。当她看到王子看起来很丑时,她不禁颤抖着,牙齿也在颤抖。她说:“叶小姐,你得.你必须相信我。我真的没这么说。”

  正文第314章打开关系

不要在艹了好舒服啊,性交描述的小说

  夜墨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慢慢摘下金丝眼镜,伸手按住眉毛,声音冷到骨子里:“理论上,这件事只有你知道。你不说,会不会是我?”

  Amber慌了,因为她看到了老板眼中的杀气,腿有点发软,反驳的脸色也太苍白:“夜小姐,你真的要相信我,这件事我一直守口如瓶,我连家人都没告诉过,你要相信我。”

  夜墨慢慢戴上眼镜,低头看着电脑屏幕。声音里没有一丝火候:“去人事部交辞职信。”

  琥珀泪流满面,哭着对莫也说:“夜老师,我可以辞职,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很喜欢江老师。事关江小姐的名声,我也不会那么坏。”

  琥珀正要出门,蒋却匆匆赶来。小白看到她在哭,马上走上前去问怎么了。安珀抽泣着说:“江小姐,你也相信这件事是我干的吗?你要相信我……”

  小白拍拍她的肩膀。“我知道那不是你的留言。”抬头看着夜墨说:“夜墨,真的不是她。”

  夜墨侧目看着小白:“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认识别人。”

  安珀突然觉得自己逃脱了,怯生生地看着夜墨。夜墨挥挥手:“好了,出去做事,别不干了。”

  安珀立刻拥抱了小白:“谢谢你,谢谢你,江小姐。”

  小白安慰了她几句,走到莫也面前,犹豫了一下,说道:“是.陈伟说的,她以为我是你侄女。”

  莫也很自然地伸出手,把她搂进怀里,坐在他的腿上:“她知道你是我的侄女,她怎么知道我们的其他关系?”

  小白皱着眉头看着他:“因为她跟着我,看见了.看到我接吻,你说出来还是不好。那天晚上谁叫你在楼下等的?”

  夜墨捏了捏她柔软的小手,偏头看着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是不是有人在亲我?”

  小白的脸突然变红了,她不能说话。过了很久,她抬头看着他:“这样的谣言传播不好。现在只在公司传播。如果到了外面,人家还真以为你是不放过小侄女的女魔头。对你的名声不好。”

  莫也的手松松地握在腰间,声音低沉而性感:“好了,事情到此为止,你必须公开你的身份。你怎么看?”

不要在艹了好舒服啊,性交描述的小说

  小白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这一刻,她自然不能在意自己的感受。她只在乎能不能在千环学到更多的实用知识。更何况她还要考虑夜墨的名声。她点点头:“嗯,好,打开吧。”

  于是,在这间办公室里,两个人头戴着头合影,手拿着婚戒曝光,合影,然后上传到夜墨的邮箱里。夜墨把她搂在怀里,双手放在键盘上。下巴搭在肩膀上,低声问:“要不要配什么词?”

  小白窝在他怀里,脑子转得飞快,向莫也口述:“最近公司里总有谣言,说是和我和江小白女士的关系有关……”

  正文第315章白吻我

  少爷根据她说的打了一串字,很快就删了。然后他划了一行字:“图中的江小白是我的妻子,不是我的侄女。”

  呃?小白傻眼了:“这是不是太简单粗暴了?”

  少爷厉声而发:“简单粗暴。”

  邮件很快发出去,千寰集团一片哗然,反应不一。帮助过江的人都暗暗高兴,这就容易锦上添花了。在太子妃经历了人民的感情,即将上升到下一个层次的时候,帮助她是多么可贵。然而,所有暗中踩过江的人都紧张起来,甚至开始装钱,打算灰溜溜地逃走。

  小白看着夜墨目瞪口呆的样子,点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你.你发出去的?”

  夜墨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腰腹,声音慵懒:“嗯,发出来了,等等。”会儿你再出这扇大门,你会得到完全不一样的待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小白双手捧脸,内心忐忑:“可……可我都没做好心理准备呢,我还是甘愿当个普通的小职员。”

  夜墨将她的身子掰转过来,让小白跨面对面地坐在他腿上,额,这个姿势不是一般的暧昧,只是小白并未发觉,夜墨靠在椅背上,伸手摸她的脸,手指缱绻温柔:“既然公开了,以后就到我身边当秘书吧,到我身边学到的更多,嗯?”

  他的尾音拖得长长的,深沉性感,让人酥(和谐)麻,小白顿时回过神来看他,眯眼看他:“你是真的打算让我做你的秘书,还是……?”

  小白的手指在他胸膛画着圈圈,直画得夜墨心痒难耐,一把握住她的手,放到嘴边,细细吻着,眼里存了坏笑,挑眉看她:“还是什么?”

  小白微微撅了嘴,表情有些娇羞却又极力掩饰着:“你不是知道的吗?”

  这人可当真是坏。

  夜墨的唇舌有些湿润,吻着她的掌心已让她有了反应,她微微动了动,那人将她拖得更近,她便碰到一个坚硬的东西,她的脸顿时滚烫了起来:“哼,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想将羊放到身边的狼会是什么好狼?”

  夜墨忍耐力极强,这会儿还有心思与她嘴仗:“小丫头自己思想不纯洁,怎么将别人想得这么下流?”

  小白扭脸不看他:“谁下流谁自己心里清楚。”

  夜墨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他黑眸幽深,睫毛纤长浓密得让人艳羡,鼻子窄挺得与北欧人无异,哦,还有这张性感的嘴唇,这张时常将自己吻得欲仙欲死的薄唇,好看,好看得自己想要细细抚摸他每一处五官,想亲吻他的眼睛,鼻子,和嘴唇,小白脑子一嗡,果然是自己思想不纯洁,每次被他这张完美的帅脸刺得全无理智,她还在抵死顽抗着:“是谁……谁在这个办公室里就急不可耐地……急不可耐地……”

  “阿白……吻我。”太子爷呼吸已经有些急促了,手指也不规矩了起来。

  正文 第316章 还有更下流的

  小白这会儿还傲娇着不肯低头:“我就说你不怀好意,看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太子爷的手轻扣着她的后脑勺,使了力气,将她的头微微压了下来,强迫着她的唇靠上来,又是那样蛊惑人心的一句话:“阿白,张嘴……”

  阿白便张开了嘴,那人汹涌而来的热情将她团团包裹住,她本能地去回应他,探出舌来进了他口中,她微眯着眼,看到他眼中欣喜若狂的神色,仿佛得到了鼓励,笨拙地与他唇齿交融着,那人的手已经探了进来,两人深吻许久,皆喘着粗气,夜墨缓缓退离开她的唇,喘息着说:“阿白,就在这里,在我的办公椅里,在我的办公桌上,我们做一次,嗯?”

  小白吓一跳,这样她真的成了狐媚祸主的妖孽了,她想从他腿上退下去,那人却一把将她箍住,伸手探到下面,笑容邪肆:“都湿了,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小白的脸便像冬日里的炭火,红了透彻,蚊蝇之声反抗:“夜墨,你下流,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来。”

  夜墨的吻便往下延伸而去:“还有更下流的,你要吗?”

  小白被他吻得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却还是口是心非地说:“我……嗯……不要。”

  哦,说不要的人片刻之后就在夜墨的办公桌上柔媚着嗓音在夜墨的攻城略地之下全面失守,夜墨存了坏心思问她:“要不要?”

  小妮子涨红着脸躺在夜墨铺着他昂贵西装的办公桌上,哼哼唧唧地小声道:“嗯……要……”

  那人蓄势待发,却还有心思替她理头发:“说,老公,我要……”

  小白脸上要滴出血来了,抓着他的衬衫衣襟咿咿呀呀说不出话来,少爷坏心地就是不给,强迫她将这样羞人的话说出口来,她这会儿就像是牵线木偶,听话极了,小声道:“老公……我……我要。”

  “满足你……”

  小白抑制不住地娇呼一声,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门口响起一阵敲门声,小白吓得魂都掉了,夜墨的那个还在她体内呢,她一吓,夜墨眉头都蹙了起来,俯身摸了摸她的脸:“阿白性交描述的小说,你别怕,放轻松些,你太紧了……”

  小白这会儿哪里敢放轻松,她提心吊胆地看着夜墨:“夜墨,你……你快出去啊,有人在敲门你听不见吗?”

  夜墨处变不惊地按着她的肩膀,细语安慰她:“我没说话,他们不敢贸然进来的。”

  小白不死心地问一句:“门锁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