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耽美咬的好紧呼好爽,名器风云录

2020-12-20 03:12:06托博塔斯知识网
朱祁镇说不出她有多不舒服。她看着两个人盯着屏幕,聚焦在他们身上。她只想拿起瓶子打在死鱼的脸上。又听了他们的合唱,她觉得特别刺耳。她在桌上捞起一杯爆米耽美咬的好紧呼好爽花,拿在手里吃。唱完之后响起热烈的掌声,甚

朱祁镇说不出她有多不舒服。她看着两个人盯着屏幕,聚焦在他们身上。她只想拿起瓶子打在死鱼的脸上。

又听了他们的合唱,她觉得特别刺耳。她在桌上捞起一杯爆米耽美咬的好紧呼好爽花,拿在手里吃。

唱完之后响起热烈的掌声,甚至有人吹口哨。只有一个同学说“东,体功!”

朱祁镇哼了一声:“你没看到你还会唱歌吗?”她嚼着爆米花,讽刺地说。

耽美咬的好紧呼好爽,名器风云录

东方乾却没有听出她的话里的意思,因为从头到尾他都觉得愚蠢的朱祁镇不知道许欢欢和他的过去。“唱歌真奇怪?我也是80后。”

“哇!”

“不是吗?”

“我是90年前的!”她哼了一声。“你的歌也叫80后?你想听真正的80后怎么唱歌吗?”她话里有刺,突然想在同学面前表现,尤其是许欢欢。

东方乾挑眉,“洗耳恭听”

她起身点了首歌。东方干的同学看到了,马上就转到了上面。

名器风云录 音乐响起,起初是高跟鞋的脚步声,滴滴答答,随着一声枪响,节奏变得激烈起来,朱祁镇拿起小麦开始唱歌。

“尖叫划破长夜,香水揭示你的位置……”

她点的是蔡依林的特工J,一首充满节奏,特别性感的MV。以她的嗓音和唱功,完美模仿,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掌声中,朱祁镇放下小麦,然后轻蔑地看了一眼东干。

耽美咬的好紧呼好爽,名器风云录

东方干微微欠身,在她耳边笑着说:“只是一首歌。你需要这么骄傲吗?”

“我骄傲?我恨你!”朱祁镇没好气地说道。

“你讨厌我什么?”

“就是讨厌,没有理由!”

东方乾却低声笑出声来,伸手抓住她的肩膀,“讨厌我和别的女人一起唱歌吗?你吃醋了?”

朱祁镇看看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又看看他张伟的笑脸,刚才他那毫不掩饰的笑声萦绕着他的耳朵。

这让她觉得真的很惊讶。为什么今天的死鱼脸这么奔放?我从来没有这样笑过,做过这样亲昵的举动。还是毒品?想想就觉得不对。你们一大半是军人。你怎么敢做出格的事?

无意中透过东方干瞥见了许欢欢,但表情不能说冷漠,而是死死盯着这个方向的自己。

起初.因此.

她狠狠地瞪了东方干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我吃硫酸不吃醋!”

聚会直到十二点多才结束,一群人从包厢里走出来,东方乾和朱祁镇走在最后面,刚出门,匆匆遇见了钟诚之后,朱祁镇大吃一惊,“钟诚?过年没回家吗?这么早回来?”

钟诚脸色不好,隐隐有一丝怒意。听到她停下来回应,她说:“7月7号,我晚点告诉你,我要提前走了。”说完小跑着走了。

“她怎么了?”朱祁镇不明所以地自语道。

东方乾刚想走,抬头看见朱祁镇身后的朱月珍,他的左右两边,分别被两个美女抱着腰紧紧地站在不远处的包厢门口。他看到东方干有点不好意思,但并没有推开身边的两个女人。

东方乾隐隐约约猜到,钟诚只是脸色不好脚步匆匆,或许跟朱祁镇口中的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兄弟有关。

“走!”他拉着朱祁镇的腰走开了。他觉得现在最好不要让朱祁镇见祝珏贞。

耽美咬的好紧呼好爽,名器风云录

朱祁镇对东方的这一举动感到震惊和震惊。他不自然地走了两步,微微抬头。和一大群同学走在前面的许欢欢,转过头笑了笑,不知道面对的是谁。

朱祁镇突然感到非常失落。东方总是对另一个人示好吗?

当我来到钱柜门口时,一群老同学握手道别,有些人甚至拥抱了很久。可见他们感情很好,很久没见面了。

最后,许欢欢慢慢走到两人面前,伸出手,淡淡的笑着说:“东方人,之前没机会见面,希望以后能保持联系。”

很普通的一句话,就像所有朋友离开时的礼貌,东方干的回答莫名其妙的差。他伸出手,握了握她的手,冷冷地说:“再见!”然后转身走开了。

朱祁镇向许欢欢点点头,匆匆跟上东方乾的脚步。

艰难的汽车行驶在路上,发动机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嚣张和狂野。

朱祁镇飞快地开着车,打破沉默,漫不经心地问:“你的同学多久开一次车?为什么这么舍不得?”

“毕业后第一次。”东方乾坐在副驾驶座上回答。

“难怪。对了,为什么大家都叫我嫂子?连你同学都是。他们和你一样大吗?还是留过课?”

东方乾看了她一眼,点上一支烟,淡淡地答道:“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一切都是靠老人的肩膀决定的。圈子里的人,尤其是同学和下属,想便宜说话的时候可能会被调到别人家老头子那里,对谁都没有坏处。”

多黑啊!朱祁镇心里坦承,“军校和普通大学有什么区别?”

东方冷冷哼了一声,不以为然地说:“哪里都不一样。”

嘘,母牛。什么?每天军训有什么了不起的?她是反驳,只是不敢说出来。“你们学校女生多吗?许欢欢是校花?”她看似随口一问,其实关于许欢欢的问题早就填到肚子里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探究。

东方乾深吸一口烟,然后按下车窗弹出窗外。

看到他没有回答,朱祁镇继续说:“她太漂亮了,看起来像个混血,一定有很多人在追她吗?”

眼角的余光,他看着东方干巴巴的神色,见他面无表情,依旧一副死鱼脸的样子,也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不想自言自语。

话音刚落,突然回神,我看见附近的汽车飞快地驶过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她猛踩刹车,安静的夜里刹车嘎吱作响,车子滑行后停了下来。

从高大的悍马车上往下看,前面什么都没有,引擎盖遮住了所有的眼睛。“结束了.结束了.这次真的是杀人了。”朱祁镇的脸瞬间变得煞白,紧张的踩刹车的脚一直在颤抖,说着声音带着哭腔。慢慢把头转过去,看着东方乾向旁边求助。“东方.东方干燥.我该怎么办?”

耽美咬的好紧呼好爽,名器风云录

东方乾也是一惊,刚才在思考朱祁镇的问题,根本没注意路况,而且悍马车身太重,稍微撞一下东西都感觉不到。

只犹豫了一秒钟,他立刻伸手抱住了朱祁镇,翻身坐在驾驶座上,然后打开车门下车。

朱祁镇坐在车里,看着他走到车前。前灯使他看起来像一盏奇怪的灯.

天使?还是魔鬼?朱祁镇等了一会儿才想到。

都不是。他无情,残忍,体罚,对她无动于衷。他是一个真正的魔鬼,但就在刚才,当他害怕危险来临的时候,他选择了果断地站在自己面前。他一定没有考虑过。作为一个军官,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肯定比她出事麻烦多了。

此刻,朱祁镇似乎看到了东方树干后面的翅膀,一边是黑色的,另一边是白色的.是的,他是天使和恶魔的结合体。

她用颤抖的手打开门,慢慢走到前面。我心里的石头第一眼就放心地放下了。

中年人和他的自行车在车前不到半米处摔倒,他坐在那里抚膝。

幸运的是,他不在方向盘下。朱祁镇想。

“你没事吧?”朱祁镇伸手去扶那个中年人。

“哎哟.我的腿一定断了。你怎么开车?半夜开慢点行不行?”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开得很慢,只有三四十码,但是你骑得太快了,以后过马路慢点!”结果比预期的要好,她很满意,也不忘解释几句。

“什么?我很快?我能和你们四个走得一样快。怎么了?打人还想欠钱吗?”

“不,不,我只是提醒你。先起来!”

“我不起来,我被你撞了,我得去医院。”

“好的,我们送你去医院。你先起来。”

“你以为只是去医院吗?我得赶紧去上夜班。现在我的时间被你耽误了。我单位要扣奖金。不知道这条腿什么时候好。”

“那.你赶紧给单位打电话请假!先去医院。”

朱祁镇还想伸手帮他,却被东方一把抓住,拉到自己身边。他冷冷地说,“说,多少钱?”

“我是为了钱?我不知道我的腿怎么了,所以你不想和你说几句话。有钱很棒吗?”

“放心吧,多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