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尼弗莱瓦的痛苦,憋尿按压她的腹部

2020-12-19 07:41:55托博塔斯知识网
还看到了铁驴和老猫。他们聚集在一堆火前。我明白他们的意思。敌人打死了,剩下的就不要我们插手了。如何找到同伴的尸体,如何处理佣兵的尸体,应该由莽夫们自己处理。我坐在铁驴和老猫旁边。铁驴看着枪管里的一些暗步枪说:“八发子弹打

  还看到了铁驴和老猫。他们聚集在一堆火前。我明白他们的意思。敌人打死了,剩下的就不要我们插手了。如何找到同伴的尸体,如何处理佣兵的尸体,应该由莽夫们自己处理。

  我坐在铁驴和老猫旁边。铁驴看着枪管里的一些暗步枪说:“八发子弹打死了六个敌人,还有两个逃跑了。”

  我心里一惊,觉得能逃过铁驴枪之下,真不寻常。

  我绕到我之前想到的问题,问他们:“这些雇佣军是什么?”

  铁驴和老猫都分不清。我们默默地抽着烟,老猫想了很多,几乎忙着看莽人,然后喊了一声:“煮布朗!”

尼弗莱瓦的痛苦,憋尿按压她的腹部

  熟布朗听到了喊话,急忙跟了过来。现在,用“乱”字来形容他,一点也不夸张。他身上有很多血。

  老猫对他说:“武侯告诉我们,莽部落遇到了麻烦,派我们来保护你,但是武侯没有说你是怎么遇到麻烦的。请给我们解释一下。”

  尼弗莱瓦的痛苦煮熟的布朗看起来很难过,说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敌人来得很突然,这是一次偷袭。

  当然,我们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我在心里分析了一下,又问他:“你们部落有没有人去外面世界呆过一段时间?”

  熟布朗摇摇头,但我提醒他的时候,他想起一件事,回答说前阵子有人来找巫师,巫师还在家里接待他。那人走后,巫师告诉大家,武侯的使者会再来。

  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我觉得有猫腻,而且不小。我们三个自称武侯使者。这件事怎么会这么巧合?

  但不管怎么说,巫师和攻击直接相关。找到他,问他,真相就出来了,总比坐在这里瞎猜强。

  我问舒布朗:“你看到巫师在哪里吗?”

  煮熟的布朗脸色一沉,说巫师已经死在家里,刚刚被发现。

  我不知道巫师的房子是哪间小屋,但我站起来环顾四周,发现有人在把尸体从一间相对较大的小屋里搬出来。

尼弗莱瓦的痛苦,憋尿按压她的腹部

  巫师地位很高,所以这个小屋一定是他的家。

  我叫道:“铁驴和老猫去看看。”。熟布朗也跟着过去,提前做了宣传,让搬尸体的两个人先停下来。

  走近后,我们仔细看了看巫师的尸体,我蹲下来初步验尸。

  身上有两处伤口,一处在大腿上,一处在脖子上,还是致命的。看伤口和墙壁就可以确定,这两把刀的手法完全不同,是被两个人砍出来的,另外,巫师身上也有几处淤青,那是与敌人搏斗过的。

  以上种种都说明巫师受到这群敌人的高度重视,杀了他们是必须的,巫师不满意的眼神说明他心有不甘。

  我说这些结论并没有掩饰。那些刚愎自用的人很尊敬巫师,脸上都是冷冷的,带着怒气。憋尿按压她的腹部

  煮熟的布朗向他的同伴打招呼,带走了巫师。他以后会被埋葬的。

  我们三个有机会私下谈谈。

  发现铁驴和老猫和我一样纠结。虽然乍一看,对部落的攻击与我们无关,但似乎有一条线把这件事拖到了我们三个身上。

  铁驴说,这两个逃跑的敌人没有带包,说明他们不是从外面的世界徒步来到这里的。否则,他们远离外界。如果他们只是拿着刀,没有水和食物怎么办?

  根据我们的分析,他们一定有外援,在他们周围的某个地区等着他们的回归。

尼弗莱瓦的痛苦,憋尿按压她的腹部

  最后我们拿出一个想法,介入这件事,调查清楚。老猫又喊了一声:“煮布朗!”

  熟布朗吹着口哨跑了过来。我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他的眼睛是红色的。他一定是看到了太多同伴的尸体。不知道他哭了多少次。

  老猫问蜀布朗:“部落里有多少勇士?跟我们走吧,信使会报复你的!”

  第二十章反击时刻

  煮熟的布朗充满了愤怒,老猫说这话正合他意。

  突然煮熟的布朗仍然露出一丝狞笑,这显示了他此刻的报复心态。没等老猫再问什么,他迅速转身跑回来向同伴传达信使的意思。

  在我们三个人等待的时候,我插话说,老猫和铁驴,这次我们还需要多少人去追击敌人?

  老猫哼了一声,不回答。铁驴告诉我,按照他的看法,我们不需要什么人力,我们三个就够了。

  其实我有铁驴的想法。两个人都是持枪追踪专家。

  我又迷惑地看着老猫,但我并不傻。思考了几秒钟,我想到了一种可能。老猫想让这些任性的人欣赏我们,让他们知道我们三个人的实力。之后方便我们找他们要奇药什么的。

  我暗暗称赞老猫太聪明。这个计划一举两得。

  这时,熟布朗带着莽夫们来了,他们围住了我们三个。突然被这么多“原始人”包围,让我有点不习惯。

  但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蜀布朗就率先报告说,包括他在内,还有九个勇士,其余的是八个女人和两个孩子。

  我听了这个数据,心里一沉,说明这个部落真的损失惨重。

  我补充了一句,追敌人对我们不好,去的人太多。我也很聪明。就给老猫提个建议,带着三个勇士跟我走。

  老猫想了想,点头答应了。煮熟的布朗找到了两个合作伙伴加入我们的团队,而其他人留在待命。特别是我特别叮嘱他们要聪明。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在我们回来之前不要硬碰它。

  留守莽夫点点头。煮熟的布朗也把我的灵魂还给我。这个看似无用的圣物,一直被他抱着。

  我没当回事,我不想接受,但是熟布朗坚持要给,我也不能太当面反驳他,就接受了。

  稍作准备后,我们就出发了。

  当然,我们三个人带了装备。我以为这些任性的人没什么可拿的。顶多就是弓箭,长矛,石斧之类的。但是他们三个不知道去哪里找三个篮子,都是背在背上,扣着盖子的,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我们出发了。老猫和铁驴带队。按照铁驴的意思,我们追着那两个逃跑的佣兵跑。

  老猫和铁驴负责痕迹鉴定,我们跟着。

  我发现这两兄弟绝对有兴趣炫耀自己的神秘。甚至在观察路边的时候,他们也不低头,甚至不看一眼。

  铁驴还时不时捏捏手指,拿出算命神棍的做法。我们已经跑了半个小时了,估计跑不了五公里,这时前面发生了异常。

  草地的一边,躺着一个人,脸朝下,胳膊上挂着一块红布。

  这是逃跑的雇佣兵之一,但他为什么躺在这里?我们不能咬人。我有个猜测。这个人死了吗?

  我们不确定。老猫和铁驴都挥手阻止大家。兄弟俩也配合了。铁驴举起枪来掩护,老猫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

  老猫只是初步看了我们一眼,解除了警报,证明佣兵真的死了。我们也去转转。老猫翻着佣兵的尸体,这时我看到了他的脸。

  其实说实话,这个佣兵很丢人,鼻子眼睛嘴巴都看不到原来的形状。

  我们都有点不舒服。另外,我心里有个疑问。佣兵肚子上有个漏洞。他一定是被铁驴打了。之后他逃了这么远,不忍死。但是他的同伴为什么要特意抓脸呢?你不想让我们看到他的真面目吗?

  我想不出其他可能。铁驴和老猫一定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但是,他们很奇怪。他们表情上透露出来的更多的是让人觉得他们猜到了这个人是谁,却不想说出来。

  他们不急着开始。没有他们带路,我们不能离开一段时间。

  老猫也掏出了刀,戳进了尸体原来的嘴里。

  他不是故意虐待尸体的。用了一番力气,尸体的嘴被撬开,老猫把两根手指伸进去,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小毒囊。

  这个东西我太熟悉了,因为他们既有老猫,也有铁驴。我心里一惊,心说这佣兵是以前为组织工作的吗?还是他现在是组织成员?

  感觉离真相很近了,又要琢磨,老猫却把毒囊收了起来,叫我们出发。我没那么多精力,跑步的时候没法思考,只好提前把这个放在一边。

  接下来的路,我们什么也没遇到,又跑了一刻钟,遇到了一片森林。

  这片森林看起来很奇怪。在一个斜坡上,当我们来到斜坡的底部,静静地向上看时,我们可以发现有星星的光从森林中溢出。

  这意味着有人在那里。大概是敌人。

  俗话说,敌人一见面就特别嫉妒,熟悉布朗的三个勇士会抄着家伙冲上去,但是我们阻止了他们。

  我心说他们三个别傻了。跟我一样,做游客也是可以的。摧毁敌人的工作。做一只猫和一头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