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老同学来就要吸我奶,恩h啊啊啊上课

2020-12-18 08:59:16托博塔斯知识网
这一天的雨夜注定要不断被波折惊吓。当住院部主任在监控室、B楼急诊部三楼员工休息室外尽力讨好病人时,夜班护士小源刚刚被食物中毒的孩子吐了一身,又回到宿舍收拾衣服。浴室里传来流水的声音。小源粗略地擦了擦身体,换了身衣服。他打

  这一天的雨夜注定要不断被波折惊吓。当住院部主任在监控室、B楼急诊部三楼员工休息室外尽力讨好病人时,夜班护士小源刚刚被食物中毒的孩子吐了一身,又回到宿舍收拾衣服。

  浴室里传来流水的声音。小源粗略地擦了擦身体,换了身衣服。他打开门,走到床边放东西。他转过头,看着对面被子里似乎睡得正香的同事,把它推过被子。“惠惠,你睡着了,晚上不回家休息,为什么要这样打架?”

  小源推了推,但名叫惠惠的护士没有回应。小源看了看手表,没有时间再呆下去了。努先生用嘴唇做了个手势,轻轻关上门就走了。

  窗外,街灯从从未拉过的窗外射进来,照亮了下铺的一角。在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上铺之间的缝里渗出来,一滴一滴地落在下铺的白床单上,又厚又腥。

老同学来就要吸我奶,恩h啊啊啊上课

  上铺床上,面朝墙裹着被子的女人只露出一个头,苍白的脸,凌乱的黑发,一双充满惊恐的大眼睛,左边鼻子上有一颗清晰的痣!

  这个女人根本不是小源口中的惠惠,而是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小张!

  ——

  当晚,当严明和严晶在市中心医院遭遇第二次不可思议的“疯狂表白”时,山雨岚山大厦正下着雨,阿玲静静地坐在二楼卧室的书桌前,拿着佘晴递过来的CD放在外置硬盘里。

  此前,她在今天去主题公园的时候,命令佘晴取回鬼屋附近的监控视频光盘。现在是验证她的猜测的时候了。黑白视频上,鬼屋前的广场上挤满了人。她绿帮用阿玲选择的角度把画面放大,设定好的视频剪辑从楚天齐带她接近鬼屋开始一帧一帧慢慢播放。当楚天奇从小丑手里接过奶茶,开始小跑向她时,阿玲和佘晴都注意到画面右上角有女生走出来。

  女生穿普通毛衣,裤子,头上戴棒球帽,长而发散,成为掩饰五官的幌子。女孩出现后,她的脸的方向总是朝着她和楚天秋的方向。她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直到她和楚天秋进入了鬼屋,她闪了出来,来到了鬼屋的大门前。

  那个女孩看着没什么特别的,甚至从不清晰的画面中也认不出自己的身份,而是看着移动缓慢的画面,看着女孩开始在鬼屋外围慢慢走动。零是直觉。这个监控里拍到的女孩就是她想的那个。

  五年前,在林纾和金怡的婚礼上,她被雪拖到豪宅后院的枯井里,差点摔倒。然后她跑回去叫人。在一个不靠近人群的偏僻角落,她曾经看到过一个女孩;

  五年前,在被绑架之前,她被周骗进了的储藏室,差点被殴打。她逃跑后,惊慌失措,跑去找新多。在空荡荡的体育馆后面的路上,她也意外地遇到了一个女孩。

  每一次遭遇都发生在她出事之后,惊恐万分,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这些细节,直到她不得不怀疑身边的“朋友”,突然她从记忆的碎片里拼凑出一张脸。那张脸是日宅女管家的孙女,她只见过她几次,陈茜茜。

  要不是最近几天相处,她也不会把脸记得这么清楚。判断上一次见面是否是巧合的方法很简单。只要确定这一次,当她再次遭遇“意外”时,她也会“发生”,出现在现场附近。

  屏幕上,那个行踪诡异的女孩在鬼屋里走来走去,终于又回到了O-Zero的视线里。“现场确认。”佘晴淡淡开口,垂着眼睛对着零平静的望向视线。

老同学来就要吸我奶,恩h啊啊啊上课

  现场确认表明,不直接参与事件但对事件结果非常感兴趣的一方往往会做出行动。这种接近强迫症的做法,往往预示着对方在借刀杀人后极度兴奋和骄傲,所以需要确认一些成绩的扭曲心态,所以这个女生是个恶心的变态!

  佘晴轻言细语,分析自己的判断,请求进一步指示。阿玲又回头看了看黑白照片,盯着照片上来回踱步的女孩,越来越着急了好一会儿,淡淡地说:“先派个‘人形’来观察她的动作,其他的以后再说。”

  佘晴知道,她的小主人的决定一定是在做出判断之前充分确认陈茜茜与事件的联系。负手站在阿玲身后。佘晴不反对师傅的安排。她站着盯着视频看了一会儿。只是有点走神,突然看到阿玲转过身来,抬头看她的脸。“青青,你今天和阿福吵架了吗?”

  嗯?佘晴回应,难得在小主人面前表现出如此反应迟钝的样子。墨瞳微微抬头,用关切的大眼睛转过身来。佘晴愣了一下,轻声笑了笑:“这么明显,师傅看见了?”

  阿灵微微点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实话实说:“其实大头告诉我,他看到你和阿福吵架了,只是怕你生气,让我不要告诉你。”

  “是吗?“嗯,”她卫青笑了笑,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阿玲对面,轻声说:“其实没关系,看见就能看见,吵架也不是什么大事,也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

  是吗?阿零微微垂下眼睛,低头看着对面佘晴淡淡的笑容,发现好像从她来到自己身边的那天起,脸上就一直有着那么好看的笑容。

  笑,笑,笑,搞笑,活泼,热心肠。开心的时候总是伴随着她疯狂的笑声,难过的时候总是带着温柔的笑容安抚她,让她早日好起来。青青是她的家人,像她姐姐的宠物,阿福是她的家人,像她父亲的温暖。她不希望他们之间有隔阂,尤其是今天两个人吵架之后,都显得那么伤心。

  在椅背上,零微微欠身,伸手摸了摸佘晴的额头。手心温热的温度浅浅的传递了过去,那让人安心的笑容佘清光扬起嘴角,回了一个舒服的浅笑。

  她会和野夫和好吗?事实上,她并不知道。

  她和他的未来还会再有交集么?其实她已不再多想。

  今日的那场白昼之夜,最后的时刻那切断了所有电源一瞬陷入混沌的黑暗之中,他却是抬眼,直直看入了她的眼,在只有他们彼此能看得见彼此的时候,用了只有她听得见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他绝对,不会放弃。

  那一刻,望着那坚定的眼神,听着那决绝的语气,她的心口不期然的狠狠跳动了一下,只是这她原以为已经不会再有的悸动,她并不想,让他知道。

  所以啊,未来,会是怎样呢?这已不再是她需要操心的问题~

  ——

  周日的夜晚,淅沥沥的小雨缠绵过了整夜,整个城市都被雨水打湿,带上了秋雨特有的凄冷味道。

老同学来就要吸我奶,恩h啊啊啊上课

  阴暗潮湿的一间地下室,没有窗户毫不通风的空间显然在这样的雨季里愈发阴冷,霉气满满的空气中,倏地有人划亮了一根火柴,跳跃的火光触上了地上的烛台,噗的一声,烛火点燃的瞬间,光亮和温度一瞬惊退了地上休眠的虫子们,黑暗中传来无数虫脚爬动的沙沙声。

  手持着点燃的烛台,半隐在黑暗中的人一根一根,沿着一条路线,点燃了沿路的蜡烛。地下室渐渐被照亮,方才还爬了满地的虫子纷纷躲到了暗处,沉重的衣袂拖过地面发出噗噗的声响,那人走着,一路点老同学来就要吸我奶亮蜡烛,渐渐开始语气轻快的说起话来。

  “小花啊,你听说了么,这一次啊,小红似乎是找到了好帮手了呢!~可是啊,却还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呢…你是不是也觉得,好可惜呀~”

  随着话音的起伏,空气之中隐隐传来了呜咽声。

  “小红她啊,还是那么笨呢,几十年前就是一个笨得无可救药的女人,没想到做了几十年的幽灵,反倒更加的笨了呢~我这急得啊,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啦!~”

  空中的呜咽在下一刻变响了。

  “所以啊,我就想着,一定要给她加把劲才行,不鼓励一下她可是不行的呢,小花你说是不是?!”伸手点亮最后一根蜡烛,便像是一直在自言自语的黑衣人突然抬眼,兴奋问道。那一瞬,脑袋偏向的地方,那里,那被一整圈明亮的烛火紧紧环绕的中心,一个浑身*满是伤痕的少女双手张开被固定在烛火中心的十字架上,正痛苦的呻吟!

  “啊?小花你说什么?你不说清楚一些,我听不懂啊——”黑衣人上前一步,伸手握上少女伤痕累累的下巴,温柔开口,“是不是嘴里有东西?有东西就吐出来,吐出来我们好好说~”

  说着,那黑衣人伸出另一只手,直接从少女咬紧的牙关抠了进去!——咳咳!——唔…唔唔!少女甩着脑袋非常痛苦的呜咽,黑衣人却是淡淡含笑继续的手头的动作,直到少女突然凄厉的仰头尖叫了一声,一个俯身,狂呕着吐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的条状物!

  黑色条状物的一头被黑衣人紧紧夹在指尖,尖啸着疯狂的扭动,待到上面黄黄的胃液滴落露出真身,竟是一只足有半米长的巨大百足虫!

  浑身是伤的少女呕吐了一阵之后便是再也没了动静,而那离开了母体的百足虫亦像是适应不了外部的空气一般,挣扎了没多久就死掉了。

  随手将百足虫丢到地上,黑衣人一脚踩爆了虫身,朝着少女走去。

  那捆绑着少女手腕的绳锁已经沾满了血污嵌入了肉里,下一刻黑衣人却是直截了当的锯断了少女的腕骨,把她“解”了下来。

  伸手将少女满满的搂进怀里,黑衣人的动作甚至可以称之为温柔,偏头一个轻吻落在少女耳边,他淡淡勾唇,笑了起来:“小花,你这么乖,肯定愿意帮小红一把的对不对~所以啊,我们就去给她送份礼物好不好?——嗯,我想想,现在的小红,她最缺的是什么呢?哦呵呵,想到了呢!不就是战书么?~战书啊!哈哈哈!”

  冰凉疯狂的笑声在午夜的地下室回旋,沙沙,沙沙沙,墙角的黑暗中不断传来的虫吟,不知是兴奋,还恩h啊啊啊上课是,战栗!

  ——

  一夜落雨,隔日天晴。

  清晨熹微的阳光从树叶之间透出,淡淡洒向树下微湿的泥土之时,拿着钥匙沿着林间小路缓缓而来准备去开启教学楼大门的管理员陈伯,绝对想不到熟悉的美景之后,一个转弯,会看见眼前这吓得他魂飞魄散差点昏厥的画面!

  偏僻废弃的老校舍前,古木参天的大槐树上,一个红衣的女生呈大字状被吊在枝桠之间,切掉了手掌,剜去了双目,那双犹如黑洞一般的眼眶俯看而下,带着无声的怨毒!少女身后,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却是诡异的服帖,没有一根发丝垂落,只因那所有的发丝,都紧紧粘在了她身后的那张巨大的蛛网之上!

  幽幽一阵微风拂过,搅动了浓郁的血腥气,蛛网在微风中轻动,上面露水,晶莹。

  ------题外话------

  之前花了太多时间整理大纲,所以今天的更新晚了,大家抱歉!

  白给之前的章节加了小标题,之后也会继续沿用小标题的格式了,因为这样一个一个事件脉络清晰,有助于白的写作思路!

  后面的情节要紧凑起来了,开始进入玄幻部分了,不过也会夹着温情互动,希望大家能喜欢!╭(╯3╰)╮

  ☆、28 网 捕食者

  北豫中学初中部停课了。

  由于事发突然大多数学生都没有及时收到通知,许多学生在那一日清晨还是照例到了校门口,看见了拉起的黄线和门口的警车,才知道学校停课了,重新返校的时间待定。

  北豫中学惊现红衣女尸的事情还没有曝光给媒体,只是知道学校出了刑事案件的媒体已将学校围得水泄不通,等待着官方消息的流出。

  老校舍之前,A市重案侦查队成员已经抵达现场,仰头望着那具饱受摧残的女尸,异常沉默。

  这不是A市刑侦队见过的最恐怖的尸体,却一定是最诡异的现场。那悬挂在树枝之间的女尸四肢张开如同悬浮在半空之中,从背后观察,身体没有一处和树枝有直接的接触,全凭那“蛛丝”支撑着全身体重。

  而那“蛛丝”拥有粘性,结成的网除了很巨大以外和一般的蛛网并没有什么不同。原本先抵达现场的办案人员判断蛛丝是由特殊材料制成的,却是在看见那细韧的丝线在微风中浮动的姿态之后产生了动摇,命令保留现场,等待法医部同事前来鉴定。

  法医部新调来的首席法医程医生是个年逾三十的干练女人,曾在S市政府法医部门任职十年,刑侦案件经验丰富。程医生来到现场之后勘探了一番,表情愈发严峻,下令将红衣女尸放下来。

  巨大的几何形蛛网用竹竿一触就破,女尸面朝下一下掉落在事先铺好的塑胶布上,背后沾满了粘稠的白色絮状物。

  女尸掉落的瞬间,周围响起数声抽吸,不少警员都白了脸色,只觉得眼前的景象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程医生却是一如既往的淡定,走过去蹲在了尸体前:“蛛网负重的能力,并不一定只和它本身的强度有关,寻找到力的平衡点再利用蛛丝的韧劲和粘性一样可以承受起我们想象不到的重量,一切等到鉴定之后自会明白。”

  程医生淡定的态度很好的安抚了一些人,说着话,她指挥着助手提取样本,女尸后背的絮状物被掀起了一小块,下一刻程医生的眼神停顿在了女尸后背的一处伤口上。

  将那层层叠叠的粘稠丝线用镊子拉掉,女尸后背的整个伤口都暴露了出来,那是一个沿着脊梁骨贯穿整个后背的烧伤,是衣服穿上之后才烫上去的,伤口周围纤维的布料都发黑了,和覆满了水泡和血污的伤口粘在一起,看着触目惊心。

  伤口露出的那一刻,程医生和刑侦队长虽都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却均转为凝重。

  这是女尸身上唯一的一处烧伤,出现的理由绝对不会简单,贯穿女尸背脊的数条很容易就能让人联想到阿拉布数字1,如果他们没有判断错的话,这具女尸,只是一场变态连环杀人案的,开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