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一次次在车上要了她,我和女友在大巴车上车震

2020-11-16 09:20:19托博塔斯知识网
不止是一个母亲。院长放下手机,又拿起来,说:“没有啊,我怎么觉得她好眼熟啊?”然后在抽屉里发现了几张旧DVD,不知道是不是正品。对比了一下,我认出了他们,笑了笑:“真巧。”语气很柔和。《二乔》是陆银兵的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著名的电视剧。很多老人不看电影。在他们的心目中,只剩下喝冰的鲁这个角色,但也够惊艳了。院长的皱眉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说,“二乔比你好看。

  不止是一个母亲。

  院长放下手机,又拿起来,说:“没有啊,我怎么觉得她好眼熟啊?”然后在抽屉里发现了几张旧DVD,不知道是不是正品。对比了一下,我认出了他们,笑了笑:“真巧。”

  语气很柔和。

  《二乔》是陆银兵的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著名的电视剧。很多老人不看电影。在他们的心目中,只剩下喝冰的鲁这个角色,但也够惊艳了。

一次次在车上要了她,我和女友在大巴车上车震

  院长的皱眉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说,“二乔比你好看。”

  夏艺彤这次把书柜拿在手里,笑得前仰后合。

  院长皱着眉头说:“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按照二乔的方向训练你。谁知道训练是歪的?”

  夏艺彤:“…”

  看着夏艺彤被打的样子,院长大人把夏艺彤刚才笑过的笑声都给收回来了,几乎喘不过气来,就坐在扶手椅上休息。她有点支气管炎,有点守旧,情绪激动时容易哽咽。

  院长喘息着:“你什么时候还给我?”

  “有机会,我会带她来的。”

  ……

  晚上。

  夏艺彤和陆拿起视频喝冰,聊着白天发生的事情,陆喝冰也笑了起来,“我把老少都杀了,而且是风流倜傥。哎,你是要我好看还是你好看?”

一次次在车上要了她,我和女友在大巴车上车震

  夏艺彤说:“你好看。”

  陆银兵说:“你好看。”

  夏艺彤还是说:“不,你好看。”

  陆银兵点点头,摸摸下巴,深思道:“对,我也这么认为。”

  夏艺彤笑道:“哎,陆老师你知道谦虚这两个字怎么写吗?”

  陆银兵说:“一次否定是谦虚,两次否定是做作。面对事实,夏老师。”

  夏艺彤说:“夏老师不想回答你,给你放一个……”

  她说的时候突然卡住了,后面的字有点俗,虽然大家都会弹……但是陆老师是神仙,不会弹那种东西。

  她满脑子又笑了。

  陆银兵一脸尴尬:“你放了什么?”

一次次在车上要了她,我和女友在大巴车上车震

  夏艺彤灵机一动,比划了一个爱的手势:“我把一颗小心的心放在你身上。”

  陆银兵笑了:“你真聪明。”

  “就是,别看是谁的女朋友。”夏艺彤幸灾乐祸,身后看不见的小尾巴翘了起来,翘了起来,让陆喝了冰,浑身痒痒的。她想钻过屏幕使劲蹭她。

  摸不到,找不到,只有过了嘴瘾之后。陆银兵在屏幕前做了一点点,用沙哑的声音说:“女朋友?”

  “女朋友”三个字让夏艺彤的心直接电了之后,酥酥麻的,从头顶到尾椎骨,小尾巴也给电倒了,腿几乎软了。

  “夏老师……”陆银兵又低声叫了一声,那只是动情。“女朋友。”

  “怎么,怎么了?”夏艺彤张开嘴,听到他和她一样哑的声音,身体莫名其妙的燥热起来。

  “你想……”陆银屏的眼睛从镜头里看着她宽松的领口,向下延伸,顺着喉咙滚下去,咽了咽口水,“脱衣服?”

  第133章

  夏艺彤躺在枕头上,扣着双排扣睡衣,一直扣到喉咙,身子缩着,瑟瑟发抖。冻死了。空调和暖气有两种。当你尝试北方的暖气时,自然的温暖感觉就像每个脚趾,冬天你对南方的空调过敏。

  夏艺彤在首都有房子,冬天有空就在那里休息。她不回S市。那边暖气停了,她就回南方。如果她忽略了一年能休息不到几天的现实,她的生活就幸福了。

  "卢老师,我来装一个热水瓶."夏艺彤躺在空调房里,两只脚还像铅块一样冰凉,在小腿上互相摩擦着,存了一点温暖,赶紧起身,踏上毛绒拖鞋。

  陆喝冰看到一阵风从镜头里吹出来,推推推,不到十秒钟,抱着热水瓶灌满热水的夏艺彤回来了,咻的一下钻进被子里,刚刚缩成一团的夏老师顿时鲜血复生,伸出手脚,长长的叹了口气。

  床头柜上的屏幕上是陆银屏的脸,笑得很好:“夏小姐,我尊重你这个人。通常这个时候,我宁愿冻死在床上,也不愿意起床。”

  虽然她是北方人,但拍摄有时会在南方进行,或者在靠近中间没有暖气的地方进行。

  夏艺彤侧着头问她:“急需小便怎么办?”

  陆银兵说:“先解决一次再脱衣服,然后等到第二天早上。”

  夏艺彤为她鼓掌:“惊艳我的陆老师。”

  陆看她笑喝冰,却也不知道她是在取笑她,大胆也?当即偷偷磨了磨牙,决定在夏艺彤的小本子上记下心里的话,以后再还。

  夏艺彤不知道他要遭受什么样的“折磨”。夏艺彤放了一个长假,但是因为档期提前,后期剧组也不是很忙,第二天早上庐隐兵就没有戏拍了。他们在晚上12点互相交谈,互相打呵欠,却放声大哭。

  “去睡吧,”陆银兵先说。

  夏艺彤说:“晚安。”再一看,陆喝冰已经直接睡着了,脸侧着,对着镜头,连挂断键都没按。

  两个人聊了半个晚上,Ipad一直连着充电器,晚上不用担心会没电。夏艺彤干脆把视频开了,换了个姿势睡在他身边,看着陆喝着冰睡。

  难得有轻松的一天。他们心照不宣地关掉闹钟,自然入睡。

  凌晨五点,陆喝了一次冰,醒了一次。他在蒙眼的灯光下摸索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八点半,她的大脑和身体同时宣布休息完毕,可以醒来了。

  手微微一动,睁开眼睛,走进目的是酒店房间里的节能灯。

  “早上好,陆老师。”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陆喝冰的时候还有点迷糊,瞬间就醒了。他以为夏艺彤瞬间出现在他的床上。不,他一定又在做梦了。

  “陆老师,你怎么不看我?”

  陆喝冰转身看见了夏艺彤.屏幕上的脸。她坐在阳光下,穿着一件羊毛白色的毛衣,脸上布满了来自屋顶太阳的光环。她有点懒的坐着,手里拿着一个豆浆包子,吃着早餐。

  “早上好,你去跑步了吗?”陆喝完冰打了个哈欠,醒来打了个盹。

  “嗯,我买了早饭回来了。”

  “我让小茜给我买些早餐,然后起床。”卢银兵刚从床上爬起来,被窝里温热的热气远远的,他缩了回去,直接退了出去。“算了,我就睡一会儿。”

  夏艺彤笑着拿着一根豆奶吸管,笑到卢茵盯着她看。她说:“我早一天回去。”

  陆银兵:“为什么?”

  夏艺彤说:“给你暖暖。”

  陆银屏故意逗她:“脱光了暖和吗?”

  夏艺彤犹豫了一会儿,笑着说:“不是不可能,但是……”

  不过两个人都知道现在不住一个房间,酒店有监控,不能随便串门,更不能同床共枕。即使什么也做不了,夏艺彤提前结束了假期,进了剧组。她想看陆喝冰,不是隔着屏风,而是真的看见了,偷偷用眼睛递话。

  就这样,我们进入了2017年,刚过完元旦,然后新年的第一场雪来了。秦翰林担心下雪,南方几乎没有大雪,但他坚持要等到下雪,这是他个人的坚持。如果雪真的达不到他的预期,只能用常规方式用白灰和泡沫上去,以后用特效保存。

  天气很好,雪逐渐从雪籽变成大雪,一整夜都在下。

  船员们彻夜未眠,没有疲倦。清晨,整个宫殿银装素裹,院中桃枝未等到春回,空气静谧潮湿。

  最后一幕,秦翰林等了这么久,夏艺彤止不住紧张,两只手相握,指尖对手心都冰凉。

  陆银屏趁人不备,披上宽袖袍,在手背上摇了摇,拍了拍,低声道:“别怕。”

  夏艺彤看着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秦翰林没有说太多关于这出戏的事,但几句话后,他让他们去酝酿他们的情绪。

  服务员:“《破雪》.《雪中》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