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老婆跟朋友们去旅行,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2020-11-14 15:50:55托博塔斯知识网
相信很多朋友都有过这样的亲身经历。半夜一个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总觉得身后好像一直有脚步声在跟着,心里发慌。但是当你停下来回头看身后的时候,你发现后面并没有人,只是为了吓吓自己。一些心理学家认为,这是人的自我暗示造成的奇妙错觉。因为我们深受电

  相信很多朋友都有过这样的亲身经历。半夜一个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总觉得身后好像一直有脚步声在跟着,心里发慌。但是当你停下来回头看身后的时候,你发现后面并没有人,只是为了吓吓自己。

  一些心理学家认为,这是人的自我暗示造成的奇妙错觉。因为我们深受电影和新闻的影响,潜意识会特别关注和警惕身后的脚步声。再加上工作的压力和焦虑是诱因,于是产生了一种非常真实的错觉。

  当然也有迷信的解释。你身后的脚步声是由你的弱阳火引起的,它会激起不洁之物,而那些不洁之物会跟在你身后,可能会一直跟着你回家。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再叫你的名字,你一定不能答应,否则你的灵魂可能会被叫走。

  所以,晚上走在冷清的街道上,脚步声从后面传来,最好不要回头看。

老婆跟朋友们去旅行,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回到这个故事,当时的胡麦兜使劲揉着眼睛,阴风吹过站台,让她感到兴奋,修长的双腿聚在一起,轻轻磨蹭着。

  当时正是夏天,这种小跑让汗水从胡麦兜的额头渗出,但不知道为什么,胡麦兜却感到一股可怕的寒意,他的心微微发凉。

  在原地站了好久,才从恐惧中醒来,直到地铁呼啸着进站。

  铁门打开,胡麦兜一步冲上来,直到铁门关,胡麦兜才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火车上有几个乘客,有的戴着耳机听着音乐,有的专注地玩着手机,有的抱着胳膊闭着眼睛打盹。火车很安静。胡找了个地方打开窗户坐了下来。他回头看了平台好一阵子,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影。

  胡揉了揉麦兜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也许他只是生了幻觉。是因为最近几天压力大,睡眠不好吗?

  胡打开手机,插上耳机,试图通过听音乐来舒缓自己的情绪。

  很多晚上她都是这样,戴着耳机,让自己短暂的放松,让自己的灵魂短暂的飘散,暂时的与喧嚣的世界隔绝,躲在自己的世界里。

  就在胡麦兜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摇着小腿的时候,窗外传来砰的一声,吓了胡麦兜一跳。胡条件反射地转过头看向窗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我看到一张可怕的脸伸出窗外,脸上的五官被挤压变形,看起来很奇怪。更可怕的是,脸上长满了细密的白毛,只能看到一点点脸部轮廓。

老婆跟朋友们去旅行,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当然,最可怕的不仅仅是这张脸,还有附在上面的身体。身体呈圆形,有些扁平,手和腿长满了白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势扭曲着。

  此外,在他的腹部下面,他甚至长出了四条腿。不,是四只长满白毛的爪子,就像一只奥库,紧紧贴着窗户,对着胡麦兜微笑。

  这根本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个怪物!

  一个形似蜘蛛的怪物!

  或者说,是一个诡异到极致的人形奥库莫!

  “啊——”胡麦兜张了张嘴,本能的反应让她尖叫起来。

  然而这个“啊”并没有叫出来,因为当她刚张开嘴的时候,卡在窗外的人形蜘蛛也同时张开了嘴。突然,一股白蜘蛛丝从她嘴里冒出来,不偏不倚地穿透窗户,正好射进胡的樱桃嘴里,并以极快的速度,顺着胡的喉咙钻进了他的肚子。

  胡麦兜剧烈地颤抖着,伸手去拉嘴里的丝绸,但她连丝绸都拉不出来,更别说弄断它了。很快胡麦兜的瞳孔迅速放大,他失去了抵抗力,像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座位上。

  不幸的是,整个过程中没有人在火车上找到它。

老婆跟朋友们去旅行,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当地铁到达车站时,胡的尸体被发现了。她的身体像一张空荡荡的皮肤,像一张铺在座位上的人皮。

  警察带走了胡的尸体。尸检后发现胡的内脏都被吸干净了,只剩下一条黏糊糊的蜘蛛丝在他身上。

  第三百八十一章虫姬来了?

  根据记录,除了地铁上的蜘蛛侠谋杀案,还有公交蛇女谋杀案,广告公司的蜥蜴人谋杀案,深夜小吃摊的蛤蟆男谋杀案,等等,越来越严重。

  一个初中女生在公交车站等车,突然抽搐了一下,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有路人以为女孩突发疾病,准备帮忙。正在这时,公共汽车进站了,女孩奇怪地活了过来。

  幸存下来的女孩看起来很奇怪,她的眼睛是黑色的,浑身是毛。

  没有人叫她说什么,就像失去灵魂一样。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等车的路人都站不稳了。

  当公共汽车停下来时,女孩上了公共汽车。

  不,确切地说,我爬上了公共汽车。

  她没有站起来,而是像一条蛇,盘旋扭动着身体,爬上了公交车。

  前面的人被女孩们吓坏了,让路。

  一开始有人认为女孩是搞行为艺术的,也有人认为女孩是被恶灵附身,因为她的行为很奇怪,身体变成了一截,扭曲的像蛇一样。目睹这种情况的乘客和司机感到头皮发麻,没有人敢阻止她。

  有一个心地善良的老人再也受不了了。他伸手去扶女孩:“小姐姐,快起来,地下冷。你在干什么?”哦,——”

  老人突然被蛇女咬了,右手背上留下了两个血淋淋的洞。洞里出现了两朵黑云,老人的整个右手很快变得又黑又肿,就像戴了一只黑色的大手套。

  “咯咯咯!咯咯!”

  蛇女苦笑,笑声特别刺耳,让她心里发颤。

  车里的人惊讶地发现,女孩的嘴里长满了锋利的獠牙,长着一张大嘴。尖牙上的寒光很可怕。女孩的舌头从中间裂开,变成了一个猩红色的蛇字母,让她呕吐。

  “蛇!妈妈!蛇!”乘客们吓得魂不附体,大声喊叫,争先恐后地跑到车下。

  司机也反应很快。乘客逃跑后,他锁上门,掏出钥匙,跳下车。

  这时,公交车已经成了铁皮监狱。蛇女在公共汽车里游泳。她的脸时不时出现在窗户上,紧贴着窗户,对着外面的人吐信,样子很狰狞。

  后来警察赶到,封锁现场,包围了大巴。

  几名手持钢叉和木棍的消防队员钻到车厢里,费了好大劲才抓住了蛇女。

  蛇女蜷缩在车厢最里面的角落里,像一条蛇,昂着头,摆出攻击的姿势,谁也进不去。她的脸色完全变了,脸上布满了一片片的蛇鳞。除了轮廓,她根本看不出那是一张人脸。

  后来消防队员给蛇女打了麻药。麻药的麻醉效果凑在一起,蛇女晕倒了,消防队员把蛇女放倒了。

  蛇女被处死后,被秘密送到科研院所进行研究。

  而被蛇女咬伤的老人被救护车赶到医院,但在路上的时候,老人已经吞了气,蛇毒太猛,几分钟就把人弄死了。后来有关部门也偷偷提取了老人的血液进行研究。没有人知道老人体内有什么毒素。反正毒性很复杂,连相关专家都分析不出结果。

  还有一个广告公司的杀蜥蜴事件。广告公司名称不便透露。总之还是上海比较知名的广告公司,也做了很多名牌产品的广告。

  那天广告公司收到一张单子,要求几个广告设计师加班。

  工作到半夜,其中一个设计师去了洗手间。

  办公室里的人只听到一声尖叫,当他们匆忙赶到浴室时,眼前的场景把他们吓疯了。

  窗外躺着一只巨蜥,子弹出来了,紧紧地抓住了设计师。

  然后,唰的一声,巨蜥甩下了信,设计师直接被拖到了窗外,直挺挺地摔在了几十栋高层写字楼上,掉进了一滩烂泥里,就像方便面里的肉酱包一样。

  这时候惊魂未定的人更不敢发现,这根本不是巨蜥,而是长着人头和蜥蜴身体的蜥蜴人。

  蜥蜴人没有再攻击其他人,沿着楼外的窗户,咆哮到顶上,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恐怖虫人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不断出现,轰动效应肯定是巨大的。

  虽然有关部门严令禁止消息泄露,但上海有恐怖分子bug的消息还是在社会上流传。

  至于虫人的形成,相关专家认为与基因变异有关,相当于我们所说的突变或突变。也有一些军事专家认为有人从事恐怖活动,试图制造蠕虫发动恐怖袭击,所以国家安全局反恐部门会亲自采取行动,派慕容沣副部长亲自监督,坐在镇上。

  另一方面,发生了这么可怕的凶杀案,重案组自然就去查案了。接到这样一个可怕的案子后,老阳觉得不可思议,认为有人在暗中进行一些邪恶的活动,所以他第一个想到了我。

  老阳点燃一支烟,阴沉着脸说道:“这可能是我当了这么多年警察以来遇到的最不可思议的案件。凶手是闻所未闻的蝼蚁!该死,这是科幻电影吗?还是真的有外星人入侵?”

  慕容沣说:“国家安全局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恐怖组织开发的病毒,它变异了人类基因。其目的是针对中国发起的恐怖活动。这次恐怖袭击可能还处于初期阶段。恐怖活动可能会更多,所以需要时刻关注蠕虫事件的进展!”

  回到我们住的酒店,天已经亮了,经过一夜的颠簸也没有睡意。我们坐成一堆讨论这个案子。

  我合上文件,眉头皱成一条线,两道浓眉仿佛锁在了一起,解不开。

  “小孤儿,你觉得这次虫子事件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非人的邪恶的东西再次出现?”老阳吐出一个烟圈,转头看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