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校花被调教,我和我家泰迪

2020-11-13 17:25:19托博塔斯知识网
知止:[我可以!】陈萌:[呵呵,我明白了]杨荣荣:[为什么我觉得你看起来很开心?】知止:(不,我太了解他了,小时候一起睡过很多次。如果你愿意,可以给你,我也可以!】陈萌:[害羞。JPG]男生们自然有过一些讨论。

  知止:[我可以!】

  陈萌:[呵呵,我明白了]

  杨荣荣:[为什么我觉得你看起来很开心?】

  知止:(不,我太了解他了,小时候一起睡过很多次。如果你愿意,可以给你,我也可以!】

校花被调教,我和我家泰迪

  陈萌:[害羞。JPG]

  男生们自然有过一些讨论。

  庄家明:[让姑娘们睡个好觉,咱们挤挤]

  张林:[嗯]

  韩聪:[你没问题,我没问题]

  超过

  2013年,城市还没建高铁站,就坐了老式的绿皮火车。

  这种火车虽然慢,但是很有旅行味道。他们占了一张桌子,拿出从家里带来的饮料、零食和扑克牌,兴致勃勃地开始了他们的旅程。

  第一个话题是浪漫。

  大家都很好奇青梅竹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陈蒙说:“我之前没发现你们俩有什么问题。你什么时候开始说话的?”

  "经过几天的检查。"知止打开薯片尝了尝。新口味还不错。他马上递给身边的人,“好吃。”

校花被调教,我和我家泰迪

  庄顾铭拿起一块,不禁想,她从小就这样。当她吃到好东西,遇到有趣的东西,就会跑过去和他开心的分享。

  除了亲戚,知止可能是唯一一个对他毫无保留的人。

  他把它塞进嘴里,点点头。“嗯,挺好吃的。”

  陈蒙坐在知止的另一边,恨恨地说:“哈尼,我呢?不能太看重朋友。”

  “亲亲,我心里有你!”知止给了她一块。

  “哎哟。”韩聪假装吐槽道:“你们女生能不这么恶心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女孩们突然大笑起来。

  陈蒙摇了摇手指:“你不懂,这不恶心,这是亲近,你羡慕也没用。”

  她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乌龙怀孕之前,虽然有很多同性朋友,但只聊娱乐八卦,一起吃饭上厕所,很少真的交心——她和男朋友更亲近一点,用文学术语来说,心和心的距离更近一点。

  但是她现在不这么想了。

校花被调教,我和我家泰迪

  进球后,她给男朋友打了电话。他听说有错误,就放心了。第一句是“你吓死我了,没事”,然后他就开始说考试的事。

  那一刻,陈梦突然意识到,有很多事情是男生不能感同身受的,只有女生才能理解女生。她的男朋友感觉不到她的恐惧、恐慌和痛苦,但知止能。

  爱情不是全部,友情也很重要。

  甚至.陈梦想有一天,如果她想去医院,她可能不会要求她的男朋友陪她,但她会打电话给。

  女朋友有时候比男朋友靠谱。

  “哈尼,你有男朋友就忘不了我。”陈梦摇着知止的胳膊。“你听到了吗,伙计?没有这个,还有一个。朋友是终身的。”

  杨荣荣:“附议。”她谈到了高中毕业,对男生的种类有了深刻的了解。男朋友很好,但是女朋友也是缺一不可的!

  张林:“?班长,说点什么?”

  庄家明想:“说什么?”

  “你就不怕你的新女朋友会飞吗?”单身狗韩聪不靠谱,连个盟友的觉悟都没有,张林为此痛心疾首?

  庄家明:”.我认识她十八年了。”

  他们是青梅竹马,懂事的时候牵手上学,分享所有的回忆,是朋友,分享很多不能和别人说的秘密,是恋人,是彼此生命中的唯一。

  对分离的恐惧随着恋爱关系的确认而消失了。

  他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他们的关系像钢缆一样坚韧稳定,几十年都不会出问题。

  “人的青梅竹马是不一样的。”韩聪坏笑着拍了拍张林的肩膀。“老张,要不要考虑跟我凑合?”

  “你们都是班里的腐女教的!”被孤立无助的张林伤心欲绝。

  他们大笑起来。

  *

  火车很慢,停了很多站。聊了两个小时,大家自然就停了下来。

  陈萌和男朋友发短信,韩聪睡在桌子上,杨荣荣和张琳相拥而谈。知止和庄家明选择依偎在一起,戴着耳机看从ipad下载的电影。

  这是他爷爷奶奶送的合资礼物。庄奶奶说,听说现在的孩子都要手机,平板,笔记本,孙子考得好,要装备。

  影片是《东方快车谋杀案》。

  知止喜欢在路上看类似的悬疑片,气氛很有感觉。庄家明已经接受了女朋友的新爱好,准备回去的时候再看一遍整个系列。

  午餐是方便面和零食。

  整个车厢都是方便面和火腿肠,特别香。

  知止吃了一半,把剩下的推给庄家明:“我吃不下了。”

  他也吃光了她的。

  下午三点,他们到达了上海火车站。

  酒店很近,走路也不会很久。是新开的连锁酒店,看起来很干净。知止问前台,并确信他不能多做一张床。他只好对朋友说:“不用了,你看怎么安排吧。”

  几个人面面相觑后,庄家说:“你们女生住两个房间,挤吧。”

  知止.你和我住在一起。”

  庄家明吓了一跳。

  “标准间,两张床,我相信你。”她拍拍男朋友的肩膀,把行李箱扔给他,然后对女生们说:“走吧,我先带你们看看房间,选个安静的。省得半夜有人敲门,我看这里没门禁。”

  她把最里面的一个给了两个女生,在床上翻找了一遍,检查了一遍。

  陈蒙纳闷:“你找什么?”

  “摄像机,有人会在房间里偷拍。”

  两个女孩吓了一跳:“真的吗?”

  “真的,所以我说不要活得太贱。”知止检查后,告诉他:“不要在这里烧水。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里面煮了什么。”

  杨荣荣很困惑:“没有开水,水壶能干什么?”

  “煮内衣……”

  他们同时做了一个恶心的表情。

  “睡衣都带来了吗?用自己的毛巾,买条新的不带,这里什么都脏。”知止说了她能想到的一切。

  陈萌和杨荣荣一个个抱住她的胳膊:“别走,我们和你在一起会更安全。”

  “不,我的家人也需要我!”她只是说:“万一有人半夜插卡怎么办?”

  “卡?”

  困惑的脸X2

  说曹操,曹操到,嗖嗖地打出两个广告,好像是在门底的缝隙里放了Wor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