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就深入一下,芳芳的幸福生活第19

2020-11-12 09:53:33托博塔斯知识网
吴实在受不了,就直接冲到她跟前把花瓶摁住了。“忘恩负义的狗,让开!”吴丝毫没有松开:“许小姐,你不能再下去了。你很有问题。”徐清月突然笑了,甚至在她眼里发疯了:“我有问题?谁有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当狗!”说完扬起

  吴实在受不了,就直接冲到她跟前把花瓶摁住了。

  “忘恩负义的狗,让开!”

  吴丝毫没有松开:“许小姐,你不能再下去了。你很有问题。”

  徐清月突然笑了,甚至在她眼里发疯了:“我有问题?谁有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当狗!”

就深入一下,芳芳的幸福生活第19

  说完扬起手给了吴一巴掌,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自然还是徐清月,锋利的指甲划过她的侧脸,瞬间渗出鲜血。

  李妈看着这一幕,很高兴吴已经叫她把尖刀藏起来。不然她真的不敢保证徐清月会不会直接用道具。

  吴虽然被拍了一下,但他还是举着花瓶。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直到徐清辉突然出现在门口。

  “小月,你在干什么!”

  徐清月一听他的声音,瞬间像是回过神来,立即放下花瓶,回头看向徐青,目光再次晶莹。

  “哥……”徐清月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句。

  吴正忙着把花瓶搬到别处去。

  徐清月站在那里,眼泪像断了线一样一颗颗落下。

  吴看着她可怜的样子。如果她亲眼所见,她大概不会相信刚才那个狂躁的女人就是眼前这个人。

就深入一下,芳芳的幸福生活第19

  徐清慧走上前来,轻声说:“小月,先回你的房间。”

  “哥哥,小月不想回去,小月想出去……”徐清月神情有点恍惚。

  徐清辉皱了皱眉头:“小月,现在在家休息一会儿,然后你就可以出去好好休息了。”

  徐清月突然蹲下来,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抱着膝盖:“可是我每天都在休息,我已经休息够了。”

  这几年,徐清月不安全,一直没出门。偶尔徐清慧忍不住要饭,带她出去,但时间很短。

  徐清辉看了看时间,只能低头安慰:“小月,现在外面下雨了。我刚有个会议要开。你现在应该去休息了。雨停了,忙的时候我带你出去。”

  徐清月揉了揉眼睛:“我们说好的,你不能反悔。”

  “我什么时候骗你的?”

  徐清慧把徐清月带回房间,看着她睡着后又出去了。

  穿过客厅到门廊。

就深入一下,芳芳的幸福生活第19

  吴跑出厨房。

  “徐先生,你要出去吗?”

  徐清慧看着她削瘦的脸,顿时眉头大皱。

  “嗯。”

  “你什么时候回来?”吴问。

  “时间不早了,好好照顾小月。”

  吴再次低下头,似乎有些尴尬。

  552:有点自我意识

  “随便说点什么。”徐清辉说。

  “许先生,我以前在别人家当护士的时候,有一家人老人,经常很容易砸东西,脾气很火爆,但有时候也没事。像个孩子,别人都说的很好。后来,他的家人带老人去看心理医生……”

  徐清辉眯起眼睛:“你是说小月有精神问题吗?”

  吴摇了摇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那房子里的老人去看心理医生,但是心理医生说老人没有精神问题,但是行为确实不正常。所以,心理医生推荐他们去看心理医生。后来,老人做了几次心理治疗.可能是之前发生的事情一直让许老师觉得别扭,所以我建议你可以带许老师去看心理医生,比我们专业,也可能。

  也去找吴:“是啊,少爷,自从你上次带她回来,她的行为真是.与以前大不相同。之前还有好几次你不在的时候,她就嚷嚷着要找刀杀人。如果曹芳没有事先告诉我,让我先把刀放在家里。我不知道惹什么麻烦……”

  徐清辉看着两人忧心忡忡的神色,停顿了几秒钟:“嗯,我知道了。”

  然后他推开门出去了。

  吴看着他的背影,眼睛里突然闪过一抹厉色。

  “嘿,曹芳,我们继续打扫吧。”

  吴曹芳转过头,神色如常:“好。”

  -

  常下班后跟打了招呼。他先去见了陈子,然后直接去了陈辅。

  开门的,是刚下班回来的陈。

  陈子墨看到了田琛常的车,眼睛里意外地闪过一道光。

  两个人几乎同时下了车。

  “来看看小然?”陈问。

  沈天骐笑了:“为了弥补我的错误,这次我估计要住在你家照顾她了。”

  陈几乎想都没想就知道这一定是陈子民问的。

  “进去。”

  常“嗯”了一声,跟着墨进了别墅。

  陈子然此时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她看到两个人陆续进来,就问:“你们两个是怎么一起回来的?”

  沈天骐回答:“在门口见过。”

  染“哦”了一声,然后突然警觉地看着陈墨子:“陈墨子,田浩来我们家照顾我,所以这段时间不要想出什么馊主意。”

  这直接把沈天骐弄得一脸尴尬,那又怎么样,陈墨子和她的表白感觉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而陈子然还记得这件事。

  陈看的脸色没有变:“哦?那我就搬出去?”

  陈子然做了个谢天谢地的表情:“没办法!”

  陈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这房子现在就在我的名下。如果我搬出去,你们俩就得交房租。”

  陈子然讶了一秒钟:“雾草,不要脸,当初你要是没有说辞,你爸妈怎么会把这别墅给你!”

  “你为什么不和我换?”

  陈的家庭财产早在陈子然的祖父去世之前就已经分割了,而陈的父亲陈伯轩则因为身体原因提前立下遗嘱为弟弟妹妹分割遗产。

  所以他们现在就住在这座别墅里,这座别墅原本是以陈的名字命名的,陈子然还得到了城南区永善别墅等当地房产。

  数量上,陈子然不亏,但现在这房子是他们长大的地方,所以感情上,陈子然亏了不少。

  而且因为她在分配财产时还没有成年,她实际上没有权利控制这些财产,包括到目前为止,所有这些东西都被陈子墨占有了。

  她无法想象等到有一天当陈的两条老腿伸出来的时候,会立刻把她赶出家门。

  “是的,如果你想交换,你必须先归还我的那份。”

  陈似乎突然意识到:“哦,要不是你提醒我忘了,你的东西现在都在我手里,所以你现在是一个身无分文的残疾人和失恋的女人,你应该有点自我意识。”

  “你.”几乎把陈子然气得七窍生烟。

  “你们两个,能不能先吃饭再继续吵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