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爱,慢慢磨合(二、缘分)(短篇小说)

2020-06-28 01:33:36托博塔斯知识网
?????????????????????文|李固国学思来到北京的第二天,带着好奇,到一家新开业的茶馆坐坐。他是一个性格挺内向的人,总喜欢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与世无争,看云起云落,就连喝茶也是这样。他在店里一个偏僻处坐下,

  

? ? ? ? ? ? ? ? ?

  ? ? ? ? ? ? ? ? ? ? ? ?文|李固国

  

  

  学思来到北京的第二天,带着好奇,到一家新开业的茶馆坐坐。他是一个性格挺内向的人,总喜欢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与世无争,看云起云落,就连喝茶也是这样。

  他在店里一个偏僻处坐下,要了一包茶,用开水沏好,慢慢品味起来。可现实是喧嚣的,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女人风风火火地过来,就坐在他的对面,也要了一包茶。那女人看起来很不安分,刚坐到这儿,又是拉开小包,又是打手机,又是嘟嘟囔囔说真是烦心。

  生脸看生脸,学思也懒得理她,倒觉得这就是都市女人的特色。那女人打了一阵子手机,却没人接,气呼呼地挂了;而此时,学思的手机却响起来。

  

  “老伙计,怎么想起我来了?”学思心直口快。

  “你小子,内退也不打个招呼,现在跑到哪里高就了?”

  “老弟,你也知道,在单位勾心斗角的,我不内退年轻人怎么进步,领导怎么提拔自己的人呢,哈哈!”学思打趣道。

  “你小子脱滑了,我这个老搭档还僵着呢!”

  “仔细想想也没什么意思,无官一身轻,省得整天被人算计着”,学思说:“老弟,找找人也办个内退吧!”

  “嫂子去世好久了,你弟妹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有空你们见见面,谈谈。”

  

  “老弟,我在北京呢!”学思有点感激。

  “我靠,怎么忽悠到北京去了?”

  “你忘了,我小女儿在北京读研,我在这儿找了点活,也算陪着女儿读书。”

  “我怎么忘了,你的孩子读清华大学呢,算计着也该毕业了,咱几个哥们,就你的孩子争气。你弟妹给你介绍的对象那就回头再说吧!”

  “老伙计,替我谢谢弟妹!”

  “你小子又客气了,我和你弟妹还是外人么,吃饭了没?”

  

  ?

  “吃白了!”

  “我挂了,长途,白白耗我的电话费”,对方调侃着说:“你小子真不是好东西!”

  “再见,老弟,哈哈!”

  “哈哈!”

  这两个山东大汉,在手机上说话,简直是扯着嗓子嗷。别说是学思的话,就连电话那头的话,半个店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对坐的那个女人,好像一直在听他们说话,抿着嘴笑。学思这才知道自己失态了,不好意思一笑,把头低下。

  “你是山东菏泽的?”对面的女人问。

  

  

  学思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你们说的好多都是菏泽方言,还有那嗓门,跟咱老家的人一样!”

  “咱……”学思有点疑惑。

  “呵呵”,那女人笑了:“我也是菏泽的,菏泽牡丹区的,你呢?”

  “我看你一点不像,我家是菏泽郓城的。”

  ?“我在这里生活十多年了,你看,连声音都北京化了。”

  ? “是啊,你打扮很入时,很像公司的白领。”

  ? ?那女人不好意思笑了。

  

  学思仔细看了看她,可不是吗,浅红的羽绒长袄,领子上长长的狐狸毛把脖子围了个严严实实,染过的黄色卷发从头上倾泻而下,把俊俏的脸蛋衬托得更为迷人。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年龄大些,眼睛里时不时掠过一丝忧伤,化妆品上的投资怎么也压不下越来越多的皱纹,尤其是眼角的鱼尾纹密密麻麻、清晰可见。当然,学思是不能和她比的,自己太土了。

  “你现在在北京做什么呢?”那女人很直接。

  “一个亲戚在北京开了个汽车维修部,我给他帮忙。”

  “是吗,你也懂得修理汽车?”

  “不,我给他做做饭和打扫打扫卫生,偶尔帮他卸卸零件,呵呵!''学思不好意思笑了。

  “哈哈……”那女人笑得很爽快。

  

  “你呢”,学思问:“你在北京做什么呢?”

  “我吗?”那女人稍微犹豫了一下,说:“我在一个超市里当收银员,挺孤单无聊的!”

  学思还想说什么,那女人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

  “喂!吴经理吗”,那女人说话很温柔:“我在茶馆喝茶,碰到一个熟人,十分钟后就到。”

  等对方把话说完,她就把手机挂了。

  她扭过头,对着柜台说:“服务员,结账!”

  

  一个女服务生过来,彬彬有礼地说:“大姐,您要的那包茶,付三十元就可以了。”

  “还有这位先生的”,那女人看了一眼学思说:“总共多少钱?”

  “那怎么行呢?”学思简直要窘起来。

  “老乡,初次见面,算我请客。”说着,她递过去一张一百元的钞票。

  “您们两个总共六十元钱”,服务员干净利索:“现在找给您四十元钱,大姐,您点好!”

  她看也没看就把找回的钱塞进自己的包里。

  

  ?那女人很爽快、大方:“我叫韩雪娟,你呢?”

  ?“我叫张学思。”

  ?雪娟从挎兜里掏出纸和笔,飞快地写下两行数字,递给学思说:“这是我的手机号和QQ号,我们可以常联系。”

  学思接过来装进自己的布兜里。

  雪娟站起来,伸出手说:“我该走了,我们得空说话。”

  学思下意识地和她握了一下手,那种感觉酥软酥软的,一股暖流瞬间传递到自己身上。

  

  “再见!”学思说。

  “嗯!”

  ?学思看着她的背影,好久没有缓过神来。等他发现自己失态了,心里倒自言自语:“莫非爱上她了!”

  可这种念头眨眼即逝了,因为他明白自己是做什么的,在这个繁华的都市,自己一个可怜巴巴的乡巴佬,去追求一个都市丽人,简直让人笑掉大牙。况且像这年龄的女人,早就成家立业了,门当户对,她的老公也非常优秀。

  

  学思缓缓走出茶馆的大门,不知怎地,还是对刚才的女人念念不忘。现在,他自己都暗笑他的迂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是吗?太可笑了。

  也就在此时,茶馆里传出歌曲《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歌声忧伤凄迷,哀转久绝,学思苦笑一声,这歌曲也唱的真是时候。他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看着脚步匆匆行人,看着鳞次栉比的大厦,听着噪杂的汽车声、说话声、歌曲声,一下子觉得迷茫起来。在这个陌生的都市,他仅仅是匆匆过客,也许在不久后的某一天,将永远离开这个不属于他的城市。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