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稳字当头 LPR连续两月按兵不动透露了哪些信号?

2020-06-27 22:46:23托博塔斯知识网
6月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新鲜出炉:1年期3.85%,5年期4.65%,两类期限品种报价均与此前持平,在业内来看已是有迹可循。有分析人士指出,LPR连续两月保持不变,一是为巩固“防止资金空转套利”的阶段性

  6月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新鲜出炉:1年期3.85%,5年期4.65%,两类期限品种报价均与此前持平,在业内来看已是有迹可循。有分析人士指出,LPR连续两月保持不变,一是为巩固“防止资金空转套利”的阶段性成果,此外也是为了进一步稳定楼市、汇率。目前,央行加强了对资金空转套利行为的规范和治理,货币政策偏向于灵活调节,政策工具的使用更加谨慎,市场的宽松预期有所收敛。

  

  符合市场预期

  据央行官网,2020年6月22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3.85%,5年期以上LPR为4.65%,两个期限品种报价均与上个月持平。

  此外,央行已连续三个交易日开展7天、14天期逆回购操作。6月22日,央行公告称,为维护半年末流动性平稳,当日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200亿元逆回购操作。其中包括7天期400亿元操作,14天期800亿元操作,中标利率分别为2.20%和2.35%,与此前持平。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基于MLF的锚定作用,市场对6月LPR保持不变已有预期。6月15日,为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央行开展为期一年的2000亿元MLF操作,操作利率2.95%,并未有所下调时,就有市场人士认为,6月LPR下降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另从近期资金市场走势以及央行流动性调控基调来看,也已提前预示了本月LPR大概率不会进一步下降。正如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指出,一方面,从市场流动性上看,6月适逢跨季末、跨半年时点,叠加缴税、债券发行等因素影响,市场流动性边际收紧,短端资金利率上行,隔夜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回升至2.1%以上,长端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较上月末上升近20个基点,资金价格的整体上行对LPR下行形成一定牵制。

  另一方面,从央行流动性调控基调上看,本月央行货币政策的使用相对谨慎。温彬称,目前央行加强了对资金空转套利行为的规范和治理,货币政策偏向于灵活调节,政策工具的使用更加谨慎,市场的宽松预期有所收敛。

  “此外,从银行的负债结构上看,对央行的负债不到银行总负债的4%,而存款占银行总负债的比重超过60%,意味着存款成本在银行负债成本中起决定性作用。银行资金成本的居高不下制约了点差的压降空间,导致降低LPR的动力相对有限。”温彬解释道。

  自2019年8月改革至最新出炉的第11次LPR报价,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1年期LPR共下调5次,分别在2019年8月、9月、11月及2020年2月、4月下调6、5、5、10、20个基点;5年期LPR则共下调3次,分别在2019年11月和2020年2月下调5个基点,此外今年4月下调10个基点,其他时间则保持不变。

  防止资金空转套利

  LPR连续两月按兵不动,透露了哪些信号?对市场又将有何影响?

  在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看来,LPR连续两个月未调降已是有迹可循,主要是看央行释放调降MLF利率,显示央行逆周期政策保持灵活适度。一方面,近两个月国内公布的金融数据、宏观指标等显示国内经济重回复苏扩张轨道,央行需要一定时间对经济与政策效果进行合理评估;另一方面,国内政策需要兼顾内外均衡,避免过度宽松货币政策产生后遗症,扰乱市场对汇市、楼市稳定预期。

  建银投资咨询分析师王全月同样认为,LPR连续两月保持不变,一是巩固“防止资金空转套利”的阶段性成果,防空转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的要求;二是进一步稳定汇率,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较为罕见地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置于“推动利率持续下行”之前进行表述,货币政策外溢性已引起央行的重点关注;三是预留出未来政策空间,这也是近期决策层频繁提及的话题。

  不过,周茂华进一步称,LPR尽管未下调,短期或对债市构成一定压力,但预计压力有限。主要是市场央行稳健略偏松格局未变,下半年央行政策仍有待进一步发力。他直言道,“目前海外疫情蔓延持续,全球需求仍在下滑,截至目前,国内工业制造业部门仍面临压力,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处于收缩区域,1-5月制造业投资萎缩14.8%;下半年保市场主体、稳就业压力不小。”

  LPR仍存下行空间

  6月17日,国常会要求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全年人民币贷款新增和社会融资新增规模均要超过上年,并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等方式,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在温彬看来,国常会政策部署释放了积极的信号,有助于对市场关于政策收紧的预期给予一定修正。下阶段,货币金融政策将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随着CPI涨幅进一步回落,降准和降息仍有空间和必要,适时适度调降存款基准利率,引导LPR下行,实现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成本双下降。

  “LPR仍未走出下行区间。”王全月同样认为,近期国常会提出“金融系统全年让利1.5万亿”的部署,鉴于金融机构的利润主要还是来自利差,而从目前存量社融规模进行简单测算,金融系统全年下调的利率应在0.5%至0.6%左右。年初至今1年期LPR下调了0.3%,5年期LPR下调了0.15%,因此年内LPR仍有较大的下调空间。

  王全月进一步称,短期看,1万亿元特别国债要在7月底前发行完毕,同时三季度还将有7600亿元左右的存量地方债到期存在再融资需求,再叠加新增地方债的发行,市场流动性可能趋紧,降准预期仍未解除;另外,逆回购恢复常态化操作,也将继续成为央行调节短期流动性、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的主要手段之一。

  “从国内外经济形势看,LPR仍存在1-2次下调空间,但是从国内经济延续复苏格局,下半年可能存在10-20基点调整空间。在节奏上央行需要综合考虑宏观经济趋势与内外均衡等情况,引导金融机构合理让利。”周茂华称。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刘四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