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小官大贪新标杆:呼和浩特市开发区官员白海泉捞钱1.7亿元

2020-06-27 21:07:08托博塔斯知识网
小官大贪,榜单不断更新,屡屡刷新纪录。在内蒙古这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地区,一个处级干部的非法收入居然达到了1.7亿元以上,超过了自治区很多刚刚“摘帽”国贫县一年的公共预算收入!1.7亿元,这是贪婪的新高度;1.7亿元,这是小官大贪的新标杆!据《新华每日电讯》报的报道,呼和浩特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下属有两个工业园区,金川开发区便是其中一个。2004年至2014年,白海泉一直在金川开发区任党政

  小官大贪,榜单不断更新,屡屡刷新纪录。在内蒙古这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地区,一个处级干部的非法收入居然达到了1.7亿元以上,超过了自治区很多刚刚“摘帽”国贫县一年的公共预算收入!1.7亿元,这是贪婪的新高度;1.7亿元,这是小官大贪的新标杆!

  据《新华每日电讯》报的报道,呼和浩特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下属有两个工业园区,金川开发区便是其中一个。2004年至2014年,白海泉一直在金川开发区任党政“一把手”。1.7亿元的非法收入,就是白海泉在这10年任期中交出的“沉甸甸的答卷”。

  

  白海泉捞钱有两大渠道,一是出让国有土地,二是发包工程。这两大领域的项目额度,动辄百万千万,甚至上亿元,白海泉作为金川开发区管委会的“一把手”,稍微关照一下某个企业,那家企业就能赚的盆满钵满。企业投桃报李,白海泉也就财源广进了。

  按照规定,开发区的土地出让,一律都应该按“招拍挂”的程序进行,而且每亩地价不能低于19.2万元。然而,在白海泉的操纵把持下,这些规定都成了摆设。据介绍,金川开发区涉及土地的事情一般都通过“管委会主任办公会”研究决定,参会人员为“管委会主任、副主任、部分职能部门负责人”,但实际上,金川的土地转让给谁,以及转让价格是多少,最终都是白海泉拍板,“主任办公会”就成了“主任定调会”。

  据报道,在白海泉经办的近10宗、总面积达1058亩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中,几乎都是协议转让,很少走地价评估和“招拍挂”程序。在一宗总面积230多亩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事项中,白海泉定的转让价仅为每亩10万元,比规定的最低价19.2万元几乎少了一半。企业行贿白海泉,白海泉低价出让土地,双方皆大欢喜,唯独坑了国家。

  政府工程发包,是白海泉的另一条财路。凡是不需要招投标的工程,白海泉说给谁就能给谁;需要招投标的工程,白海泉略作安排,也能准确落到他关照的企业头上。在白海泉的帮助下,张某某的公司以串通投标等方式,在金川承揽了49项市政工程,总造价2亿余元。为感谢白海泉,张某某先后向他行贿1200多万元。

  

  “管委会主任办公会”的集体决策,“招拍挂”的公开竞价,种种制度安排都是为了防范徇私舞弊,追求公开公平。然而,当“一把手”权力得不到有力的制衡与监督,权力就会反过来挑战规则、破坏规则,一切的规则制度都成了摆设,甚至成了“一把手”谋取私利的工具,成了独断专行、逞一己之私的遮羞布。

  资本“围猎”权力,权力也在谋求“寻租”、谋求“变现”,双方沆瀣一气,成为损公肥私、侵蚀国家利益的“最佳拍档”。由于白海泉大权在握,打通与他的关系就如同打通了财路,所以,向他行贿送礼之人多到了他自己都记不住的地步!其中,仅郭某、张某某、郭某某等3名商人,就累计向白海泉行贿100多次,总金额近1亿元。

  

  为什么集体决策挡不住独断专行?为什么“招拍挂”程序没有起到防腐隔离墙的作用?关键就在于“一把手”的权力缺乏制约,没有得到有效的监督。在“一把手”权力得不到制约的情况下,谁在集体决策中不支持他的意见,谁就可能被他打击报复,而且堂而皇之不露痕迹。

  如果我们不能从制度建设的层面去修补漏洞,使“一把手”的权力得到有效制衡,反腐败的战果就只能是“个案式”的战果,零散的战果,不会上升为“制度进步式”的战果。这样的话,今天查处了一个白海泉,明天还会继续出现黑海泉、黄海泉、红海泉!1.7亿元的贪腐纪录,指日可破!

  (本文作者:李金田)

  (此文为“汤计典频”工作坊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图文编辑:王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