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博塔斯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啥都不会

第七十九章 每天运送料具还要兼做搬运工,真是累极了

2020-06-27 20:42:59托博塔斯知识网
你以为,挑起生活的担子是勇气,其实,去过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才更需要勇气。1959年2月18日星期三天气晴今天天气很冷的,早上吃饭时都感到手伸不出来。饭后我们三工区的五个人和一个木工就扛了扫帚等,到电厂旁边的空房去打扫,因为我们工区将暂时先住在此地。由于没人帮忙,,故只好自己动手打扫。我们从上午九

  你以为,

  挑起生活的担子是勇气,

  其实,

  去过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才更需要勇气。

  

第七十九章 每天运送料具还要兼做搬运工,真是累极了

  1959年2月18日 星期三 天气晴

  今天天气很冷的,早上吃饭时都感到手伸不出来。

  饭后我们三工区的五个人和一个木工就扛了扫帚等,到电厂旁边的空房去打扫,因为我们工区将暂时先住在此地。由于没人帮忙,,故只好自己动手打扫。我们从上午九时半开始清理,这里的房子原是564工地住的,他们去后一切都是乱七八糟,脏的一塌糊涂,一直打扫至下午三点多才打扫干净几个房间和一个厨房,弄得鼻孔、脸上都是尘土。564他们去后剩余数十斤的油和一些面粉,还有一些吃的东西,于是我们就自己搞些饼吃。

  回来后我打了三盆水才算洗干净,晚饭后又与来一人等一起上街去逛,我并把两封信寄走,回来后,今晚是学习,学习苏共21次非常代表大会文件,直至九时半才结束,至十时多才休息。

  1959年2月19日 星期四 天气晴

  上午我没出去,只在家里把三工区的料具计划与杨光耀同志联系了一番。

  今天我们三工区同志要搬到工地上去住,我也想搬去,后因杨光耀一个人忙不过来,要留我帮助几天,丁泽远同志也同意了,所以我只好暂时留住几天。下午刘龙章从陶拉盖图来,于是我就和他一起到电厂那边把一些料具移过来,但东西很少,以后我们看到场外有许多扁铁等,于是我们就把它拉回库房来,四点多才回来。

  晚饭后来了一大车的木炭,我和杨光耀两人一起卸车,弄得满脸满身都是黑的,真倒霉,一来到此地就当起搬运工来,当然心中不太舒畅。晚上写了一封信给罗松清,并附一封给肖培伟、辛正喜等同志。今晚我搬到另外一个较暖和的房间来睡,有钢丝床,至十时许就休息了。

  1959年2月20日 星期五 天气晴

  今天仍是当了一天的搬运工,累得我筋疲力尽。

  上午和陈思齐他们一起到乌楞斯太仓库去搬东西,回来后又运了一车麻袋到陶拉盖图去,并运回洋钉等物。晚饭后大家说去看戏,原来是华侨协会今晚请大家看戏,所以我就和大家一起去,华侨协会里面还不错,戏院还可以,七时半开演,今晚是演“空城计”、“小放牛”和评剧“穆桂英挂帅”,一般还不错,尤以小放牛两个小姑娘演得挺有意思,至九时半就结束回家休息。

  1959年2月21日 星期六 天气晴

  上午跟车来工区看一看,并找好了仓库的库房,以后又跟车一起到火车站去接今天来的人。

  到车站时刚好火车到了,今天一共来了27人,到三工区的不少,安顿好他们后,我们就回处。晚饭后,又跟芦书记等乘小吉普来三工区,计工程师他们和芦书记说要我明天搬来,芦书记也同意了。晚上开会,芦书记传达今天华直公司开会关于做好四防工作的内容,因为昨天569工地着火了,烧了很大一片房子,会至九时结束,就休息了。

  1959年2月22日 星期日 天气晴

  今天本是星期日,要休息,但我们捞不到休息。

  吃过饭,我们就整理了行李,准备到三工区去,以后又与刘树值医师一起到乌勒斯太去运工具,直至一点才回来,午饭后把药品卸下来,又把一些料具以及我的行李等装上车,二点半左右就来三工区,卸毕我就去安排住的地方,忙得我满身大汗,晚上又开会研究明天工作问题。

  1959年2月23日 星期一 天气晴

  今天就照昨晚的安排,我带领四个工人整理仓库。

  首先把仓库清理毕,就将昨天运来的料具全部搬进仓库,忙了一整天,全身又湿透了汗水,又没地方洗澡,真糟糕。晚上又开会讨论与安排明天的工作问题,会后又加班,抄了四份的计划,直至十一点多才能休息。

  1959年2月24日星期二天气晴

  按今天上午的安排,待汽车修理好后,去装工具,在没修好之前,我带了几个人打扫食堂,以及房子等,到处真脏的一塌糊涂,可是汽车没人来修,故我们也去不了。

  下午,玛斯车来了,我安排他去装工具,刚驶出去,又被杨建生拦住,去拉小吉普。我也跟着去,想待小吉普拉毕后再拉工具,结果拉不成,只好在乌楞斯太拉了两个铁铛回来,今天就这样过去了。晚上又开会,安排明天的工作,又是劳动嘛!真他妈的一点空都没有,内业工作都没办法搞,真气死人。

  1959年2月25——28日 星期三——六 天气晴多小雪

  这数天来,工作真紧张得要命,因为要准备房子,搭盖红炉及修理棚子,需要的材料不少,我每天都是要搞运输,真他妈的,还要兼做搬运工人,累得我筋疲力尽,身上的汗也不知流了多少,一身又脏又臭,真是难过。每天晚上又开他妈的会,一点空余也没有,洗洗刷刷都没时间。同时我材料库最近以来都是乱糟糟的,也没时间去清理,我真有意见。

  27日去搬装毛毡,又没有现成的货,还要自己爬到屋子上去拆毛毡,所以最近我的性情也就变得急躁,经常和人家吵架。星期五晚,计成还要我明天去运输,我就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他也太不识相,我也只有采取这个手段,故星期六才自己一个人在家整理料库。星期六又来了一批工人,本来我住在西边房子,由于很破,于是和安玉峰同志一起搬到东头房来住,由于工作忙,用空闲时间搬了三次才算搬过来,这边一切没补好,冷风都吹进来,虽然生了炉子,但还是冷的发抖。晚上睡觉真冷啊,所以有一点空就补补墙缝。

  星期天就把换下来的脏衣服全部洗了,以后去买了两罐牛奶,回来补补棉袄,后又去补门缝,这个星期真受罪受够了。算了吧,一切顺其自然吧!星期三晚,我工区暂时成立一个团小组,组织上又叫我当小组长,真讨厌。星期六晚,芦书记来召开全处职工大会,传达有关问题,宣立志、张相等同志原来都来了,今晚都在一起开会,会至九时左右结束。

  1959年3月2日 星期一 天气晴

  昨夜冻得我够呛,今天工务派了两个人帮我整理料库,所以一整天都是进行整库工作,基本上已全部整理好了。由于程邦德主任,还有三工区的一些干部都来到了,大家看到都很高兴地握手。

  晚上程主任召集开个会,汇报些工作,计成汇报时隐约说我对料具的联系不够主动之意,我听后心中恼火起来,于是以后我汇报时也将了他一军,会至九时左右结束。由于明早有一批工人要到一工区去,故他们今天领的毡靴等我要办手续给他们,盖章,转账,故以后又忙于补手续。

  晚上李南光拿了一碗菜来,我和他以及安玉峰三人就喝酒,十点半才去休息。

  1959年3月3日 星期二 天气晴

  由于昨天清理了料库,今天把库存数全部盘点后就进行内业工作,故一整天都在家里。工作进行得还好,库房里的物资没甚差短,故心中也颇愉快。

  晚上许世厚、杨壬康等同志来玩,我们谈谈天,以后杜厚储又拿了许多歌本出来,有五四以来的优秀歌曲等,都是我所喜爱唱的,于是我们就吹吹口琴,很愉快。八时许,世厚他们回去,我就借了一本歌本,回到房间来学唱,当唱到夜半歌声、天伦歌等,心中又涌现起以往在莱阳的情景,直至十点多才休息。

  1959年3月4日 星期三 天气晴

  早晨吃油饼喝牛奶,吃得很痛快。

  上午工人来领东西,我由于事先没准备好,故库门一开,数十个工人涌进来拿东西,乱得一塌糊涂,当时我急得要命,忙大喝他们,故十分气愤。以后我就跟车子去处里联系些工作,并要了一个人,组织上就叫吴钦云同志来帮忙,故就开了一辆吉普车来,我带了一些东西回来。下午就在家搞搞弄弄,并搞了一个机械工具库。晚上六时半开会,汇报与布置明天的工作,直至九时许才结束,回舍休息。

  1959年3月5日 星期四 天气晴

  上午本想派车去运料具,可是汽车要到火车站去接工人,故只好等待。

  上午就乘小吉普到处里与杨光耀联系工作,并约定下午有车去装料具,中午饭后工人还没来,直至一点半才来。等工人都接回后,三点半左右我才带了一部车到处里,与杨光耀联系后,就到陶拉盖图去运料具,自己和工人一起,装了好久才装好,运回来已六点多了,又动员许多工人来卸车,六时半又催我开会,我晚饭还没吃哩!厨房帮我炒了饭,我就端去边开会边吃饭,今天下午人很累,头很痛。会开至八时半才结束,又唱唱歌儿,至十一点左右才去休息,明天是休息日,我想好好地睡它一睡。

  1959年3月6日 星期五 天气晴

  今天本是星期五,但华直公司规定今天为休息日,故不工作。

  早晨我本想睡它到八九点钟起床,但一工区工人要领毡靴,故只七时许就被叫起来。九时,早饭后没啥事,玩玩,以后就写信,一封给王玉春,一封给朱来康,直写至下午二点多才写毕,下午又乘小汽车到处里去联系工作回来,又拉手风琴,晚上又是开会,研究工作,今天工人又来80余人。

  1959年3月7日星期六天气晴

  因为明天要正式开工,今天上午芦书记都来到,开了一个开工动员大会。我是不去参加的,因要准备工具,故很忙。

  下午,两个班的班长就来领工具,基本上满足需要,但就是毡靴差几双,晚上又是开会,研究后,干部的毡靴全部抽出发给工人,会直开至十一时左右才散。以后我就把干部的毡靴全部收回,立即送到工班去了。(待续)

-